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22 頁


新鮮擦痕。一路上,每當看到巨蛇出入水路的痕跡,陸子磯心裡總會有幾分欣喜,從此可以印證他並未偏離此蛇前行的路徑。這廝吸入大量的蛇魂散,竟然還能遊走至百里開外而未顯身,足見這廝力道非凡。但他也看出自己與這條巨蛇的距離在縮短,
作者:胡蜂 / 頁數:(122 / 0)

一碗碗水下去,汝月芬披散在肩的頭髮不一會兒就被冒出來的汗浸濕了,因而她那烏黑鋥亮的頭髮益發顯得油光溜滑,而額前的頭髮連根帶梢都帶著絲絲縷縷細碎的汗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阿德取下搭在床頭上的汗巾,遲疑一下遞給汝月芬。本來他想去拭擦那個高隆着的白淨的額頭。
汝月芬接過汗巾時也接住了阿德的手。阿德的心往上一拎,然後撲通撲通地跳個不停。她憂鬱地看著阿德,默默地撫摸着他露在繃帶外的手腕四周。弄得阿德後來連續幾天,手腕四周,還有汝月芬溫潤如玉的指尖觸及時所生出的那種叫人心顫的感覺。時尚書屋
一如二十多年前那樣,進入黑龍潭地界的陸子磯,絲毫沒有感到任何威脅他生命的徵兆。看著四周几乎沒有什麼變化的山川草木,他有的只是萬千感慨。
與牛眼睛和赤膊大漢分路後,陸子磯再次找到巨蛇入水的大片新鮮擦痕。一路上,每當看到巨蛇出入水路的痕跡,陸子磯心裡總會有幾分欣喜,從此可以印證他並未偏離此蛇前行的路徑。這廝吸入大量的蛇魂散,竟然還能遊走至百里開外而未顯身,足見這廝力道非凡。但他也看出自己與這條巨蛇的距離在縮短,他越來越感到它顯然有些體力不支,少了那份囂張。時尚書屋
它頻頻游離水路,轉向陸道,而且出水時必在淺灘盤團歇息過後,才能繼續遊走。在水勢並不十分湍急的時候,它也如此,它已不能在水中駕馭自如了。這一路,那種行將到來的几乎是唾手可得的巨大榮耀,使陸子磯完全沉浸在一種無可比擬的狂喜之中,生擒這傳說中的消失了千年的巨無霸,將這種傳說變成鐵的事實,將令他名垂青史。
陸子磯因為急於擒獲這條已呈敗像的巨蛇,便與小連莊擦身而過,直接追到了黑龍潭。他想等到事成之後再折回莊裡,訪一訪故人,曾幾何時,那個小妹子還讓他着實地牽腸掛肚過一番。想必她也已經老大嫁作他人婦了。
爹爹在此死裡逃生,一直使他對這個確實非常神奇的地方充滿了深深的好感。曾幾何時,這兒是他魂牽夢繞的一個地方。爹爹也說過,攢些錢,等到爬不動了,在這兒置幾畝薄田,在此養老送終。至于這兒的人的種種傳說——人常常進得來,出不去,他也覺得與許多人猜測的那樣,想必應與瘴氣大有關聯。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四處踏勘之後,覺得這兒具備了生成瘴氣的一切條件。當然,活不見人死不見屍,也不排除是他所追蹤的這條巨蛇所為。
當年因爹爹生死不明,心急火燎,他並未對周圍的一切細細察看。如今放眼看去,這到處可見的屍骨,尤其是靠近潭邊那些成群結隊,還保持着當年半坐半臥的姿勢的屍骸,令他不由得有些膽寒。
山谷中巨樹遮天蔽日,水如雨下。石壁樹木上一小股一小股細流,如蛇般地曲折下流。
陸子磯追趕而來的山水,與其他幾條溪流一起注入這個暴跳如雷的巨潭。巨潭中心完全為力重千鈞的大瀑布所覆蓋,世上沒有什麼活物可以在這樣猶如鼎沸的潭中和狂瀉千里的激流中安身,不論是怎樣的龐然大物,也無法抵禦這几乎是致命的衝擊。但除了出口,廣大邊緣的潭水卻微波蕩漾,其間還有幾片被水洇黃的陳年樹葉隨波起伏。
山河水潭的對岸則是一道綿延不絶的峭壁和窄長的河岸,河岸大半在水一方,除了幾簇同樣半淹水中的長草,空無一物。迎對岸筆立刀削的峭壁或斷谷的萬仞絶壁而上,這對所有的蛇類而言都難如登天。
陸子磯衣衫破碎地立在一片水淋淋的骨節如瘤的櫸樹下,仰望着這條廠字形的巨瀑從天而降,又看看那條自潭咆哮而去的河,感到無助而又無望。他已在此搜尋奔走多時,林中有天然洞穴若干,他撞見了無數的大小毒蛇和珍稀草藥,但都沒有巨蛇的任何印跡。
他的頭髮、眉毛、鬍子和衣褲沾滿了霧蒙蒙的細密水珠,獃滯地看著巨潭上空那片目力無法穿透的水氣,一臉沮喪。這兒應當是那巨蛇理想之至的棲息地,人跡罕至,山川草木地貌,宛如史前空壕。他陸子磯是條蛇,也會選擇此處作為自己的巢穴安身。
他又折回去看巨蛇在水灘上留下的那道游痕,重壓之下的斷枝草節上絲絲縷縷的痕跡清晰可辨,那蛇在此入水應屬確鑿無疑,但它似乎就地蒸發了。
陸子磯極為懊喪地長吁短嘆了一番,看來他是白忙活了。他懶懶散散地從簍裡翻出一包米糕,漫不經心地填進嘴裡。沾在鬍子拉碴的臉上的糕屑,在輕風中微微顫動着。吃完糕,他將掌心中的碎屑摑入口中,一抹嘴,拍拍手,準備折身而返。時尚書屋
一隻黑白雙色的水鳥飛來了,嘩啦啦地落在水潭邊上,尾巴一翹一翹地在岩石上跳來跳去,然後低頭喝口水,仰一仰小腦袋,讓水嚥下。陸子磯覺得嘴裡的米糕越嚼越黏,都拌不大動了,便走到潭邊,洗洗手,那鳥並不怕人,拍拍翅膀,抖抖全身的羽毛,又低下頭去喝口水。陸子磯兩手並攏,掬起水,正要往嘴裡送去。但見那鳥脖子一擰,在水邊撲騰兩下,雙足一蹬,死了。時尚書屋
「天哪,水有毒!」陸子磯猛地站了起來。
陸子磯又深深地回望了一眼大瀑巨潭,便游移在臨河的黑森林邊緣。這時,他明白了那些散落在鍋鑊四周的大片馬屍人屍,不是瘴氣所殺,更不是什麼神怪所為,他們當是飲用了這有毒的潭水才喪命在此,這便是前來剿殺幼天王太平軍殘餘的絶大部分清軍死亡的真正原因。但這潭水因何有毒,他卻百思不解。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