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27 頁


還得有兩三個月才養兒子哩!大清老早把門敲成這樣,做啥呢!」王阿婆一看來人,呵斥道。轉而又問:「啥吃蛇湯!你夜裡又弄過她了不是?弄出個小產來嗎,要命了!」 「啥也別說,快點跟我去!」壯漢拖過王阿婆就走。 「來了,接
作者:胡蜂 / 頁數:(127 / 0)

兩個剛過去的水夫,嗨喲嗨喲地挑着擔桶大步走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哎……」
他們咣啷一聲扔下水桶奔過來,推一身泥水的後生。
「啊,死人啦!」一個水夫原地彈起來驚叫。
兩個水夫在高低不平的河谷上着魔似地狂奔。
在人來人往的一條石板街上,一個左眼被一塊紫紅色胎記覆蓋的壯漢,在人叢中橫衝直撞,招來了許多的白眼和抱怨,但那壯漢毫不理會,只管向前闖去。他奔到一扇包着黑鐵皮的窄小的屋門前,一推,不開,便掄起如鉢大的拳頭,猛擂起來,將門板敲出一片破碎聲。
「來了,來了,火燒呵,恁急!」王阿婆放下碗筷,顫顫巍巍地顛着小腳奔過來開門。
「快點,快,要養了。前一陣吃了燉蛇湯一直有點作痛,現在痛煞,吃不消了!」那壯漢沖王阿婆大喊。
「瞎講,你媳婦少說還得有兩三個月才養兒子哩!大清老早把門敲成這樣,做啥呢!」王阿婆一看來人,呵斥道。轉而又問:「啥吃蛇湯!你夜裡又弄過她了不是?弄出個小產來嗎,要命了!」
「啥也別說,快點跟我去!」壯漢拖過王阿婆就走。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來了,接生老娘來了!」壯漢一路嚷着推開房門。
一個披頭散髮的女人眼中空洞無物地盯着衝進來的男人和王阿婆。她大張着兩腿坐在床上,赤裸的下身糊滿紅白相間的黏液。在她的兩腿間掛着一包裹着厚實黏膜的肉團,那團沒有頭臉的肉團像大蛹似地在銀亮的黏液中蠕動。
「我的姥姥啊!」王阿婆的臉皺縮成團,她拍打着立柱一樣的壯漢,發出哭靈般的長聲尖叫。
施朝安跟着那個一聲不出的老家人,穿行在甬道迴廊裡,向王伯爵的蘭芝堂走去。伯爵又從春熙堂換到蘭芝堂去了。他聽說伯爵在漁園常常這麼居無定所,一老這麼換來換去的。嘿,人越有銅鈿,就越怕死!
這個森森庭院,左右處處石峰林立,高低大小,隨地附形,一彎清流在怪巒奇峰間,曲折下流出晦谷幽澗,入王蓮盈盈的大池。他到漁園來過幾次,但從未到過這個地方。
昨兒前半夜,他一直在牛郎中房子對面那樓屋的防火牆後。從那防火牆後向下看,牛郎中的屋子前前後後盡收眼底。下半夜,那個縣局來的兄弟替下了他。他從屋面上一下來,找了個沒人找得上他的地兒,美美地睡了覺,竟一覺睡到了大中午。時尚書屋
人醒後,剛到警所門口,便被始終在門口恭候他的這個老家人領到這兒來了。這一次伯爵召他到漁園的原因,他仍然不知道。但一路上,他還是在想那個牛郎中的事。
他施朝安現在不管這個牛郎中是幹什麼吃的,只要抓着他的賊手,就捉人。如果人臓俱獲,那他施朝安也就大可不必顧忌王憶陽會不會給他在伯爵那兒點眼藥了。但這兩日王伯爵和李鎮公的安排,已經驚動了牛郎中。這讓他着惱,可一點轍也沒有。時尚書屋
王憶陽已經回過漁園了,但她對伯爵說,她嫌漁園人來客去的,煩!所以要住在火燒弄裡。這個當爹爹的居然應了下來,只是讓王興國悄悄地在火燒弄裡安插人,負責他這掌上明珠的安全。王伯爵說,桐鎮這一陣子實在有點不太平。哼,可這王興國就整了倆獃子,像靶子似地戳在那門對過隔牆裡的樹,就那麼日夜替王憶陽看場護院。時尚書屋
讓施朝安根本沒想通的是,李鎮公居然下令抓捕蛇郎中陸子磯,派人在花山頭蹲坑守候。他問楊標,楊標說李鎮公沒有任何解釋。這樣一來,弄得這個牛郎中這兩天像隻烏龜似地縮在花山頭的屋裡,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他媽媽的!
王興國昨天終於告訴他,天官要回來了,就這幾日。其實李鎮公一來桐鎮,他施朝安就隱隱然意識到這似乎與天官有關。看桐鎮最近這陣勢,尤其是王家祠堂的忙活勁,他就猜出了天官將要回鄉祭祖省親。這個闊別桐鎮三十載的天官說來就來了!但王興國他們不說,他也就裝糊塗。時尚書屋
楊標前幾日,又在鴻福客棧抓了一個從省城來的操着太平鎮口音的人。這人一進那客邊人租住在王家祠堂路口的那兩間老屋,就被抓起來了。楊標他們把那個什麼都招了的隔日吃只鷄的客邊人,放回去做誘餌。客邊人同這個省城客人,還有在施家祠堂被捕獲的那兩人,毫無疑問,都他娘的是亂黨。時尚書屋
他們用重金購買了德國最新式同時威力最大的三顆水雷,要阻擊天官的大船,行刺天官。在鴻福客棧,楊標還將兩個確定是上海申報和省城一家報館的記者軟禁在鎮公所了。
「有些人幾點幾分上床觸屄,別人不知道,你地方土地就不能不知道!」王興國是這樣對他說的。仔細想想,雖說王興國這話說得有點過,但卻是這麼個理,他應當比桐鎮任何一個人都知道得多才是。可是在天官回鄉的當兒,冒出來一組殺手,他卻渾然不知。且不說殺手了,那個牛郎中冒闢塵與王憶陽有這一腿也肯定不是一日兩日了,他也居然聞所未聞,還拿下牛郎中,結怨于王憶陽。時尚書屋
羊肉未吃,還惹一身臊!
這時,一隻大如牛犢的東洋犬從一片太湖石中躥出來,呼哧呼哧地站在一個身穿立領軍便服的年輕人身邊。今天漁園內外儘是這樣一些面孔陌生的軍便服,他影影綽綽地看到,連孤山一綫都有這樣的人和犬佈防。
施朝安一路上還遇見好些個略施粉黛的俏麗佳人,他聽王興國說,她們是昨兒乘船直抵漁園的,都是王伯爵前一陣子親自在上海各大舞廳遴選的頭牌舞女。這些人的體長絶不超出一米六,因為天官身高只有一米六七的樣子。王伯爵說,高出半頭一頭的女人在天官面前晃來晃去,這怎麼成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