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28 頁


局開船的老卜頭一瘸一拐地走出蘭芝堂門,站在一側,畢恭畢敬地叫了施朝安一聲。 這人滿頭滿臉裹着繃帶,吊著一隻打着石膏的胳膊。 「你這是咋了?」施朝安驚異地問道。 老卜頭張了張嘴,兩行濁淚刷地下來了。他哆哆嗦嗦地
作者:胡蜂 / 頁數:(128 / 0)

昨天王興國說天官要回來了,讓他放下手頭的任何事,他很排斥,他覺得那是李鎮公和楊標他們的事。但這會兒,漁園的這種陣勢,讓他驀然醒悟了過來。是的,王莊、王瞎子還有兩個小孩的這種案子就是再出上個十七八個,他也不會掉腦袋,可天官有事,那才叫作真的活不成了。這會兒,他細想一下,王興國說得很對,天官的事確實關乎他的身家性命,雖說他只是桐鎮一個小小的警長,但回頭,王伯爵完全有理由拿他開刀的。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這個腦袋只是用來吃飯的!」快到蘭芝堂門口,施朝安對自己說道。他告訴自己放掉牛郎中,再把那塊始終沒有還回去的玉珮,也先還掉,一心一意地做好迎送天官的事兒。但突然,他腦袋裏冒出了一個想法:但如果牛郎中也是刺殺天官的亂黨刺客呢?!
「施警長好哇!」在王記藥局開船的老卜頭一瘸一拐地走出蘭芝堂門,站在一側,畢恭畢敬地叫了施朝安一聲。
這人滿頭滿臉裹着繃帶,吊著一隻打着石膏的胳膊。
「你這是咋了?」施朝安驚異地問道。
老卜頭張了張嘴,兩行濁淚刷地下來了。他哆哆嗦嗦地將這事一五一十地告訴了施朝安。領老卜頭出來的王府一家人,扯了一把老卜頭,老卜頭擦把眼淚,隨那下人,一瘸一拐地走了。
王記藥局的貨船除去老卜頭,人還全被勒殺了,然後觸礁了!大船觸礁後,老卜頭抓了塊船板,在江中浮浮沉沉了一天一夜,終於被別的貨船救起。而後死裡逃生的老卜頭,一直處于昏迷之中。
王興國的船出這樣的事,着實把施朝安嚇了一跳。他出世到現在,從來沒有聽說過,誰敢動王興國的腦筋,誰會向這個王鎮長王管事叫陣?他無法想象,出這樣的事,這王興國現在不知會跳成什麼樣呢!
但施朝安一腳踏進蘭芝堂,見王興國不出一聲地垂手侍立在堂內一側,精神萎靡,如霜打一般。施朝安還是頭一次見他如此頽敗,不禁渾身一緊。再看伯爵兩手撐在膝頭,微微張開兩腿坐在臥榻上,兩眼發直地看著踏腳板。他連忙不做一聲,垂下眼皮,依頭順腦地立於門檻一側。時尚書屋
蘭芝堂裡的擺設,是清一色的明代風格,傢具式樣簡潔而又雅緻。但堂屋的氣氛凝重而又壓抑,令人透不過氣來。
王伯爵要親耳聽聽老卜頭都說了些什麼,故而召王興國和老卜頭來漁園。
這時,老家人低咳一聲,想提醒伯爵,施朝安來了。但伯爵依然如故,一副充耳不聞,油鹽不進的樣子。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王興國早上一見到這個的老卜頭,就覺得身子虛極了,額上開始不斷地滲出點點汗珠。王記藥局從未遭到過如此慘重的損失。這會兒,他看看似乎比他還焦頭爛額的伯爵,頗有些費解。他是痛他的銅鈿,損失這樣一條幾十噸的船和貨,死掉好幾個船工,對他和王記藥局而言,實在大傷元氣。時尚書屋
可伯爵怎麼了,他似乎對他王興國的損失,並不在意,當然他也沒有道理在意,那是他王興國的事。是對死掉的那幾個船工的哀憐?想想,不大像!但他為何如此魂不守舍?是天官到來之前,出這麼多亂子,因倍感晦氣而受了刺激?
王興國偷眼看著伯爵,心裡一直在犯嘀咕。
不過,王興國仔細想來,伯爵的反常失態,好像是從王莊案開始的。當他告訴他那兩個遭人勒殺並塞進街路石下的孩子驗屍之後,發現與當年小連莊連家幾人的殺法完全一樣時,伯爵就更加不行了。剛纔,老卜頭說到一船死人也是眼球暴突耷拉著血舌七竅出血,他的眼神大變,臉色慘白。
就這樣過了半晌,伯爵終於籲出一口長氣,沖老卜頭離去的方向點點頭,開腔了:「你說你出事的這條船,船在江心,那些人怎麼就會被人勒殺呢?」
「那就是說,有人在江心,追上了我們的船,或者是同我們會船,然後上的船。」
王興國聲音嘶啞地說道。但話一出口,他自己也覺得自己這會兒很糊塗。
王伯爵抬起兩眼,短短地瞥了王興國一眼,極度不滿地擰過臉去,開始在地下來回踱步。最後站在施朝安面前,定定地看著他。
「我想,會不會是老卜頭同強盜穿連襠褲,編出……」
施朝安囁嚅道。但他也馬上意識到,他在說胡話呢!
「你一上午跑哪去了?」王伯爵根本不理會施朝安在說什麼,突然從一個話題又跳到另一個話題上去了。
「我……我……在辦案。」
施朝安猝不及防,結巴開了。他在心裡說,自己確實也算在辦案,這算不得撒謊。王伯爵要追問下去,他決定原原本本地把牛郎中的事全端出來。時尚書屋
牛郎中反盯梢,確實叫人起疑心。
但王伯爵並不往下追究,又踱了開去。他邊踱步邊自言自語道:「喪心病狂,這可憐的人完全瘋了!」
王興國和施朝安互相看了一眼,他們同時在想,伯爵說的這個可憐的人,大約指的就是勒殺那倆孩子和王記藥局船上人的那個殺手。
「剛纔報上來的死胚,全是中毒?」王伯爵猛地回過身來,生氣地問王興國。
「死了十三個,估計不止這數,有的可能還沒報上來。都死得一式一樣,吐黑水拉黑水,渾身發黑。那些個死人,鎮上的幾個診所,還有我們藥局的郎中全去看過了,都說是中毒。還……有……還有兩個大肚皮女人早產,生出個怪胎來,也都死了。時尚書屋
聽她們家人講,那日吃了高申店裡的蛇肉後,底下就開始見紅了。」
王興國規規矩矩地站在那兒,微微地抬起頭,吞吞吐吐地說道。平日裡,他有時還與伯爵談笑風生,但伯爵一生氣,王興國就跟換了個人似的,低聲下氣,不敢多說半句話。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