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30 頁


嗎?」 林立生有點慌神了,他紅着臉說:「別人家,這是我娘說的。我總歸一直把你當朋友看的,吃只饅頭,不算啥,可是吃飯是大事情,不好白吃的,吃過要回敬的,我家住在鄉下,遠,又沒有啥拿得出手的……」 阿德明白了,拍拍
作者:胡蜂 / 頁數:(130 / 0)

一到家門口,阿鐘一路飛奔着回自己家了。阿德讓林立生再到家裡吃一點兒,他看林立生第3課課間,吃掉他自帶的中飯飯後,一副不盡意的樣子,就知道他沒飽,況且又過了一堂課。娘不像爹,特別願意請這種吃飯的時候撞進來的客人,一般都無須添菜,只是加雙筷子。碰上這種事,娘就像是撿了個便宜似的。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但林立生死活不從,他一手緊緊地攥着自己的衣角,沉着臉,像讓他去做一件壞事似的。
「我娘同我說,不能吃別人家的東西的!再說,我帶了吃食的,兩隻菜饅頭。」
林立生吞吞吐吐地說。
「不能吃別人家的東西,別人家?」阿德頭搖得跟撥浪鼓一樣,憤憤道,「我是別人家,我不也吃過你的肉饅頭嗎?」
林立生有點慌神了,他紅着臉說:「別人家,這是我娘說的。我總歸一直把你當朋友看的,吃只饅頭,不算啥,可是吃飯是大事情,不好白吃的,吃過要回敬的,我家住在鄉下,遠,又沒有啥拿得出手的……」

阿德明白了,拍拍林立生的肩說:「好吧,好吧,算了。那你就在這兒等等吧,我馬上就出來。」

果不其然,娘對老山泉茶館店關門的事,有些不開心,雖則她和爹也好久不去吃茶聽書了。她說茶館店要是關門時間長,振興伯伯咋辦,在那做了一輩子,吃住也在那,連個去處都沒有。阿德想想,也是。但他馬上又對娘說,水枯了,說不准啥時候又出水了呢。時尚書屋
再說,振興伯伯終歸能找得上飯碗的,鎮上其他茶館店的老闆都看中振興伯這人噢!娘說,振興伯人精明勤快,有眼色,關鍵是像老山泉茶館店那樣大的場子,他從來都能夠應付自如。
「是呵,即使老山泉真不行了,你振興老伯伯會找到事做的。」
娘欣慰地拍拍阿德道,「你現在行呵,還能看出點事來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今兒吃過夜飯,我能出去白相一會兒嗎?」阿德趁機提出來,他已有好幾夜沒出門了。一吃過夜飯,爹就關門落栓,把他趕到樓上溫書。在這期間,爹娘兩個人還輪流輕手輕腳地上樓,假裝路過他的房門口。
「不行,外頭這樣亂法子!」娘斷然拒絶,然後給他夾一大筷蓬蒿菜,關照他,「慢點吃,像是吃了要去發配充軍一樣!」
蔬菜中阿德很喜歡蓬蒿菜,娘常買這菜。這季節,娘早上買小菜回來,身上常帶著這味,所以有時候,一聞到蓬蒿菜的那股子清香,他就會想到娘。
阿德牛吃草似地把一大坨蓬蒿菜吃進嘴裡,鼓着兩腮,就要出門,娘堅決地把他攔了下來。阿德重重地坐進竹靠椅裡,臉完全黑下來了。
聽到後門口有人敲門,娘叫阿德去應。阿德只覺得渾身沒一點兒力氣,半晌才起身,懶洋洋地去了。門是敞着的,剛出屋門便看到陶巡警一臉嚴肅地站在門口。原來是受施朝安的委託,來還玉珮。時尚書屋
家裡一來人,娘就會變,變得柔和而又溫情,連說話的聲,都同平時不一樣了,輕聲細氣的,再不會有半點凶神惡煞的樣子。這個時候,阿德如果提出要求,一般都能滿足。他趁機對娘說,夜裡他要到一個同學屋裡去溫課。這個同學是住隔壁一條街的同級同學,門門功課第1。時尚書屋
娘同那人的娘也很熟,前幾日自己還說過,要阿德有空,跟人家多學學呢。
娘沉吟了一下,把那枚麒麟玉珮戴進阿德的脖子裡,點點頭應允了。
玉珮帶著冰潤貼在了胸口,阿德立刻想到,這兩日,就把這玉,給牛郎中叔叔送去。繼而阿德向娘伸出手來,得寸進尺地提出了第2個要求:「那再給我買鉛筆本子的銅鈿!」
「怎麼又要買鉛筆本子了?」娘看看陶巡警,客客氣氣地問道,「我記得不久前,咱們剛買過鉛筆本子呵!」
那鉛筆本子,還新新的,在床下的鞋盒裡。阿德這兩日想吃梅花糕,還有鴨血粉絲湯了,想得不行。
「作業多,本子只剩幾張了。」
阿德的眼睛朝天一翻說道。
「好的。」
娘從袋裏拿出銅板,放在阿德手裡。娘臉上笑眯眯的,但狠狠地刮了他一眼。趁陶巡警還在為施警長遲遲不還玉珮而向娘致歉,阿德就打個招呼,看都不看娘一眼,攥緊手裡的銅板,堂而皇之地出門了。時尚書屋
林立生和阿鐘已經在那兒等着他了。金山學堂下午沒課,看見他們,也遠遠地奔過來。
他們在路上,又說起了老山泉茶館店關門的事。阿鐘突然問:「哎,老山泉通東海的,你們聽說過?」阿德、金山、林立生一齊點點頭。
「底朝天,泉潭成了個大坑,全是大湖石和青泥苔,你們說潭下邊阿會有洞哎!」阿鐘的目光一閃,壓低聲問道,「夜裡去探探,咋樣?」
由膽小如鼠的阿鐘提出這樣的建議,令阿德和金山小吃一驚。
「吃錯藥了,黑天黑地的,探洞,摔殺!白天不能去呵?」金山斥責道,「全世界的人,都不生眼睛的呀,有洞沒洞,平日裡看不出來的呵,這水這樣清!」
「哼,那你白天去試試,你去試吶!白天不要說去後院,就前門你也休想跨進一步,人家關門歇業,你進什麼進!」阿鐘冷笑道,「有洞沒洞,猜猜呀,不可以呵?洞作興被那些大湖石和青泥苔蓋滿了呢?」
「洞不洞的,咱先不管,就是撿撿沉到潭底的銅鈿,也不得了哇!」林立生興奮地喊道,「這些銅鈿數也數不過來呢,除掉銅板,還有過銀洋錢的,結果被阿三伯用網兜綁在竹竿上撈出來了,我同阿德都見過的,阿德,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