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32 頁


阿德想起了住在池塘橋邊上的王鐵嘴,聽講卜卦測字算命準得很,忙說:「蛇郎中到底咋樣,要麼尋王鐵嘴問一卦看!」 「哼,問王鐵嘴,還不如問我呢!」汝月芬飛快地瞥了阿德一眼,詭秘地笑了笑。 阿德疑惑地問道:「啥意思,你
作者:胡蜂 / 頁數:(132 / 0)

走大成坊,繞到她家,不知要多走多少路呢!阿德發現每當快接近汝月芬家的時候,她臉上,立即愁雲密佈。阿德非常樂意,這麼一直走下去。但在走向大成坊的路上,他還是忍不住問一句:「咋啦,咋不開心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汝月芬想了一想說道,這幾天她娘為了那個蛇郎中睡不着,吃不好,不停地嘮叨這事,弄得她爹都發火了。她長這麼大還從來沒見過她爹發這麼大火呢。但她知道,她娘雖然嘴上不說,可心裡照樣在想這事哩。她在為這事傷腦筋。時尚書屋
「嘖,要是能知道這個蛇郎中在哪就好了,我娘就不急了!」汝月芬嘆道。
「你娘該不是喜歡上這個蛇先生了吧!」阿德笑眯眯地這樣問道。
「你真棘手,連這樣的問題都會問出來。」
汝月芬面孔一紅,低下頭說。
阿德想起了住在池塘橋邊上的王鐵嘴,聽講卜卦測字算命準得很,忙說:「蛇郎中到底咋樣,要麼尋王鐵嘴問一卦看!」
「哼,問王鐵嘴,還不如問我呢!」汝月芬飛快地瞥了阿德一眼,詭秘地笑了笑。
阿德疑惑地問道:「啥意思,你難道也會卜卦測字?」
「不!」汝月芬舉起她的小手,舞動着那些手指道,「我會掐掐算算。」

阿德不以為然地笑道:「你,掐掐算算,靈的?」
「你不買賬,是吧?」汝月芬笑了,「今兒我就較個勁,你說吧,你想問什麼?」
阿德抓耳撓腮,想起了在漁園被兩隻大狗追得屁滾尿流的事,前兩日他和阿鐘、金山說起那驚心動魄的一幕,還心有餘悸呢!嘿,就問這事吧!
「你算算看,近一階段,我出過啥凶險的事吧?」阿德舔着嘴唇,臉上掛着一抹訕笑道。汝月芬立即像王鐵嘴那樣,皺眉蹙額,聚精會神地看著自己的手,五個指頭動個不停,時而又仰面朝天,口中還唸唸有詞。
阿德撲哧一聲笑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汝月芬剜他一眼,抬起頭,煞有介事地對他說:「主凶,有一劫,非狼即犬,但桐鎮無狼,那便是狗。你可能會遭惡犬傷害,不過,現在已經時過境遷,沒有大礙了。」

天哪,漁園的兩隻東洋大狼狗,都被她算出來了!阿德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也有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他一臉肅然地看著汝月芬道:「你怎麼會有這種本事的呢?
「天生的。」
汝月芬得意地笑了,「這一下,信了吧!」
「那……你再看看我,還會有啥……倒霉事?」阿德問道。
汝月芬鋭利地掃了阿德的臉後,依然笑道:「你這一陣,年上、壽上蒙,口唇黑,耳黑蒙,白天還行,但夜裡……起夜……就是郎中先生講的夜裡尿急,尿頻……」

阿德不知說什麼才好了,這幾日夜裡,他不知道要上幾次馬桶,就這樣,睡下了,在夢裡躥上躥下地在找可以灑水的地方。連這也可以算出來,這……還是人呵!他敬畏地看著汝月芬道:「你還有這一手,那啥叫年上、壽上?」
這年上、壽上,還有天中、天庭、司空、中正之類的,汝月芬是從一個地攤上的一本小書上看來的。但她臉上紅紅的,笑而不答。
「那你怎麼沒有算算那條大蛇要到你屋裡來的事?」阿德追問道。
「你聽說過有測字先生為自己測字的嗎?」看著阿德大眼瞪小眼的樣子,汝月芬忍不住掩嘴笑了起來,她點着他的鼻樑一路指下來道,「喏,這叫山根、年上、壽上。我這都是老早從大橋頭一個地攤上的一本書上面看來的。」

不搭脈,看本書就能看出他夜尿多?就算這樣,但「非狼即犬」呢?阿德覺得汝月芬神人一個!他心服口服地答道:「那你確實可以算得出蛇郎中到底咋樣了!」
阿德驟然對她敬若神明,汝月芬一時忘記了所有的不快,臉上綻開一個極其燦爛的笑來。她聲音嬌媚地說道:「你以後可千萬別對我說謊哦,我可是啥都算得出來的喲!」
「不敢,小的不敢!」阿德笑了,他真覺得自己的心兒醉了。
這時一陣風颳起,朝汝月芬和阿德撲面而來。她掏出一方潔白的手絹拭擦着額頭。但忽然一陣勁風呼的一聲將她手裡的手絹一拽,手絹便脫手而去。
「哎喲!」汝月芬驚呼道,像撲蝶似地去逮那方飄飄搖搖的手絹。
阿德也立即追了過去。
手絹如一隻白鴿,飄飄蕩蕩地落到一個牆角的垃圾堆上,然後軟軟地像受傷一般地倒了下去,沾到一片穢物。
阿德趕忙跑過去撿手絹,汝月芬一把拉住他,微微地皺着眉頭說:「臟了!」
「臟了,就不要了?」阿德撲棱着眼睛問。
「落在這樣的地方,一臟就洗不乾淨的。就算洗乾淨了,心裡也膩得慌,走吧!」汝月芬拖着阿德走了。
走出好遠了,阿德還是頻頻回頭去看手絹。那一方手絹淒惻地伏在垃圾堆上的樣子,使他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他們避開路人,穿行在曲巷狹弄中。從前,只要和汝月芬一路同行,阿德總是非常開心快活,但這會兒,他感到自己幸福極了。再走過一條小街,就快到蚌殼弄了。阿德和汝月芬的步子,越走越慢,似乎在刻意地延長他們在一起的時間。時尚書屋
忽然,阿德想起剛纔綵排結束,南校長說要汝月芬去學舞蹈的事,他便愁緒萬千地問道:「南校長說,你的舞跳得那樣好,不考縣國中,直接保薦你去省城的舞校學舞蹈,你聽得進去嗎?」阿德剛纔聽到南校長這麼說,都快悶死過去了。
汝月芬像是陷入了沉思,沒有聽到阿德的話。看著快到家了,她臉上又現出平日裡那種淒冷的神情。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