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33 頁


,輕輕地驚呼道,「大人都說小孩子小時候說出來的,都不能作數的呀!」 汝月芬臉上突然紅雲密佈,她低下頭,聲若蚊蟻:「你看著吧,這一生一世,我就跟着你。」 阿德臉色刷白,一個天大的狂喜在他心裡炸開來,使他傻在那兒,
作者:胡蜂 / 頁數:(133 / 0)

這些日子,娘有時看她的那種眼神,讓她覺得她不僅不是娘的親生閨女,而且連人都不是了!想到娘目光如刀的樣子,她不寒而慄。現在每天,她都會儘量拖延到家的時間,不想那麼早回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我就考縣國中,一道乘船去,一道乘船回。」
汝月芬突然揚起頭來,看著阿德,聲調一路低了下去,「我哪都不去,我就同你在一起。」

同汝月芬討論這樣的問題,阿德的兩腿打戰了。但他垂下眼睛,儘力地控制自己顫抖的嗓音,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說道:「這事我做得了的主呀?我的算術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說行,就準保行!」汝月芬的頭又垂下了。
「當真!」阿德頭一悶,停下步來,輕輕地驚呼道,「大人都說小孩子小時候說出來的,都不能作數的呀!」
汝月芬臉上突然紅雲密佈,她低下頭,聲若蚊蟻:「你看著吧,這一生一世,我就跟着你。」

阿德臉色刷白,一個天大的狂喜在他心裡炸開來,使他傻在那兒,不知如何應答汝月芬了。
話一落地,汝月芬看也不看阿德一眼,輕輕巧巧地逃走了。
阿德目送着那個紅衫飄飄的身影遠去,而後跳起聲來一聲怪叫,將那些房頂上長着雜七雜八的衰草,高矮不一的破敗頽屋,一路煙塵地拋在腦後。
屋門敞着,冒闢塵就坐在門前,他的前面擱了一隻方凳,凳上只有一碟切成薄片的水牛睪丸,他就面對著街路坐在的小板凳上喝酒。那個賣香煙的,這會兒,又換成了一個擺賣水果的小販。剛纔有人一路過,就抱怨開了,在這兒擺個啥攤頭,賣給啥人呵,搞得路口走都不好走!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冒闢塵端着酒碗,一直盯着那個攤主,直盯得他轉過臉去。冒闢塵知道,他得等天黑透,這街坊鄰舍都上床,他才撤。然後,對過那家養狗人家的窗帘後面,就會藏下一對賊骨碌碌的眼睛。不知這賊胚人家得了多少銅鈿銀子,觸!
「噢,吃老酒哇!」有人向冒闢塵招呼道,「老山泉茶館店徹底關門了,知道不?」
冒闢塵點點頭,他一早就知道了這事。他端起酒邀請道:「來吃點!」
「哦,不不不,勿客氣,你慢慢用!」那人緊走幾步,回應道。
鎮上天天要碼一杯酒的那些酒鬼都這樣,面前有一碟鹽水毛豆,或者是劈成兩爿的鷄頭鴨首,帶著幾分炫耀地樂陶陶地咂着小酒,同每一個過路的熟人搭訕。冒闢塵一直對這種擺攤吃酒非常排斥。
這時又有個人過來了,來人是鎮上一家染坊的老夥計,姓賀,叫賀大,雖然他身量與常人無異,但南音「賀」「武」不分,猶如「王」「黃」不分一樣,所以鎮上人將他喚作武大郎。武大郎也是光棍一條,家就安在染坊。但他有個老姘頭住前面的一條夾弄裡,所以他兩邊都住住。冒闢塵常見他,也算老熟人了。時尚書屋
「喔,吃老酒!」武大郎向冒闢塵招呼道,又指指東屋問,「陸師還未迴轉來呀?」
武大郎這兩日路過門口,每次都問陸子磯,他說是下鄉去收布,要買幾粒蛇藥。冒闢塵搖搖頭,這會兒他巴望武大郎馬上走人,但武大郎直勾勾地看了一眼擺在門檻邊上的酒罈,在門口磨磨蹭蹭地不肯離去。
這武大郎也是鎮上出了名的酒蟲。兜裡實在沒子,他會剝下身上的褂子,卷巴卷巴遞過去,換酒喝。不過這廝倒從來沒在冒闢塵這兒蹭過酒吃,這鎮上有些人見冒闢塵一吃酒,就湊上來毫不掩飾地看著他的酒,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話,只有抿上兩口,才滿臉放光地興沖沖離去。他如不讓一讓,那人就堅持不渝地看著他喝盡最後一滴酒,方纔怏怏而去。時尚書屋
而武大郎卻從未如此下作,每次見冒闢塵在裡頭喝酒,打個招呼便匆匆而過。
同是酒道中人,一向自大的武大郎今兒定有難言之隱,想必是手頭吃緊異常,而酒蟲又在喉嚨口抓撓,才會如此這般地不顧臉面了。看看天色尚早,於是冒闢塵用筷子指指方凳上的酒菜,極其真誠地向武大郎邀請道:「一道吃一碗!」
冒闢塵抓起酒罈滿滿地給武大郎斟了一碗酒,並伸出手道聲「請!」。
武大郎簡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愣一愣,連忙蹲下身,一迭聲地道謝,而後哧溜一聲,那碗酒便下去了一小半。
冒闢塵指指小菜道:「用菜。」

武大郎面紅耳赤地夾起一箸菜,大口送入,邊嚼邊極誠懇極認真地對冒闢塵道:「你這樣大氣的人,鎮上尋不出一個!」
冒闢塵不置可否地笑笑,繼續勸酒。
「我老早就看出來了,你是個好人,我看人很準的,你一被警所捉進去,我就同人講,王莊殺人案要是你干的,我就把頭割下來!」武大郎一仰脖又喝完了第2碗酒,一臉討好地說,「有人說你點陰,像個殺胚,我就同他吵,人不能貌相的呀,在這個鎮上那些個相貌堂堂的,看上去善人一個的還少嗎?其實有多少烏龜賊強盜,你知道嗎?哼,害得你吃了一通冤枉苦頭,聽人講渾身上下沒有一點好肉,嘖嘖!傷算好了?」
「謝謝!」冒闢塵點點頭。
看到郝妹提着那只兩層的長方形篾盒過來了,冒闢塵站起身來。
這幾天,郝妹派她的男人連續來了幾回,拎着那只帶蓋的篾盒,篾盒裡頭盛着幾樣葷菜。她自己也到他這兒來過兩次,但每次都是一臉的不自然,一進屋就把小菜,一樣一樣地擺他桌上。說不上兩句話,站一站就走了。冒闢塵看她,她不看他,冒闢塵知道她心裡在想什麼。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