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35 頁


阿德坐在臨窗的桌前,將窗戶開得大大的,讓風吹進來,直接吹在他熱烘烘的臉上。床上的帳子被風鼓蕩着,使人如置船中。阿德非常喜歡帳子,喜歡那種身陷囹圄的感覺。放下帳子,獨自躺在裡頭,什麼都可以想,什麼都可以不想。沒有千萬
作者:胡蜂 / 頁數:(135 / 0)

娘看看爹回家的時間快到了,她怪異地看著渾身像是有使不完勁的兒子道:「好了,吃過夜飯我給你找出來,但願不是五分鐘熱度。端菜!」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阿德先燃着了壁龕裡的油燈,吃飯間裡一片紅光。他亮亮地應一聲就去端菜。
「不用點燈,天還沒黑呢,再說,即使黑了,也不會吃到鼻子裡去的。讓你端菜!」娘又說,「小人快活,災難到……」

娘話音未落,阿德啪嚓一聲,連人帶菜地摜翻在地。
阿德頭上被娘用炒菜的銅鏟結結實實地悶了一記,頭頂心脹痛脹痛的。但他也沒啥。「這一生一世,我就跟着你。」
一想著這句話,他就周身舒坦了。時尚書屋
爹一回來,他們就吃飯,然後阿德就上樓了。他今夜不打算再出門了,他要看算術書,做算術題!上樓時,他見娘喜滋滋地向爹飛了一眼。現在看他不出去了,她就像白撿了個便宜。
阿德坐在臨窗的桌前,將窗戶開得大大的,讓風吹進來,直接吹在他熱烘烘的臉上。床上的帳子被風鼓蕩着,使人如置船中。阿德非常喜歡帳子,喜歡那種身陷囹圄的感覺。放下帳子,獨自躺在裡頭,什麼都可以想,什麼都可以不想。時尚書屋
沒有千萬雙眼睛看著你,只有這個時候,他才覺得是自由的。他一發愣,不論爹和娘哪個見了都會說,怎麼又坐在那發獃了呀,看算術書去!算術不好,連他媽的發發獃都不行!
他撩開帳子,看看外公,外公也看著他。外公這會兒顯得有點滿面愁容,額上還滲出幾滴水珠。阿德知道天快下雨了,每回都這樣,靈得很。
突然,他聽見阿鐘這廝來了,在外面「洋傘修■」地叫個不停,這個外出的暗號,老早被爹娘識破了。他也同這廝講過了,換個暗號,譬如是「兩個浪頭」,他也不知為啥莫名其妙地冒出「兩個浪頭」這樣一句。可阿鐘這貨色,還這麼叫。今夜,他本來確實不想外出了。時尚書屋
但阿鐘這麼叫來叫去,他的心就亂了。可他不敢下樓出門,娘剛纔把算術書都找出來交給了他,臨了,輕輕地拍拍他的肩,以示讚許並告訴他,不要理阿鐘和金山他們,這兩個一天到晚只曉得白相的貨。
娘一下樓,阿德開始在房間裡兜圈子,阿鐘的叫聲實在騷心得不行,他有點如坐針氈。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趕快迴轉去,今朝我們阿德不出來,再別喊了!」爹開門出去對阿鐘說。
阿德聽見阿鐘在解釋,說他一點兒都沒有喊阿德出來的意思,他只是瞎叫叫罷了。爹砰的一聲把門關上了,門關得很重,震得他腳下的地板一顫一顫的。
這次不出去,也行的。大人死活不讓,有什麼辦法!但他忽然記起今夜林立生也要來的,同他講好了的,大家講好要去老山泉茶館店的。林立生現在對同他們一道白相的事,簡直上癮得不行。放阿鐘和金山白鴿,他阿德沒有心裡負擔,但林立生不行,這個林立生一直把他頂在頭上的樣子,使他感動得一塌糊塗。時尚書屋
這一想,阿德不安了,又等了一會兒,他合上書,又尋思了一會兒,再拿兩本,一齊夾在腋下,噹噹噹地下樓了。
「你這次總不至于又說是上茅房吧?說你五分鐘熱度,就是五分鐘熱度。」
娘滿含譏諷地說道。
「不,中午我同你講過的,尋人問兩道題,實在看不懂!」阿德平靜地看著娘。
「哼,問題,當然好嘍,這個理由比什麼都硬邦。」
爹冷笑道,「你準備啥時間回來?」
阿德翻翻眼睛,想了一下道:「半個鐘頭!」
「好,半個鐘頭,你這次再出花槍,我叫你脫層皮!」爹撥開娘扯他衣襟的手,聲色俱厲地說道,「後門鑰匙放下!」
「如果真是上你同學家問問題,辰光稍微長一點,關係不大。」
娘看見阿德怔住了,便添說一句。有娘這樣一句話,阿德應一聲,把捆綁在腰間的那把後門鑰匙解開放下,穩步走出門去。
「我明早要問你同學屋裡大人的。」
娘在他身後喊道。
阿德一進弄堂,就把課本往那塊大石頭後面一掖,就噠噠噠地奔出弄口。一到街口那個拐角處,就看見向他這兒探頭探腦的金山和阿鐘。一見阿德來了,阿鐘就手舞足蹈以示慶祝。
「林立生呢,不是講,他也要來嗎?」阿德問阿鐘。
阿鐘遺憾地答道:「來過一來,講一聲,又逃回去了。他家的羊媽媽要養小羊,他娘讓他照看。」

要知道這樣,我也不出來了!阿德有點遺憾地想道。但既然已經出來了,那就玩吧!他如統帥般地向前一揮手道:「那就先瞎轉轉,再講!」
天還沒完全黑下來,但街上巷裡已經基本上沒什麼人了。這段時間,鎮上出了這麼些個事以後,大人們一天到晚滿目焦慮,魂不守舍。可鎮上的孩子們不論在哪,一得空,大家就扎堆興奮地交流從各種渠道聽來的消息。
他們仨慢悠悠地四處亂轉,等天徹底黑下來,人都睡了,再去老山泉茶館店。
「要是再發場大水就好了,鎮上的房子全沒掉。人吃在船上,住在船上,那就不得了了!」金山邊走邊摟着阿德的肩胛,心神蕩漾地說道。他兩眼灼灼發光,無限嚮往地看著黑洞洞的天。自小,金山渴望生在一個水上人家,今兒個到東,明兒個到西。時尚書屋
他是阿德這幾天見到的最最唯恐天下不大亂的人,他還希望各種吃食店裡的人也統統死絶,東西隨便吃,想吃啥拿啥。從寶塔街逃出來那夜,只有金山認為,人活着該吃啥就吃啥,好好地白相白相,萬一什麼東西要與你過意不去,說翹辮子就翹辮子,那不白活了嗎!
「哦,住在屋面或者樹上也行呵。喔喲,老天爺啊,真的發場大水吧!」阿鐘渾身一搖,雙臂伸展向天,喃喃地說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