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37 頁


抓進自己的袋裏,潭底響起了他一聲聲短促而又兇猛的喘氣聲。 阿德和阿鐘都佔據着十分有利的位置,面前的銅錢又多,金山的心有些痛了,他看準一枚銅錢,向前猛抓一把,但阿鐘還是比他先出手,牢牢地將錢抓在了自己的手裡。看看阿德和
作者:胡蜂 / 頁數:(137 / 0)

阿德不禁驚出一身汗來,那塊麒麟玉珮這時不住地在他胸口急劇地搖過來擺過去。他穩住自己,再不去想那只母貓為什麼早不叫,晚不叫,偏偏在那一刻發出聲慘叫的事了。他手腳並用,小心翼翼地一點一點地試探着,等踏實了,再一點一點地往下挪。尾隨着的阿鐘和金山,也像他一樣,喘着粗氣步步為營,到處是滑膩膩的青苔的潭壁上,仍然有點點滴滴的水,丁丁東東地落到還有一汪積水的潭底。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一落潭底,阿德身邊的阿鐘,一雙眼睛立即像阿咪一樣閃閃發光。
天哪,銅錢!潭底的銅錢比他們平日看到的要多多了。
阿鐘一聲不出地搶先下手了,阿德一看,也趕緊將風燈擱在一塊凸出的壁石上,悶頭抓錢。金山慌忙下來時,差點一滑到底,一屁股坐水裡。
阿鐘這時同阿德簡直就是在比時間搶速度,他一把一把地連泥帶水地將銅錢抓進自己的袋裏,潭底響起了他一聲聲短促而又兇猛的喘氣聲。
阿德和阿鐘都佔據着十分有利的位置,面前的銅錢又多,金山的心有些痛了,他看準一枚銅錢,向前猛抓一把,但阿鐘還是比他先出手,牢牢地將錢抓在了自己的手裡。看看阿德和阿鐘兩隻口袋都沉甸甸地垂下去了,可他一隻袋還癟蕩蕩的,他的眼裡頓時溢滿了憤怒的淚水。他一把抓住了阿鐘剛要縮回去的手,惡聲惡氣地叫道:「我的,我先看見的!」
阿鐘的手毫不示弱地向後一犟,怒道:「你的?你叫它呢!」
阿德一看,便用手抓着了那兩隻開始爭搶的手,他看看金山扭曲的臉,確實覺得這對金山不公平,他是最後一個下來的。他眼珠一轉道:「不要爭了,不管袋裏有幾多,上去平分。」

阿鐘一愣,他犟起脖子剛想說什麼,眼睛骨碌碌一轉,便不吱聲了。他憤憤地蹲下身去,又開始撿銅錢了,但速度卻明顯地慢了下來。金山充滿着感激地看了阿德一眼,起勁地蹲了下去。
不一會兒,潭底也已沒銅錢可撿了。赤膊阿德撤掉了裹在燈上的汗褂,將汗褂迅速穿在身上。一下到潭底,他就覺得身上寒絲絲的。
風燈的光芒立刻照亮了整個泉潭,並在四壁形成一道光柱衝天而出。
這時,一個從屋脊後飛步而來的蒙面人,一眼瞥見了這潭中的光柱,他從屋面上飄下來,迅捷地隱入前面一片旱大湖石後。
阿鐘趕忙撲過來,用身子遮住了風燈,捻小燈芯。他壓着嗓子向阿德叫道:「要死了,被人看見,大家完結!」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來,用我的!」金山格外爽氣地喊一聲,開始脫褂子。
這時,改變投向的光柱,一下子照亮了他們頭頂一側的潭壁。上方一個凹凸處有個扁圓形的洞口陰鷙地伏在一大堆竹節草下,斜視着這三個目瞪口獃的小人。
「天哪!」阿鐘顫抖着聲音向上呼道。
阿德、阿鐘和金山立即摳着潭壁的石縫,蹬踏着突起的壁石,一個個向陰氣重重的洞口爬去。
三潭上下層層疊疊的山石在夜色中猶如鬼魅張牙舞爪,一副森然欲博人的模樣兒。這時從三潭背面的山道上走來了兩個捉蛇人。這是兩個遠道而來的捉蛇人,他們風塵仆仆,各自提着裝着半簍蛇的竹簍子,還背着一個背簍,那背簍上還捆紮着一領草蓆。
「喔,一潭水,嚯,一潭二潭三潭!」一個年少的捉蛇人在嘩嘩的瀑水中大聲地對另一個年長的捉蛇人叫道,「這兒還插着塊寫字的木牌呢!呵呵,一字不識呵!」
「啥?」那個臉上被太陽曬得起沙的長者大聲地問道。
「一字不識呵!」少年湊到長者跟前,指着木牌喊道。
那木牌上有幾個用毛筆寫的大字:潭水有毒,禁止飲用!
「不識字,睜眼瞎,家裡幾輩人,個個都是睜眼瞎,有啥法子,連球個肚子都顧不上!揩個浴,今夜就歇在這兒吧,明兒一早再到鎮上去。」
長者檢視着竹簍中一堆同樣是灰不溜丟的蛇說,「鎮上有個專門收蛇的蛇行,篤定可以賣個大價錢的。」

這兩個在大山深林中奔走了多日的外鄉捉蛇人雙雙剝掉破破爛爛的衣衫短褲,先掬一捧水漱漱了口,噗的一聲噴出去,而後趴下如牛馬般地直接將嘴貼在黑沉沉的水面上喝了一通。
喝完水,他們弄把毛巾蹲在潭邊洗臉淨手,而後美滋滋地開始揩身。
那毛巾啪嗒啪嗒拍到胸前甩到背後的聲音和嘴裡發出的噝噝哈哈聲,在夜色籠罩的三潭上空變成了一片瓮聲瓮氣聲。有一隻鳥在遠處的灌木叢中突然嘰裡咕嚕地叫了一通,然後撲棱棱地摸黑飛走了。
「這兒怎麼有點陰森森的呵?俺們還是別在這歇吧,到鎮上隨便找個犄角旮旯縮一縮吧。」
長者忽然打了個激靈。
「把蛇簍放水裡浸浸,全是個灰!」
「喔呀!」
那兩個蛇簍一進水,簍中蛇便發了瘋似地在簍中四下亂躥,把簍子撞得趔趔趄趄的,險些乎翻落潭中。少年「嗨喲」一聲,趕緊嘩地將簍子拎出水面,擱在一邊,一股股污泥濁水從簍中由快而慢地淌進了潭中。
這兩個捉蛇人將水朝外劃拉劃拉,就坐在潭邊洗淨佈滿厚繭的腳掌和草鞋,又開始搓洗那身經緯畢露的衣褲。
一陣微風攜着水氣輕輕吹來,長者用手擼了一把短髮,不安地立起身來,他從風中嗅到一股濃烈的腥臭。
潭中緩緩地升起了一個巨大的血色蛇頭,那高高地突起的一雙巨眸,冷冷地凝視着這兩個捉蛇人。
長者猛然迴首,立時汗毛倒豎,驚叫一聲,便動彈不了了。
少年回頭一看,頓時面無人色,他一聲不出,撒開腿就向潭上那條小道逃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