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4 頁


口吻道。 郝妹不由得一個激靈,她吃驚地問:「沒唄,該咋的還是咋的,變啥了?」 「嘿,像個皺頭壽星,眉頭打結,還沒唄!」蒲包老太又道,「我總覺着你為小芬不開心,小芬也像煞不開心,你們娘倆到底為啥呀?你倒說說看,我這
作者:胡蜂 / 頁數:(14 / 0)

「噢!」蒲包老太甩甩腳盆裡的水,哀憐地看著眼睛一張開,就忙個不停的郝妹說,「根發今夜睡店裡,你也快點睡吧,活是做不完的,只會越做越多。」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唉。」
郝妹很領情地應一聲,輕輕嘆了口氣,準備退回門裡。在這當兒,她又情不自禁地朝沒入暗中的原來的爛阿七家看了一眼去。那個爛阿七自那次被他娘抽了幾個大嘴巴,竟不知去了哪裡,沒有一點音信。時尚書屋
沒過兩年,爛阿七一家也從蚌殼弄裡搬了出去。想起爛阿七,郝妹多少有些內疚,要不是她去叫爛阿七娘,爛阿七便不至于吃巴掌,爛阿七不吃巴掌,他也不會就此出走。
「小芬娘,這兩年你變了!」蒲包老太忽然將盆放到一邊,用一副打算開談的口吻道。
郝妹不由得一個激靈,她吃驚地問:「沒唄,該咋的還是咋的,變啥了?」
「嘿,像個皺頭壽星,眉頭打結,還沒唄!」蒲包老太又道,「我總覺着你為小芬不開心,小芬也像煞不開心,你們娘倆到底為啥呀?你倒說說看,我這個老阿太,阿能給你解脫點!」
郝妹慌忙否認道:「沒有,小芬人好好的,我有啥不開心,沒有!」
「沒有就好!人不管碰上啥,想開點!」蒲包老太掃興地拎起腳盆,告辭了,「明朝會!」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蒲包老太咿呀一聲將門關上,又撲通一聲閂上木栓。她在門後嘀咕道:「哼,不開心就不開心,啥沒有!我這雙眼睛啥看不來,瞞得過我?」
郝妹聽見蒲包老太這麼說,愣了半晌,才退進大門。坐那琢磨了一會兒蒲包老太在門後的那句話,又納了會兒鞋底,直到有了幾分倦意,才嘆一聲,將針頭綫腦和鞋底收拾到小藤筐中。然後,捻亮油燈,提燈上樓。
上樓時,郝妹特意將木扶梯板踏出很大聲響。自從有一日接近月芬房門口,她又聽見房樑上一陣窸窸窣窣聲響由近而遠,夜裡她一人上樓時就這樣了。那日當夜,她挑燈四處察看,未見異樣。但次日,爬高上低,終見屋樑有一道極明顯的大蛇遊走的擦痕,直唬得她魂飛魄散。時尚書屋
根發聽她絮絮叨叨說半日,始終未置一詞。最後這個連響屁都沒有放過的男人就對她咕噥了一句:「家蛇呀,又不要緊的!」看來,這只老猢猻早就知道這家裡有蛇來的,居然從未向她吱過一聲,這令郝妹非常惱怒。
不論家蛇野蛇,一想到家中房樑上有時會盤一條大蛇,她的頭髮就會豎起來,即使想到樑上那大蛇糾纏遊走的痕跡,她也會心有餘悸並有幾分噁心。
這事也成了她的一塊心病,那蛇雖然確無傷害女兒之意,但她卻始終恨之入骨。一個女孩家的,夜裡會有大蛇與她做伴,一旦傳出去,這一家人可怎麼做人呵!觸,先是些稀奇古怪駭人聽聞的夢,夢的結果,事後竟然可以得到驗證!這令郝妹毛骨悚然。女兒夢見黑龍潭的事,郝妹曾日思夜想,終究找到了好幾種解釋法。或許她不知人事之前,爹娘在她面前說起過,被她聽去,記下了。時尚書屋
也許,她是在街上聽什麼人說過,或者乾脆是從什麼圖片畫張上看到過其他的潭子,不論是黑龍潭白龍潭,世上的潭水大抵如此,這在女兒的想象力範圍之內。但潭子河裡伸出隻手的夢,郝妹想得頭昏,也想不穿。
從那以後,郝妹下了禁令,不許女兒再講夢,她不要聽這樣的夢呀!講就打!傳出去要被人當作怪物的,人家要忌的呀,將來沒有一個男人敢要她的。可有一天,她的小芬忘了這個禁令,大清早就對她講她又夢見黑龍潭了。女兒一講到那潭那河的邊上全是一堆一堆的死人骨頭時,郝妹咆哮着,掄起手來,上去就是正反倆耳光,然後亂拳捶下,直打得女兒魂飛魄散。女兒長這麼大,郝妹從沒出手打過她。時尚書屋
看著被突如其來一頓毒打唬得眼睛發直,嘴裡鼻子裡出血,哭都不會哭了的女兒,郝妹覺得自己的神智都快迷亂了,小豹子和他爹說過黑龍潭那兒屍骸遍地的喲!
從此,女兒再也不說做夢的事,一個字都不說。但女兒雖則再不言夢,可是,有時,一大早,打女兒的眼神中一看,她就知道她的女兒又做過那些叫她發瘋的夢了,她真恨不得哭天!這麼多年來,那些個事,她沒敢同蒲包老太聊過,也沒告訴過根發,只是一個人悶在心裡。郝妹覺得她快悶出病來了。
而現在又冒出來一條大蛇,郝妹真正覺得自己命苦透苦透了。有時,實在熬不住了,她會不顧一切地獨自回到小連莊,摸到爹娘的墳上大哭一場。
爹娘在女兒剛剛五歲時,竟在兩天之內,相繼過世。那會兒,根發正好又進山了,郝妹死也不肯女兒再沾那個黑龍潭的邊,就將她託付給了蒲包老太,獨自回去奔的喪。臨走前,女兒死死地拽住她的手,哭天喊地叫着外婆,要與她同去小連莊,被她死活掰掉手,推開,鎖死在門裡。蒲包老太說,她走了幾天,她的小芬就哭了幾天,喉嚨都哭啞了。時尚書屋
她很清楚,自那以後,她和女兒之間垂下了一道厚重的無法穿透的帷幕。向隅而坐的女兒,有時怯怯地偷偷摸摸向她看過來的那種眼神,令她心寒心碎。
郝妹狠狠地嘆了口氣,向樓上走去,但一踏上樓板,只見上面房梁有一道暗光,稍縱即逝。郝妹一身冷汗,立在樓梯口頭暈目眩,差點栽下樓去。她扶着廊柱,告囑自個兒一定得想個辦法出來,否則這個日子是沒法過了。郝妹歇息很久,才遲疑不決地走向女兒房間。時尚書屋
第2章
學 堂(1)
天黑透後,阿德取下葫蘆狀的玻璃罩,燃着洋油燈。樓板四壁都是他膨脹的黑影,他喜歡自己這樣,高高大大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