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41 頁


身來,清清嗓子道:「你看……」 「噓,別吱聲!」武大郎用手掩着滿嘴是菜的大嘴,一臉凝重而又神秘地湊到冒闢塵面前道,「今朝我也不拿你當外人,跟你這麼說吧,他們弄你,是想找個替死鬼。王莊的殺人案,實則上是殺人滅口!王莊
作者:胡蜂 / 頁數:(141 / 0)

武大郎如被燙了一下似地跳了起來,顫顫地連連搖搖手道:「使不得……使不得!你這樣看得起我,請我吃酒……我厚着臉皮吃你這頓酒,心滿意足了,再不拿!無功不受祿,這樣子我……我不要難為情死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一番推辭後,武大郎便順水推舟,收下了酒罈。但他一接過酒罈,竟將酒罈穩穩地擱在腳下,然後屁股很沉地又坐了回來。
冒闢塵的眉頭微微地皺了起來,能從武大郎身上掏出來的東西並不多。武大郎翻來覆去就是那幾句,他冒闢塵好人一個,一個好人。但武大郎一手端碗,一手舉箸,一副我自巋然不動的樣子,繼續吃喝。
「送佛送到西,好人做到底吧!」冒闢塵耐下性子對自己說。
武大郎突然停止了咀嚼,他居然跌跌撞撞地離開桌子,把大門給關上了。
屋裡頓時黑極了。冒闢塵一臉的不悅,他覺得可以讓武大郎走人了。他站起身來,清清嗓子道:「你看……」

「噓,別吱聲!」武大郎用手掩着滿嘴是菜的大嘴,一臉凝重而又神秘地湊到冒闢塵面前道,「今朝我也不拿你當外人,跟你這麼說吧,他們弄你,是想找個替死鬼。王莊的殺人案,實則上是殺人滅口!王莊這兩個人是強盜胚。」

「呃?」冒闢塵的眉毛往上一揚,又坐了回去。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嘿,以為就他們姓王的人是人精,其他人全是傻……逼啊?」武大郎朝門口看了一眼道,「這個鎮上原來那個王家祠堂的族長,你知道不?」
冒闢塵堅決地搖搖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叫王大南,大清的時候給自己捐過一個候補道台,是現在王伯爵他大伯。這……這個鎮上原來還有一家姓司空的大人家,你聽講過?」
冒闢塵的身子繃緊了,他更加堅決地搖搖頭。
於是武大郎將司空家如何遭遇強盜搶,最後一把大火的事前前後後地說了一遍。最後,他壓低聲音告訴冒闢塵:「就是這個王大南勾結大湖的強盜幹出了這樣傷天害理的事情!」
「為什麼?」冒闢塵不動聲色地呷了一大口酒問道。
武大郎不滿地剜了冒闢塵一眼:「咦,好霸佔司空家門裡的田產呵,後來這司空家的幾百畝良田,因為這家門裡沒有留下一個小輩,人呵房子呀全燒了個精光,那些地後來都歸了官府,王大南就用買羊的錢買了頭牛,用便宜到不能再便宜的價買下了那些地。」

「那個什麼王大南也早就死了,事也是三十多年前的事,為什麼要到現在才想起來殺人滅口?」冒闢塵的身子微微地鬆弛了下來。
武大郎顯然是關不住閘了,他將已經是血紅的脖子一擰道:「你以為那些強盜殺胚他們是梁山好漢呵,有山寨水寨?殺司空家的那些個賊胚,殺完燒光,搶了一票,就哄地一下散了。那些個人狡兔三窟,今兒住這兒,明兒又住那兒,有的索性連只窠也沒有,四海為家,一時半會兒,你到哪去找?你以為罱河泥罱水草呵,他們一堆一堆在那兒等着,一罱一兜?再說了,這些個人都是橫天橫地的死胚,就是逮住個把,你要想撬開他們的嘴,一個一個吐出來,再一個一個尋起來,也是難上加難!」
冒闢塵嘴角上漾起一絲冷笑,點點頭。
「再說了,這些人是何等樣厲害角色,他們會被人白相?他們都要被人白相,那他們白相誰?在這江湖上摸爬滾打幾十年,白混了!對有些人是不能那麼幹的……」
武大郎竭力地撐開耷拉下來的眼皮,得意地一笑,而後出氣不勻地橫掌在自己的脖子上一抹道,「王伯爵要是連這一點規矩都不懂,他還是王伯爵?」
「規矩?那怎麼就對王莊這兩個人就不講規矩了?」冒闢塵冷笑了一聲。
「你看你就不知道了吧!王莊的人可都是看在眼睛骨裡的,前些日子到我們店裡來染布的奚阿二講,這兄弟大佬倆在這一帶是出了名的強盜胚,橫天橫地的。三十多年前,發了橫財,從此就困在床上吃了。這些財的來路,其實王莊的人都是盲子吃酒,肚裡有數。嘿嘿,其他的人我不肯定,可王莊這兩個死胚,應當是先壞了規矩。時尚書屋
我師父原本和他們的爹有過交情,認識這弟兄倆,可有多少年沒了來往,彼此失了音訊。
「一年前,他們在大橋頭撞上了我師父,才又續上了這段關係。後來他們只要到桐鎮來,就找我師父吃酒。當然嘍,我師父年輕那會兒也是江湖上跑跑的,義氣得很。從前桐鎮地面上有個七高八低的啥事,也有人會請我師父擺擺平。時尚書屋
不過,老早就再不蹚這水了。他和那兄弟倆只是認識,可能,我只是說可能噢!那兄弟倆想請我師父出面去同王伯爵講講價鈿的。哎,你可千萬不要想我師父是同這兩個死胚是一路的!我師父常替人做中人的,不能說認識,就非是一路里的了?他們認識的人多了,王莊的人全都認識這兄弟倆,你說王莊的人全是烏龜賊強盜?」
冒闢塵牙關咬得鐵緊地搖搖頭,表示不會這樣去想。
「我是親耳聽見,親耳聽見!我端酒菜進去,這兄弟倆說,因為司空坊,他們一道的弟兄全沒了,這事得有人管一管了。就是這兄弟大佬臨被殺那日中午。這可都是我親眼目睹的呀!這些事都是不能打迴風陣的,當時就抹桌子算過賬,一了百了。哪一行都有哪一行的規矩不是?想來是要銅鈿,而且是獅子大開口。時尚書屋
結果怎麼樣?這兩個人一回王莊,就被人割了喉嚨。嘿,都是幾十年前的事,吃不光用不完了!你倒說說看呢,不是殺人……滅口,是啥?」
「你說得也有道理,不過,這種事情關我們啥事,當心禍從口出!」冒闢塵抬頭看著屋頂勸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