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42 頁


不經心地說道,「我見過耳朵里長毛的人,兩撮,長長地攔在門口,聽說耳朵里長毛的人,都是好人?」 「那是,那是!」武大郎不住地眨動着他那一雙黏黏糊糊的眼睛,他覺得困極了。 「那你見過耳朵里長毛的人嗎?」冒闢塵又替武大
作者:胡蜂 / 頁數:(142 / 0)

武大郎含含糊糊地說:「那是,那是,我也是對你,才掏了個心窩子,說過擼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屋樑上有一隻紐扣兒大小的黑白雙色蜘蛛在一張八卦網上,以令人頭暈目眩的速度沿著網的邊緣在轉圈,冒闢塵捏起桌上一粒骨屑,叭地彈射上去,那蜘蛛應聲而落,尾部拖着長長的蛛絲,從樑上垂到武大郎的眼前,武大郎兩眼相對地盯着那毛茸茸的蜘蛛看半天,才知那是一隻死蜘蛛,他用筷頭一撥,將死蜘蛛甩到一邊。
「操,要是困覺鑽了只蜘蛛進去,不要死人的呀!」武大郎用指頭使勁地摳起了耳朵。
「要是耳朵里長毛,就不會有這事了。不管是啥,一到耳朵眼口就知道了,即使不知道,它也鑽不進去,密密密麻麻的毛擱那擋着呢!」冒闢塵漫不經心地說道,「我見過耳朵里長毛的人,兩撮,長長地攔在門口,聽說耳朵里長毛的人,都是好人?」
「那是,那是!」武大郎不住地眨動着他那一雙黏黏糊糊的眼睛,他覺得困極了。
「那你見過耳朵里長毛的人嗎?」冒闢塵又替武大郎倒酒。
武大郎重重地點點頭。
「在桐鎮?」冒闢塵的聲調溫柔極了。
「那就是……我師傅……桐鎮獨一個,反正我再沒見過其他人也有……」
武大郎又歪歪斜斜端起酒碗,咂了一口酒,而後將扁平的額頭抵在了桌沿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冒闢塵很清楚查阿鐮是誰了,但他的心尖還是一顫。繼而他的心開始一陣陣地抽疼,他死掐着自己的大腿,在心裡吼叫:「操他大爹的,你同多少不相干的人吃過老酒,聊過大天,可這個人,從你門口過來過去十多年,你卻從來沒有想過要同他吃場酒,聊上那麼一聊!」
武大郎硬撐着搖來晃去的身子與冒闢塵扯起了他師父。他說,桐鎮人叫他師父阿鐮公公,二三十歲,一身的本事。年輕那會兒也是桐鎮一隻鼎,比那個王大毛不知橫到哪去了!但自從娶了他的師母娘,養下兩個虎頭虎腦的兒子後,他師父才收了心,開了這爿染坊。
「這樣同你講吧,算起來,我師父是王天官半個師父,王大南同我師父的交情深呵!我師父當年闖江湖,惹了一屁股兩大腿的禍,是王大南,王鎮長替我師父擦的屁股。請想想,我師父沒有兩下子,那個王大南,王鎮長認得他是誰呀!王天官大一點了,我師父覺着教不了他了,就動用道上的朋友,為他千里尋師,拜請武當一代宗師——鐵道長,教他王天官學武。如果我師父不替他牽線搭橋,拜師學藝,他王家門裡就是提着豬頭也不一定找得到廟門。再請想想,要不是他當年學了一身本事,他王天官能有今天?」說到這裡,武大郎一雙混濁的眼睛,立時大放光明。時尚書屋
看著武大郎興奮難抑,託大自得的樣子,冒闢塵突然間竟起了殺心,但他隨即朝自己苦笑了一聲。
「話可以這樣說,我師父是查阿鐮,是王家門裡的貴人,我是我師父的大徒弟,我也是王家門裡的貴人。在桐鎮還有我說得上話的地方,以後你就算是在桐鎮地面上殺人放火,只要我武大郎一句話,保你沒事。」
武大郎這會兒開始天一句地一句地亂說話了。
冒闢塵沉吟一晌,拍拍武大郎的肩,將酒罈塞進他的懷裡。武大郎一接到酒罈,居然立即明白了他冒闢塵的意思,便穩着腳跟站起了身來,向冒闢塵告辭。看來,武大郎沒有他想象的那麼酒醉糊塗。
「這他媽的不會是個套吧!」冒闢塵突然警覺地看著眼睛半睜的武大郎,這樣想,但他隨即對自己說道,「神經過敏,如果武大郎這樣的人都能唱戲,那麼這世界人人都可做戲子了。」

「今朝吃酒吃暢了,交關辰光毋寧這樣吃暢過了。我該回了,啥辰光,請到我那兒吃酒。今朝叨光,叨光,謝過!」武大郎的眼睛完全閉上了,他緊緊摟着酒罈,頭抵着冒闢塵的肩道。忽然他又睜開了一雙蒙矇矓矓的醉眼對冒闢塵說:「王天官像是要回來了!」
冒闢塵微微一怔,脫口問道:「你怎麼知道。」

「這桐鎮沒有我不知道的事,你看看這幾日鎮上的架勢,弄得跟過年一樣,造勢做足。」
武大郎叨叨着,像隻軟腳蟹似地橫行出門去了。他站在當街,不知東西南北地轉了幾個圈,才穩住身子,踉踉蹌蹌地走了。
冒闢塵的目光越過武大郎晃晃蕩蕩的背影,向禪杖浜方向,向那個始終一臉藹然的查阿鐮在心裡咬牙切齒地嘯叫道:「這是天穿,也是天助,你們這一隻隻背運的狗!」
冒闢塵閂死大門,滿臉通紅地坐在椅子裡,眯縫着眼睛盯着地面,墜入了沉思。
如果真如武大郎說的這樣,查阿鐮與王府有如此之深的交情,查阿鐮與大湖強盜又是這樣的關係,那麼冒大爹是對的。他從來就對王府與大湖強盜勾結這一點,篤信不疑。冒大爹說,娘生前也是這樣想的。但十多年來,他冒闢塵鑽天打洞地在尋找這種直接證據,卻始終沒有找到過這樣的旁證。時尚書屋
就是現在,他還是不能就此斷定王伯爵絶對參與了此事,也許是王大南呢,也應當是王大南!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