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45 頁


了,人死也已不能復生,還是說說活人吧!……咱們現在什麼事都可以談,談什麼都可以。」查阿鐮隨着忽明忽暗的燈火跳動着的眼睛,探詢地向他看過來,依舊不緊不慢地說道。 這個老棍子對三十年前那場驚天血案,對他冒闢塵銘心刻骨,
作者:胡蜂 / 頁數:(145 / 0)

查阿鐮看出這個「陸子磯」沒有做出應當做出的反應,知道自己沒有蒙上。他向前探探身子,自嘲道,「好了,我已經說得夠多了。想著即使要死,也得死個明白!」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冒闢塵這才明白這條老狗為啥要派人跟蹤阿德了,而且他也由此可以斷定,這個阿德和汝家女兒要有大麻煩了,既然已經被他們這樣盯上了。至于這個老棍子以為他是陸子磯,就讓他以為他是陸子磯好了,他壓根兒不想接這個老棍子的話茬。
冒闢塵緘默不語地看著向他微微傾斜着身子的查阿鐮,心想,這個也應當知道自己現在同樣是死到臨頭的老棍子,居然還能這麼神情自若,不溫不火地侃侃而談。不愧為是個老江湖!但此時,他清楚自己也已經是沒有一點點退路,今兒必定是魚死網破了!
「好了,我也不管你是誰了!事隔三十多年了,人死也已不能復生,還是說說活人吧!……咱們現在什麼事都可以談,談什麼都可以。」
查阿鐮隨着忽明忽暗的燈火跳動着的眼睛,探詢地向他看過來,依舊不緊不慢地說道。
這個老棍子對三十年前那場驚天血案,對他冒闢塵銘心刻骨,一刻也不敢忘記的血海深仇,如此輕描淡寫,再加上查阿鐮如此託大,他直覺眼中一陣噴血。他拍着腰間的短槍怒道:「我只用這傢伙說話!」
在空空蕩蕩的大街上,一條巨蛇浩浩蕩蕩如游龍般地在蜿蜒前行。它目光如炬,伸縮着粗大的血舌諦聽著兩邊屋中的動靜。這桐鎮,現在到處都可以捕捉到一股若隱若現地帶著敵意的氣味。這氣味令它一次又一次張開血盆大口,狂躁地銼動着滿嘴的尖牙利齒。時尚書屋
街弄口有家孤零零的屋子裡的一盞燈,突然亮了。
那屋子猶如從暗中猛地跳出來的一頭巨獸,把持着路口,橫斷交通。靈蛇微微一驚,立即吞吐血舌,怒目直視。
燈光從千瘡百孔的屋面上漏出來,一縷一縷地直刺夜空,那蟄伏在暗中的屋子這時看來又如一隻龐大的刺蝟,而那兩扇門戶也仿如一隻巨眼,黃洞洞的「目光」獰厲而又惡毒,充滿着挑釁。
靈蛇張開血盆大口,呼的一聲朝着那雙「巨眼」鋪天蓋地撲去,但這時那燈光一陣飄忽閃爍,接着便熄了,巨蛇大大地一驚,猛然而立。但猶豫了一會兒,它又伏下身子向前繼續遊行開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屋裡靜極了,彼此都能聽到彼此的呼吸聲。
查阿鐮帶著一臉真誠地向冒闢塵讚道:「嚯,事到如今,你還這麼硬氣!這樣吧,今朝我只向你討一句話,你要怎樣才肯了結這段三十年前的恩怨?」
「你,還有王天官、王伯爵,死。」
冒闢塵高高地揚起頭來,平靜地對查阿鐮這樣說道。
冒闢塵微微地緊了緊左臂,此時此刻,他抬臂一抖,袖內柳葉刀將直插那張紅潤大臉的腦門,但下面的事呢?他飛快地轉動着腦筋,想找出一個良策。
「王伯爵肯出黃金萬兩,了結此事!」查阿鐮眼裡翻過一絲失望,他拖長聲調嘆道,「年輕氣盛,血氣方剛啊!不過,我老漢也是從你這個年齡過來的,我能想通。你的身手,置我于死地,這會兒對你而言,易如反掌,但你也知道,這是以命易命,同歸於盡。你現在比任何時候都不想這麼做,是吧!所以說,你這是意氣用事。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這話說得有些年頭了。江湖中人,一般來說,從吃這碗飯開始,已將生死置之度外了,不管你肯與不肯。咋地,只許你殺人而不許人殺你?具體到我來講,活就活,死了呢就死了,都這把年紀的人了,還能作甚?這世上誰人能蛻皮蛻殻長生不死?這些我能想通。你我現在也可以當場了斷的,但人都不是脫空一人活在這世上。時尚書屋
你在小連莊已經殃及無辜,連老漢的兒子、媳婦、孫子、孫女你都一勺燴了。而且,你竟然連與你仇人邊也不沾的那倆小把戲也不放過,僅僅因為這倆孩也是王姓?伯爵將高申他們,還有三潭投毒案中死的這些人性命都要算在你賬上,他說你現在已經瘋了。
「也許你僅僅是要折磨人,讓恐懼籠罩整個鎮子。什麼吃蛇,人殺蛇,蛇殺人,在我看來也都是痴人野話。當然,有些事也許是你的朋友所為。無人援手,你很難成事。時尚書屋
其實,你剛纔放蛇時,就可以叫你死於亂槍,可我們沒這樣做。我本可以不說這些的,我說這些,確實想表明我和王伯爵是有誠意的。」

查阿鐮嚥了口唾沫,巴巴地看著冒闢塵。
這一屋的人都能聽到那盞洋燈的火頭撲撲地跳動聲。
查阿鐮看看冒闢塵完全不為所動,他低咳一聲,又道:「其他要求你也可以提,什麼樣的要求,你都可以提。你能再回答我一次,你要怎樣才能了結這段三十年前的恩怨?」
「你,王天官,王伯爵,死!」冒闢塵依然低聲回道。
屋內空氣頓時凝重了起來,遠遠近近又傳來了陣陣狗的狂吠聲。
漸漸的,狗叫聲由高而低,慢慢地流于敷衍,只有一條肥胖的小京巴仍在上氣不接下氣地狂叫,但隨着主人擲過去一隻木拖板和幾聲極其嚴厲的喝罵,那小京巴也就噤口了。於是所有的狗叫聲就像突然爆發時那樣,又突然地消失了。
查阿鐮兩條大刀眉向下一沉,向依然一臉寒光地死盯着他的冒闢塵勸道:「三十年多過去了,同樣一個人,在這三十年中會有許多變化的。你不該一成不變地來看待這些個當事人。可以這樣說,許多不相干的人因為你的復仇而死,這就是我剛纔講的殃及無辜。你現在總不至于要拉上整個桐鎮來為司空家人墊背吧?打住吧,年輕人!這世上始終是血債血還,那麼真是冤冤相報何時了呵?」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