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46 頁


聽你的口氣,你似乎只是介紹了一樁生意。一百多條鮮活的人命,因為你的介入,頃刻之間灰飛煙滅,你有一點點負罪感嗎?事後,有人尋仇而來,你們就來個『冤冤相報何時了』,來人若不吃這套,他就是心胸狹窄,小肚鷄腸?借用你剛纔那句話,
作者:胡蜂 / 頁數:(146 / 0)

冒闢塵本不想多說,也不想回答小連莊滅門和那兩個孩子的事,至于,用蛇殺人和投毒殺人的事,他更覺得荒唐至極,越發不需回答了。他只知道他現在是無法脫身了,但他們在乎他的「朋友」並對此心懷忌憚,他覺得這對他非常有利,否則他們確實可以亂槍齊射的。可他的深仇大恨,經這個花言巧語的老江湖這麼一講,似乎理全在他這一邊了,心裡的火頭便向上一躥。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冷笑一聲道:「『殃及無辜』?還血債血還,冤冤相報何時了?當初怎麼就沒人這樣想過?這世上哪有這樣便宜的事,一百多條人命呵,從七八十歲的老人,到七八歲的孩子,你們一個都不放過,統統慘死在你們刀下,而後還被焚屍滅跡。可聽你的口氣,你似乎只是介紹了一樁生意。一百多條鮮活的人命,因為你的介入,頃刻之間灰飛煙滅,你有一點點負罪感嗎?事後,有人尋仇而來,你們就來個『冤冤相報何時了』,來人若不吃這套,他就是心胸狹窄,小肚鷄腸?借用你剛纔那句話,只許你殺人而不許人殺你!天下焉有此理?」
查阿鐮悲天憫人地搖搖頭嘆道:「如此說來,我們還得陪你玩下去了。」

冒闢塵頭一點,正欲揮刀發向查阿鐮,他的兩個兒子同時橫步護住老子,其他人也即刻擎槍在手。冒闢塵也隨即拔出短槍,與查阿鐮的兩個兒子對峙着。空氣驟然在屋中開始變形膨脹,上下翻騰,彷彿一點就着似的。
院外大街上一個打更人,梆梆梆地打擊着掛在胸前的梆子,慢慢地走遠了。
此刻不論冒闢塵,還是查阿鐮他們,人人都想動手,但人人都不敢動手。
冒闢塵心裡一陣亂絞,一更天了,這樣僵持下去,將如何是好呵!
「這樣吧,年輕人,一人做事一人當,乾脆我先還你命來。」
查阿鐮突然起身,推開一雙兒子,對冒闢塵朗聲道,轉而他又對兒子及眾人喝道,「退下,都給我退下,這事與你們無幹!你們一個個還來日方長,這是我與他之間的事,都再甭攙和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冒闢塵不知這老江湖,是真是假,但不論真假與否,他都不能脫身了。他絞盡腦汁,也想不出一個萬全之策——殺了查阿鐮,再全身而退。
一陣令人不安的腥味,忽然從那道沒有關嚴的門裡飄了進來,冒闢塵聞到了,屋裡所有的人都聞到了。那一股令人感到有幾分眩暈的腥氣越發濃烈了,查阿鐮愣住了,他微微偏轉腦袋向那道沒有關嚴的門看去。查阿鐮的喉管完全暴露在冒闢塵的眼前。
巨蛇貼著染坊高牆腳下而來,它又找到了那一股令它殺性大發的氣味,如絲如縷地從旁邊那扇門裡飄出來,但這一縷因面臨危險和極度恐懼而留下的氣味中,又隱隱摻雜着一味令它敬畏的異香,這兩股使它矛盾徬徨的異味混淆在一處,令它陷于進退兩難的境地,不知如何是好。它就地顫顫巍巍地盤作了一堆,猶猶豫豫地用吻輕觸牆門,那門居然吱呀一聲開了。
查阿鐮的大兒子迅速拔出槍來,轉過身去。就在此刻,一聲槍響,那葫蘆狀的洋燈罩立時發出一聲脆響。
几乎在這同時,冒闢塵左臂一抖,那柄柳葉刀似銀蛇一般直射查阿鐮的脖頸而去。他在這飛刀的一瞬間,一個魚躍翻出窗口,並在空中回手,向查阿鐮一雙兒子砰砰兩槍。
查阿鐮的頸動脈和喉管如噴泉般飆出了一股高高的血柱,他在一片驚呼聲中,遲緩地轉過頭去。
一個巨大的血色蛇首隨着槍聲,嗖的一聲撞進門來。
查阿鐮舞動着沾着血點子的雙手,看著那一雙閃動着青色光芒的巨眸,眼睛中閃動着驚駭和疑懼。
在這同時,查阿鐮向回臉開槍的冒闢塵投去最後一瞥,然後緩緩地倒在源源不斷地擁了進來的蛇身邊上。
在這一剎那,這一屋子的人,渾身的血都不流了,他們斷斷不能相信這世間居然還會有如此龐大的蛇類存在。正當在場的人都獃若木鷄時,查阿鐮同他被掀掉天靈蓋的小兒子相繼倒下,發出了悶悶的倒地聲。查阿鐮的大兒子一手捂着被子彈從後背穿心而過的胸口,渾身一震。他在倒下之前,扣動了短槍的扳機。時尚書屋
一顆子彈呼嘯着擦過靈蛇的頭骨,滑出牆門,破空而去。
靈蛇銼動着血盆大口中滿嘴的尖牙利齒,掄圓長尾向一屋子獃若木鷄的人橫掃過去。這一屋子人隨着查阿鐮的大兒子一齊騰空而起,嘩的一聲破屋而出,而有的則直接破牆而過,再死命地砸在院裡的那一口口大缸和大柱上。
這時,那幢樓屋和樓下其他屋裡的人拖兒帶女全都尖叫着奔到院中,向已經轟然塌下半拉的大屋奔來,造出了驚天動地的動靜。
身後沒有槍聲大作,這叫冒闢塵驚詫萬分,但他已經顧不上這些了。他慶幸極了,只差一點兒,他就把命留在這兒了。這會兒,他急切地想追上那個出手相幫他的人。當他躍牆而下時,隨着一聲槍響,牆裡傳來的卻像是牆倒屋塌的一聲巨響。時尚書屋
冒闢塵一穩住身子,看到一個人影在前面不遠的地方一閃,便疾步追了過去,他急着想看看那出手相幫的人是誰。但那人影連晃幾晃,就完全不見了蹤影。冒闢塵遠遠地向已經是悄無聲息的染坊回望了一眼,再次飛身上房,隱入高高的屋脊。
靈蛇在暗中向半空伸舌探詢,然後呼的一聲掀起一陣勁風,向前躥去。粘在它身上的幾片樹葉被剝了下來,輕飄飄地在一地的屍骸上空翩然起舞。
靈屋樓裡的李鎮公從鋪着綠呢的桌後站起身來,走到窗前向槍響處眺望。望江樓下的山門這時已轟轟隆隆地開了,楊標率領他的人,牽着兩條大狗,順着長長的山道往下疾行而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