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48 頁


他們司空見慣,甚至到了可以忽略不計的程度。桐鎮有點錢的人家庭院裡的角角落落哪裡沒有幾座幾塊像點樣子的大湖石。曲老先生說司空坊火燒之後,留在廢墟中的一座假山,叫什麼秀雲峰的,便是宋朝生辰綱的遺物。但誰要,都嫌它晦氣!如今早
作者:胡蜂 / 頁數:(148 / 0)

「嗨,阿鐘!」阿德閙不明白這個平日裡一概小小心心的賊■,怎麼如此意氣風發。他不大相信這人會同他一樣,純粹是渴望獲得着那種「王者歸來」的榮耀。他問道:「你為啥突然之間這麼上勁呵?」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夜明珠啊,剛纔不是已經講過了嗎,這個老財迷!」金山正要去推驟然站在那兒,喘着粗氣的阿鐘一把。
阿德忽然間聽見阿鐘一聲驚叫:「看哪,你們快看!」
「天哪!」阿德金山猛一抬頭,突然間發現前面竟是一個真正的洞天地府。他們几乎同時大呼道:「水簾洞!」
洞中晶光點點的石筍林立,他們原先只從圖片上見過的叫人稀罕死了的鐘乳石居然觸目皆是。那些千瘡百孔且又千奇百怪的石獸、石蘑、石果,和石桌、石椅、石床也遍佈洞中四處。這他媽的不是水簾洞,又是什麼?!
大湖石他們司空見慣,甚至到了可以忽略不計的程度。桐鎮有點錢的人家庭院裡的角角落落哪裡沒有幾座幾塊像點樣子的大湖石。曲老先生說司空坊火燒之後,留在廢墟中的一座假山,叫什麼秀雲峰的,便是宋朝生辰綱的遺物。但誰要,都嫌它晦氣!如今早被邪草惡藤所湮沒。時尚書屋
可是眼前這遠近高低各不同,大都集優美、端莊、玲瓏、剔透和潤玉般質地于一身的奇異湖石,令阿德感到一陣震撼。有的盤拗秀出,有的端嚴挺立,有的線條柔曲,可都具有瘦、漏、透、皺之美,這天然造化形態各異的大湖石,真個如曲老先生所說,是將三山五嶽,百洞千谷盡縮在一塊石頭之上的景觀。
曲老先生還說大湖石之石色有黃、白、紅、黑、灰之分,黃石較多,黑石少見。純白者為最佳,但阿德眼前的湖石是清一色的淡灰顏色。
這兩盞風燈大放光明,將一方洞窟照得雪亮,阿鐘和金山如孫行者的徒子徒孫,早已分別撲在石桌石床翻滾打閙起來,弄得滿窟都是瓮聲瓮氣哭笑不分的回聲。
阿德坐在一方冰潤徹骨的幾石上,享受着這份從未享受過的涼潤。突然,他聽到遠處有一般淙淙水聲,再看看腳下那一溜向洞口蜿蜒而去但已經斷流的水漬,便提燈向前走去。
阿鐘和金山停止打閙,隨阿德沿著細長的水印漬,走到一處橫斷去路的大蘑菇石。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蘑菇石被水「雕琢」出來的一個個天然的洞穴,洞洞相通,顯得異常玲瓏秀美。一股股涓涓細流為大石碎石所阻,生硬地轉個小彎,輕彈着流下遠處的黑暗之中。
「老山泉枯掉,就是這塊石頭!」金山將掉下來的褲腿又捲回大腿根。
阿鐘看到蘑菇石下方竟有一大塊新新鮮鮮的切口,再提燈來回一照,不由得驚叫一聲:「看,這塊石頭本來生在這個洞上邊的!」
阿德和金山看到了洞壁上方又有一個黑森森的洞穴,幾縷脈脈流水如細蛇似地遊行而下,緊挨着洞穴邊上有一方參差不齊的石砫斷面,那方石砫的斷面切口極為新鮮。無須多說,這塊蘑菇石原本確實是擠壓在這個洞邊上的。
阿德心想,把這塊蘑菇石和碎石移走鏟開,老山泉茶館店就不用關門了,振興伯伯也不用到其他茶館店去做事了,爹娘又可以上這兒來吃茶聽書了。回過頭來,帶把鍬,帶兩根撬杠,再喊上林立生,他們就可以讓老山泉茶館店重新開張。這事就這麼簡單,他奶奶的!
阿鐘躍上那方石砫的斷面,踮腳提燈向裡照了照,他們都上去看了看,那竟是一個一人多高的大洞,洞若游龍,浩浩蕩蕩地向前延展開去。毫無疑問,這洞穴便是老山泉給水的上游。既然是上游,他們認為絶無通海的道理,不探也罷!
蘑菇石到底是自己斷裂掉下來的,還是被劈下來的,他們爭了半日,最後他們認定蘑菇石是自己斷裂掉下來的。劈下來?什麼東西會有這樣的神力!
於是他們開始仔細周游洞窟,看看有無傳說中的通海口,不過即使沒有,他們也已經心滿意足,能探得這水簾洞的洞窟,阿德用曲老先生的話來說:「夫復何求?」
阿德、金山和阿鐘分別發了個毒誓,除了阿德的人——汝月芬和林立生,絶不泄露有關這洞窟的半點秘密,爹娘老子也不說,誰他娘的說出去,爛手爛腳爛嘴爛屁眼。三人還約定,只要可能,他們打算一放暑假,天天晚上到這來,過過這神仙癮。
他們轉到那個大石砫的斷面,猛地又看到洞壁上另有一個洞口,彎着腰便可以進去。舉燈照去,光芒難以及遠,只覺幽深至極。與外洞相比,這洞裡更是靜得可怕,沿壁墜下的水珠聲仿如一隻小獸猶猶豫豫的踏步聲,漸行漸遠,時有時無的風,猶似一支風笛唱着嗚嗚咽咽的悲聲,若隱若現不絶如縷。
「看呵,這大約就是傳說中通海的洞吧!」阿鐘聲音顫慄地大叫道。
金山突然顫抖了一下開口問:「阿德,這地方阿會來蛇的呀?」
「喪門星,好好的,好好的,提蛇作甚!」阿德趕忙捻大燈芯,對金山道。
「哼,有句話咋說的,怕啥,來啥!」阿鐘朝阿德嬉笑道。
金山瞪了阿鐘一眼,沒好氣地說:「有啥哩,我瞎問問的呀,啥怕啥,來啥!!」
「我娘有一天,沒有銅鈿買葷小菜,伊說,千萬別來客人,結果你們猜!」阿鐘繼續笑道。但他忽然閉嘴了,面無人色地死盯着不遠處一塊蜂窩狀的大石,狀如木鷄。
「來一大群客人!」金山咧嘴笑道。
阿德看看阿鐘的面色,再順着他的眼光看過去,心一墜,頭皮就炸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