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49 頁


鐘、金山,我腳崴了!」阿德驚恐地向阿鐘和金山喊了一聲。 但阿鐘和金山只裝作沒有聽見,飛速繞過那塊大蘑菇石,一個箭步躍上那方石砫的斷面,躥入剛纔他們見到的那個洞穴。 阿德單手一抓一撐,剛想起身來,突然覺得手掌心觸到
作者:胡蜂 / 頁數:(149 / 0)

一條條大小不一顏色晦暗的蛇,突然從大石那密密麻麻狀如蜂窩的石眼中探出半拉身子,吐着信子,如海葵觸手,悠悠地在燈光下左擺右搖。一條粗壯如井繩的黑蛇剛出頭,顯然因為受到燈光刺激,忽然引頸向前一躥,脫離一眼石穴,朝阿鐘一撲。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們三人一聲驚叫,提燈拔腳就往洞窟出口奔去。還未逃到洞窟出口,只見一股微微發亮的暗流橫在眼前,仔細一瞧,媽呀,又是一條黑蛇!此刻那窩在形似蜂巢的大石中湧動的蛇,也撒開來,紛紛向他們抽身而來。
阿德立即想到汝月芬早上說的,那個地方去不得,凶多吉少這句話。他頭皮一緊,腳下一亂,腳腕子便歪倒在地。他立即感到腳腕子一陣鑽心的疼,吧嗒一聲,單膝跪倒在地。
「阿鐘、金山,我腳崴了!」阿德驚恐地向阿鐘和金山喊了一聲。
但阿鐘和金山只裝作沒有聽見,飛速繞過那塊大蘑菇石,一個箭步躍上那方石砫的斷面,躥入剛纔他們見到的那個洞穴。
阿德單手一抓一撐,剛想起身來,突然覺得手掌心觸到了一塊涼硬圓潤的東西。他抓起來一看,天哪,一隻形如硯台的小玉盒!當時不及細想,抓起小玉盒,一瘸一拐地跑着。跑了一段,回頭再看全無蛇的蹤影,他急忙提燈藏進一塊大湖石後面,掰開了玉盒。
兩顆珍珠在玉盒中反映着風燈的火頭,竟像兩顆紅光四射的血珠。這兩顆一大一中的珍珠,個大厚重不說,竟然還珠體相連,活脫脫地像葫蘆。
「一隻珍珠葫蘆,一隻珍珠葫蘆!」阿德迅速地將這只小玉盒揣進兜裡,又拖着一隻腳,跑開了。昨晚銀鐲,今夜珍珠葫蘆,這老天爺為啥會這樣待我呀!阿德邊跑邊在心裡高聲大氣地叫道:「老天爺,老天爺呵!」
大湖盛產天然珍珠,鎮上有好幾家專門賣大湖珍珠的店,阿德在那兒從沒見過這樣大的珠子,而且還是兩顆!就是那顆狀如毛慄的中珠個頭,也比大橋頭那家店裡被稱為鎮店之寶的那一顆要大得多,而下面那顆則比得上大核桃了。那被稱為鎮店之寶的珠子,阿德就聽兩位上海專收大湖珍珠的客人說,那是天價。關鍵,這兩顆珍珠,還不僅僅只是兩顆珍珠,它們是隻珍珠葫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阿德,蛇又追過來了,快點來呀,快點到上頭的洞裡來呀!」阿鐘和金山在那個洞穴口拚命地朝他叫喊。
一條小胳臂粗細的青蛇,正向阿德這兒快速游來。阿德扭頭一看,心裡一痙,又來了呵!他連滾帶爬地上了那方石砫的斷面,這時緊隨他而來的那條小胳臂粗細的青蛇,也立即躥上了石砫。
阿德帶著哭腔,怒罵著,用腳連踹帶踢地將那蛇挑了下去,隨後一手緊緊地抓住了阿鐘和金山同時伸過來的兩隻手,連滾帶爬地進了洞穴。
底下的蛇憤怒地吐着信子,一條緊接着一條貼著凹凸不平的石砫側面,向上奮力游來。他們仨向下探頭一看,只見兩條已經同時游上石砫的黑蛇,雙雙一彈,剛想撲進洞來,但突然仿如飄帶落地,然後與那些湧動而來的小蛇一起,昂首吐舌,不慌不忙地遊行而去。
阿德、阿鐘和金山吃驚地相互看來看去,但他們還是不敢下去,萬一它們再回來,咋整!
阿德這會兒心裡又好受了些,因為剛纔他倆向他伸手,拖他上來了。可他轉念一想,如果他們連這點都沒了,那麼他們還算個人嗎?想想剛纔他們撇下他的那一幕,他不但不領情,反而告訴自己,再同他們一道白相,他就是豬頭,就是狗觸!至于那珍珠葫蘆,他吭都不吭一聲,只當沒有這麼回事。
看著臉上眼裡又帶著些微慚色的阿鐘和金山,阿德觸摸着外衣兜裡那只玉盒,在心裡對他們說:「關你倆屁事,嗨嗨,叫你們先逃,叫你們先逃呢!」
那些蛇徹底消失在黑暗後面了。方纔那窩在石眼中,抽出抽進的蛇,使阿德想到了那個死胚高申,這讓他有點噁心,而那些在石巢中抽身而出的蛇,紛紛向他們湧來的情景,又叫他回到了學堂裡那個令他顫慄的恐怖時分。
阿鐘因為今天又忘了帶上他的蛇藥,將自己的鷄胸捶得嘭嘭響。他們長吁短嘆了半晌,一商量,決定索性摸過去看看,這個洞究竟通向哪裡。如果這個洞窟,不分二岔三岔,一洞到底的話,他們就一直走下去,不是,他們就退出來。這樣就不存在什麼有去無回的事!於是,他們仨踩着滑膩膩的高高低低的大小石塊,跌跌撞撞向前走去了。時尚書屋
越往前走,他們越覺得這洞體在向下延伸。一股不知從哪冒出來的水,也一路向下潺潺流去。
也不知走了多久,直到阿鐘的腳也崴了一下,他們才軟軟地坐在濕淋淋的石頭上,喘粗氣。
阿鐘這只軟腳蟹,在平地上走路,常常是走着走着,「喔喲」一聲,就把腳崴了,不過,這■只要提起腳來,抖抖他的腳腕,便沒事了。金山將阿鐘常常崴腳的原因,歸結為沒有東西吃。每當這時,像是受到了極大污辱的阿鐘就會嘴唇發顫,眼中含淚,跳起身來回擊:「你算有得吃了,窮呀,關你屁事!」但這會兒,金山啥都沒說。
阿德看著阿鐘提起腳來開始抖,非常羡慕,想啥時崴就啥時崴,想啥時好就啥時好。不像他一崴腳,腳脖子就跟發麵饅頭似的。這時,他覺得自己的腳腕開始脹痛起來了。
這洞裡怎麼會有隻珍珠葫蘆的呢?誰會把這樣稀罕的玩意兒,丟在這裡的呢?阿德又開始想這事了。他最後得出的結論是,看來,這洞先前有人來過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