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5 頁


邊。課本是娘借來的,娘說先溫溫,這樣秋天學堂開學,插進去才能跟上。 桐鎮第1國立小學堂,老早是一座教堂,那種帶閣樓的尖頂房子,紅瓦紅磚,圓形的窗戶,高高的石階,阿德非常喜歡。 這座教堂的洋和尚在閙長毛那會兒,被長
作者:胡蜂 / 頁數:(15 / 0)

爹娘又到老山泉茶館店去吃茶聽書了,他們領阿德去過幾次。書一開場,他常常溜出茶座大堂,到後花園去玩。那兒有一座花木零落的山丘,山丘腳下有一池經年不絶的山泉。因而這茶館店也被桐鎮人簡稱作老山泉。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因為爹娘同老山泉茶館店的老茶房振興伯很熱絡的緣故,爹娘可以自帶茶葉,只付個水錢。他們的目的在水而不在茶。爹說,用老山泉的水沖茶,一般綠茶也能吃出極品茶的滋味來,而茶室說書的人又非頭牌名角而不請,所以這對嗜茶如命,聽書成癮的爹來說,在此吃茶聽書為人生一大快事。
今兒,阿德問過了,又是《樓堂相會》,他不去。說書的人說說還行,一彈一唱他就急。在書場,一見男的取弦子,女的動琵琶,他的頭就大了。
阿德從布包裡拿出一支鉛筆和本子,把國小的課本攤在飯桌的一邊。課本是娘借來的,娘說先溫溫,這樣秋天學堂開學,插進去才能跟上。
桐鎮第1國立小學堂,老早是一座教堂,那種帶閣樓的尖頂房子,紅瓦紅磚,圓形的窗戶,高高的石階,阿德非常喜歡。
這座教堂的洋和尚在閙長毛那會兒,被長毛弔在大門上活活燒殺了,從那以後,教堂就廢了。前幾年,這座教堂被改作學堂。阿德一直想上這座洋學堂,但爹卻讓他上了私塾,爹說教私塾的曲老先生有一肚子的學問,調教出來的學生都很有出息。
可前不久曲老先生被女兒接到北平去安享晚年了,雖說有人接替曲老先生,但接替的那位老先生,年輕時有一次酒醉糊塗後睡到過自己家裡女傭人的床上,所以私塾,爹死活不讓去了。阿德不喜歡曲老先生嘴裡、手上及渾身上下散髮出來的那股子陰氣很重的老人味。阿德不喜歡他的味,但喜歡他這個人,他不知什麼地方有點像外公。
曲老先生搖頭晃腦地吟誦「庭下如積水空明……」
一類的詩文,那種洋洋自得的樣子,似乎在誦讀他自己的詩作一樣。上海明石齋古文書社,出過曲老先生一本厚厚的古體詩選。阿德翻過一翻,不喜歡。他喜歡上口的東西。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突然,阿德發現自己的鉛筆是紅的,橡皮也是。仔細瞧瞧想想,家裡很多東西都是紅的,或者是帶點紅的:飯桌是紅的,手邊那把摺扇是紅的;那把靠在後門口的竹椅成年累月被汗水浸潤,差不多也是紅色;摞在灶頭上的幾隻碗是紅的,插在筷筒裡的筷子是紅的。他為自己這樣的發現而高興。雖然,今天同紅衣女孩沒說一句話,但是和她這樣近的距離,這樣長的時間在一起,他很愉快。時尚書屋
阿德取出了那本頁面卷邊的《白蛇傳》小畫書,又將國小的課本拖過來一點,萬一爹娘闖進來,好立馬蓋上。這本《白蛇傳》是曲老先生臨走之前送他做個紀念的。他當場就翻過一翻的,這會兒閒得發慌,他又找出來,決定再看上一看。
湊近洋油燈慢慢地翻看,《白蛇傳》的情節雖則爛熟爛熟,但這並不妨礙他照舊看得有滋有味。但看到白娘子喝下那杯雄黃酒,後面兩頁,他趕緊翻過去。他不願意這麼俊美的白娘子顯出原形,變成一條大蛇。雖說與黑蛇、灰蛇或者是花蛇相比,白蛇,讓人容易接受些,但那終歸是條蛇,而且還是條大蛇。時尚書屋
那種大蛇,總是使他有點驚駭,有點噁心。從前看《白蛇傳》的時候,他想要是不讓白娘子滿滿噹噹滾一床,變成條大白蛇就好了,蛇就蛇吧,就是別顯原形!
不過他也有點同情老法海,老法海又不知道白娘子真心喜歡許仙的囉!再說,要不是老法海,白娘子就永生永世是條蛇了呀。可是水漫金山,阿德還是願意,真個來勁!
這時,後門吱吱呀呀慢慢悠悠地開了,一點一點地開了。一股穿堂風撲進來,飯桌上的課本和本子嘩啦啦亂響一氣。門口空空蕩蕩,漆黑一團。油燈一閃一閃,滿牆的黑影翩翩起舞。時尚書屋
阿德頭髮立了起來,他像燙着了似的,飛速扔下《白蛇傳》,腦子裡立時想到湖裡的那條死蛇。這會兒那風在屋裡亂竄開了,連燈都要被吹熄了。他一手迅速地撳着胸口那枚黑白麒麟玉珮,娘說玉會遇難呈祥。阿德硬着頭皮,彆著臉,顫顫地離座去關門。時尚書屋
爹他們晚上回來,一向走朝街大門。後門是條弄堂,只通阿德一家。從後門拐過去的那半條弄口被砌死了。那半弄比外面的弄堂要窄小,裡頭有幾棵楝樹,娘貼牆根在那兒種了一溜絲瓜。時尚書屋
那黃黃綠綠的絲瓜葉攀滿了大半面牆,將阿德房間對面那間雜物間的窗子遮得嚴嚴實實。
「門一關上,什麼東西都要關在外頭的。」
娘說,「你以為什麼東西想進就可以進來?有門檻公公守住呢,除非是你自己帶進來的!」
逢個什麼節,請先人時,娘總是先燒點紙,敬敬門檻公公,行個方便。想到這,阿德正臉往外覽一眼。
喔……一團瘮人的紅光如綢帶,在弄堂的青石板上滾來滾去,舞出的一道道光刺痛了阿德的眼睛。他魂飛九天,死命推門,閂門落栓,然後飛逃上樓,關上所有的窗。這還不行,又點亮了每個房間的燈盞和能找到的蠟燭。
家裡頭立時悶悶的,空氣沉重迫人。阿德撩起床上帳子,讓帳後牆上那幅墨畫的外公頭像露出來。
那墨綫極為單純,寥寥數筆便勾勒成像。老外公像個道士似的在泛黃的牆上肅然地看著阿德。那是一個遊方僧人所作,是外公的老友,喝多了提起筆在好幾處牆上亂塗亂畫。不知怎麼,就這幅頭像留到現在。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