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50 頁


測的洞道看了一眼,再看看半滿的燈油,對焦頭爛額的阿鐘和金山道:「那就走!」 他們仨正要站起身來,突然聽到洞壁右側下方傳來一陣嘰裡咕嚕的說話聲。阿德當下大驚,趕緊捻滅風燈燈芯並示意阿鐘熄燈。燈一熄,他們仨同時看到右側洞
作者:胡蜂 / 頁數:(150 / 0)

洞壁上一綫一綫掛上的水流,同地上若隱若現波動着的水流,匯在一起,一齊從他們腳下的石罅石隙中穿行而過。這會兒歇下來,他們仨才發現,腿上胳膊上乃至于頭上一陣陣抽疼。仔細地檢視之後,誰的身上都有被蹭破刮傷的地方,頭上也七碰八撞地起了些青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這兒的風格外的大,迅速吹乾了他們一頭的汗,但濕淋淋的衫褲粘在身上,令他們很不受用,阿德甚至覺得有點冷。此時此刻,他們除了想快快回家,什麼都不想,對老山泉通不通海,前面這路通到什麼地方之類的問題,他們已經沒有一點興趣。
他們商量好,折回去,那些蛇游掉了,就拉倒,要是還窩在那兒,也就不客氣了,倒出燈油放火燒,他就不信,燒不退那些蛇!
阿德飛快地向前面深不可測的洞道看了一眼,再看看半滿的燈油,對焦頭爛額的阿鐘和金山道:「那就走!」
他們仨正要站起身來,突然聽到洞壁右側下方傳來一陣嘰裡咕嚕的說話聲。阿德當下大驚,趕緊捻滅風燈燈芯並示意阿鐘熄燈。燈一熄,他們仨同時看到右側洞壁漏進了幾塊不規則的光斑。阿德、阿鐘和金山立即齊齊兒貼著洞壁右側的幾處孔洞往外看去。時尚書屋
望夫塔碩大的塔身帶著那股逼人的氣勢,突然出現在他們的視線裡,令阿德他們有些猝不及防,他們着實被這獨霸一方、威風凜凜的寶剎嚇了一跳。那塔尖彷彿攜着一股殺氣,直指蒼穹,那些仿如着魔般地環繞塔尖塔角或遠或近或高或低地如燕翻飛的蝙蝠,更加給人一種陰森而又凶險的感覺。
天,竟然到瞭望夫塔,這洞穴,這洞穴居然直通望夫塔!
阿德的心一陣大抖。他看到了外邊一片黑漆漆的參天大樹和長在坡上坡下的大湖旱石,便知他們在塔院的後山。看來這洞在此有另一個出口,只是被堵了起來。聽剛纔那陣說話的聲音,洞口離平地相距不遠。時尚書屋
一盞燈籠晃過來,跟着兩位衣衫不整的僧人。舉燈籠的那位胖頭僧人走近洞口,用燈籠在一峰拔地而起的大湖石上照了又照。突然燈籠又向他們洞壁外的湖石移來,燈光几乎是從他們的眼前划過,他們仨齊齊緊閉雙目,大氣不出。
走到阿德眼皮下站着的那位胖頭僧人,對另一位黑臉僧人道:「剛纔這兒還有燈光,看得清清楚楚,怎麼轉眼間竟消失得乾乾淨淨?」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黑臉僧人也道:「是呵,你喊我出來時,我也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原來胖頭僧人起身如廁,無意間看見這兒有燈光閃爍,便將黑臉僧人喚醒,一齊過來看個究竟。兩個僧人嘀咕着,用燈籠東照西照半日,便疑疑惑惑地從半坡上擇路而下,身子沉沉地走過甬道,又回禪房歇息去了。他們在進門的當兒,站在一棵古柏的陰影中,又疑慮重重地向他們這兒看了又看。
阿鐘向阿德和金山報出了這兩位僧人的法名,他不無賣弄地說道:「其他的全去人家屋裡做法事去了,就剩他倆了。」

阿德這時決定掘開構成洞壁中那塊獨立於其他大石,同時又沒有落地生根的小湖石。植入土中的這塊湖石,在他們連刨帶扒帶推之下,居然沒有特別費力,便被扒拉到了一邊。他們一出洞,將兩盞風燈置於洞中,再奮力把這湖石推回去,用腳將泥土來回草草一掃,亂腳踏實。
「我的天爺呵!」阿德呻吟道,跟着一蹦三跳的阿鐘和金山,向坡下飛躍而下。
他們仨抬下塔院洞門的門閂,拉開洞門,蹦出去時,體味到了從未有過的一種自由,一種笑聲飛出心窩窩的歡暢。他們就讓門那麼敞着,三個人像三匹憋足了勁的馬,沿著石板道,馬不停蹄地飛回藕河街。
阿德站在自家的弄堂口,見阿鐘和金山一進家門,便迫不及待地摸出那只小玉盒,藉著對面人家窗口的燈光,取出珍珠葫蘆仔仔細細地看了起來。突然,他又看出這兩顆連成一體的珠子,不是隻珍珠葫蘆,是個笑彌陀菩薩!
中珠開的是笑彌陀菩薩的笑相,大珠是笑彌陀菩薩的肚皮。這兩顆珠子的珠體相連,並非天生,中間是由珠子本身車出的螺紋旋鈕連接在一起的。
他輕輕轉動笑彌陀菩薩的頭臉,擰了開來。珠子一擰開,一股嗆人的鼻煙撲面而來。觸,這是隻珍珠鼻煙壺啊!
阿德站在自家的門口,激動得渾身打顫,他清清楚楚,這珍珠鼻煙壺是件值錢的玩意兒。突然,他決定馬上去花山頭,連夜就把陰陽麒麟玉珮同這只珍珠鼻煙壺一起送給牛郎中叔叔,對了,還有這銀鐲。這只銀鐲和珍珠鼻煙壺放在身上,放在屋裡,萬一被爹娘發覺,毫無疑問,又是一場禍!
陰陽麒麟玉珮,雖說牛郎中叔叔喜歡,但到底有些破相,這份禮,單薄了些,可加上這只珍珠鼻煙壺和銀鐲,就絶對拿得出手了的。他確保這只珍珠鼻煙壺,牛郎中叔叔也鐵定歡喜。
阿德撒開大步,又向花山頭跑去。
冒闢塵用最快的速度奔回了花山頭。一路上,他始終沉浸在一種極度哀傷和極度興奮之中。同時,他也極其慶幸,在他走投無路之時,竟會有人援手一助。昨天從老山泉挾着老振興出來,隱約有個蒙面的人在後面跟了一段兒。時尚書屋
他在想,這個今晚援手的朋友,會不會與昨夜那個蒙面人是同一個人。轉而,他又想到了那股令人反胃,令人不安的腥味,還有牆塌屋倒時的巨響和人的慘叫。那間大屋早不倒晚不倒,偏偏在那千鈞一髮之時倒掉,令他百思不解。但他想來想去,也閙不明白這牆塌屋倒,這腥味是咋回事。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