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51 頁


。 冒闢塵翻過院牆,在向屋裡走去時,又不覺有些後悔,剛纔去染坊之前,沒有將匣子裡的東西全部帶走。這樣,他就不必再回這裡了。 他摘去蒙面的汗巾,脫去已完全被汗浸濕的布衫,光着膀子從後院走進了屋門。但他一跨過門檻,隱
作者:胡蜂 / 頁數:(151 / 0)

他也不明白,在他轉身開槍時,查阿鐮向他投來的最後一瞥中的神情。他相信他這一輩都很難能夠忘記了。從那門裡,進來了什麼,會讓屋裡的人這樣魂不附體!他們撞了鬼啦!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冒闢塵一直想不清楚,就決定再不想這事了。他現在要做的是,趕緊離開桐鎮。他的直覺告訴他,他在桐鎮多獃一時,就多一時的危險。他決定趁還未暴露之前,今兒連夜趕去太平鎮,在薄一冰老爹老娘家做一個白天的客人,養精蓄鋭,而後再夜奔桑樹坪。時尚書屋
待到明日,打殺那個千刀萬剮的畜生天官,再回過頭來收拾這個同樣該殺千刀的王伯爵。同警衛森嚴,貴為陸軍總長天官相比,結果這土鱉王伯爵狗命的幾率要高得多。
冒闢塵翻過院牆,在向屋裡走去時,又不覺有些後悔,剛纔去染坊之前,沒有將匣子裡的東西全部帶走。這樣,他就不必再回這裡了。
他摘去蒙面的汗巾,脫去已完全被汗浸濕的布衫,光着膀子從後院走進了屋門。但他一跨過門檻,隱約覺得有一股腥臭的異味撲來,便不覺後脊背一麻。他立即意識到這屋裡有什麼東西來過了。他首先想著的是磚洞裡的木匣子,但他還未來得及朝那個方向看一眼。時尚書屋
堂屋箱籠裡的那些蛇,突然發出了一陣激烈的躁動聲。
冒闢塵渾身一震,拔出短槍,摸過去,貼在門上聽了半晌,待那些蛇慢慢安靜下來,他無聲無息地撥開門閂,跨入堂屋。看看仍舊落鎖的東廂房,目光掃視着堂屋裡的陳設。這時,堂屋的門外,傳來一陣快捷的腳步聲,接着,便是幾聲輕輕的敲門聲。
冒闢塵立即又貼近門縫,向外探視,一見是個孩子,內心很是氣惱。這時,他看到對面窗戶的帘子一動,便迅速回到西廂房,坐到床上,啞着嗓子問道:「啥人?」
「我,牛郎中叔叔開開門,我是阿德!」門外的阿德壓住嗓門輕聲輕氣地答道。
「啥事,我困了,有事明早來,行嗎!」冒闢塵的聲音顯得極不耐煩極不愉快,也極不友好。聽到冒闢塵這樣的聲氣,阿德覺得有些沮喪。但他硬着頭皮,怯生生地說道:「不行!」
「那,你等等!」冒闢塵聽見阿德尷尬而又傷心的聲音,又有些於心不忍了。他立即點上了燈,穿上扔在床裡的乾布衫,拖拉過木屐板,去開堂屋的大門。
門一開,冒闢塵就見擠進來的阿德立即從兜裡掏出了陰陽麒麟玉珮和玉盒。一看到陰陽麒麟玉珮,他的眼睛便透出光來了。他知道阿德幹什麼來了,好呵,丟了銀鐲,卻得到了爺爺生前最心愛的遺物。冒闢塵又瞥了一眼對過的窗戶,關上門,把燈盞放在桌上。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阿德把陰陽麒麟玉珮放在桌上,忙不迭地打開玉盒,讓冒闢塵看這只珍珠鼻煙壺。冒闢塵正在納悶,這樣兩顆大珠子怎麼會連在一起了的。阿德又把銀鐲放在了桌上。
冒闢塵放過珠子,滿把抓住銀鐲,不由得叫出了聲來:「銀鐲!」
他攥着銀鐲,仔細端詳這失而復得的銀鐲,然後閉着眼睛握著這鐲頭,他立即感到鐲上那熟悉的手感。是的,這確實是他的銀鐲。他驚喜得合不攏嘴了。是呀,怎麼就沒有想過,他們會撿到銀鐲呢!
阿德很奇怪,怎麼這玉珮和玉盒裡的珍珠鼻煙壺,倒不如這銀鐲了!但他也不管這些了,看到這個牛郎中叔叔,開心成這樣,他心裡別提有多高興了。
「你這銀鐲,送給我?」冒闢塵問。
阿德抿着嘴,用力地點點頭。
冒闢塵立即將這銀鐲揣進兜裡。阿德這個情,他領。他壓着嗓門向阿德大聲道:「謝謝!」
阿德滿臉通紅地又捧起了陰陽麒麟玉珮,對神采飛揚的冒闢塵說:「我娘昨天就說,讓我把這塊玉送給你。」

「你娘說的?你娘認識我嗎?」冒闢塵張開笑口問道,但他的聲音中帶著明顯的質疑。阿德雖則在編謊,但冒闢塵這樣待他,他還是不高興了。他把玉珮往桌上一放,口氣生硬地說:「我娘是不認識你,但我對她說起了你,說你救了汝月芬的命,你是一個大好人。我說你歡喜這塊玉,我娘就讓我把這塊玉送給你。時尚書屋
這有啥呢!」
阿德的話很在理,看著他生氣的樣子,冒闢塵笑了。他本來確實想過,找個合適的時間,向阿德和他爹娘出個大價錢買下這塊玉珮。但他擔心這會節外生枝,也就作罷了。不料在他行將離開桐鎮時,阿德竟把玉珮給他送來了。時尚書屋
他想了想,覺得阿德送銀鐲送玉珮給他,是他這麼多年來最高興的一件事。他越發歡喜這個非常靈性的孩子了。
冒闢塵滿含歉意、愛意和感激地摸着阿德的頭,把那頭濕糟糟亂蓬蓬的頭髮弄得更亂了,然後接過玉珮。阿德又高興了起來。這個牛郎中叔叔雖則一句話也沒說,只是使勁地摸了摸他的頭,但阿德還是覺得心裡一亮。
冒闢塵抓起玉珮看了看,唯恐來不及似地直接將它戴在脖子上了。突然。他覺得一股涼潤頓時直透心底,同時又感到一股痠痛充斥着鼻腔。繼而,他的眼圈紅了。時尚書屋
「觸,你現在還脆弱得不行了!」冒闢塵自嘲道,吸了吸鼻子。
阿德的眼睛拎圓了,他納悶:牛郎中叔叔竟會把這塊玉珮也喜歡到了這種程度。同時,他也更開心了。
冒闢塵掩飾着自己的失態,拿起了桌上那只玉盒看了看。這是一隻用純白的藍田玉加工而成的玉盒,像一方小小的硯台。它顯然是為這兩顆珠子量身訂做的,玉盒本身價值不菲。他馬上想到了「買櫝還珠」這個詞來了。時尚書屋
但一拿起這只螢光閃爍的葫蘆珍珠,仔細一看,他就再也不那麼想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