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55 頁


開!」 一條壯漢戴着手套,將裡面的夜行衣、鞋襪,還有蒙面汗巾,都擺在了桌上。李鎮公對王四海道:「還是狗從他的床下搜出來的。」 屋裡的人立即小聲地議論開了。王興國一看也傻了眼了,他心想,一個警長,夜裡把自己整成一
作者:胡蜂 / 頁數:(155 / 0)

「怎麼說話的,你!」王興國向施朝安呵斥道。他認定施朝安絶對無辜,無論怎樣,他施朝安也不會是染坊殺手。這怎麼可能呢?打死他,他也不信!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李鎮公眉頭一緊,冷笑一聲道:「你施警長吃這碗飯,也不是一年兩年了,沒有一點證據,我能下你的槍?你畢竟是主管這地方的治安長官。再說,我不看僧面還得看佛面,你是王伯爵,還有王鎮長的下屬,我不能亂了規矩,是吧?你現在只要說清楚,今夜,你去染坊幹什麼了?」
「你如果還把我當作所謂的主管這地方的治安長官,請用證據說話!」施朝安就不相信,除了那兩條瘋狗,他李鎮公還能有什麼證據。
李鎮公順手一拖,將腳下的布包,扔在桌上。他對手下喝道:「打開!」
一條壯漢戴着手套,將裡面的夜行衣、鞋襪,還有蒙面汗巾,都擺在了桌上。李鎮公對王四海道:「還是狗從他的床下搜出來的。」

屋裡的人立即小聲地議論開了。王興國一看也傻了眼了,他心想,一個警長,夜裡把自己整成一個採花賊樣,這確實可以說明問題。於是,他再看施朝安時,眼神就全變了。他向施朝安翻了一眼,怒道:「施朝安,你有什麼話,就快說?」
李鎮公又從口袋裏掏出一隻牛皮紙信殻,扔在了桌上。
施朝安一看那封信,才知道,他們連他的辦公桌抽屜都撬了。
那是昨天下午省廳老于捎來的信。冒闢塵連着兩次甩掉了他施朝安從縣局請來的兄弟後,他就捎信託老于去查查冒闢塵自己在警所報出的那個省城住址,看看這個冒闢塵到底是什麼來路。老于在信中說,他訪了不少這個住址周圍的老人,他們說二三十年前,這兒曾租住過一對母子。從那之後,便是一對嫡親老姐妹住在這兒,一直到現在。時尚書屋
從年齡上判斷,施朝安要查的這個人,應當是那個孩子。那孩子就在這兒生的,但六七歲時跟他的母親離開了這兒,從此不知去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老于在信裡還說,那是個年輕漂亮的母親,話音中夾着吳興或者是震湖一帶的口音。而有個在那一帶做過生意的老鄰舍說,那像是震湖縣佛手鎮的方言。她像個大戶人家的女兒,與周圍鄰舍沒有什麼來往,也很少與人說話,以教人畫畫和編結絨線活為生,日子過得很清苦。那孩子的乳名叫「寧馨兒」,他母親外出,便將他鎖在屋裡。時尚書屋
有不少老鄰舍還都記得那孩子常常抓着窗上的木柵欄往外看的情景。另據坊間風傳,這孩子應當是個私生子。
岳炳生的案子,現如今已經成了一個無法解開的死結。施朝安明察暗訪,沒有發現能掘出那個幕後者的一丁點線索。冒闢塵,他也已經打算就此放過,但昨兒下午一接到老于的信,他才又決定繼續跟蹤這個「寧馨兒」。他還想著回頭再找個時間去趟佛手鎮,摸摸那個孩子母親的底牌。時尚書屋
施朝安知道這信,這桌上的衣物,對他而言問題都不大,他那樣扮相出行,盯冒闢塵的稍,是在查案子。而打碎那洋燈罩讓冒闢塵脫身也沒問題,這事只有冒闢塵心知肚明。這個牛郎中不說,鬼才知道!況且冒闢塵根本不知道是誰開了這一槍。他施朝安剛纔腦子一熱,只想著讓這個司空家族唯一的後人脫身,誰會料想到冒闢塵竟然又造出了這樣一個驚天大案!這二十八條人命案,是個大麻煩。時尚書屋
你施朝安千辛萬苦,跟人跟到這殺人現場,然後你就拍拍屁股回去困覺了!
看到施朝安沉默了,李鎮公慢慢地立起身來,冷笑道:「在這兒說話,說明我們還有餘地。只是有些問題,不明白,想聽聽你的解釋。你要不吭氣,那咱們就換個地方說話。」

施朝安清楚李鎮公「換個地方說話」是個什麼意思。染坊中,查阿鐮對冒闢塵的一番話中,施朝安已認準李鎮公下令逮捕陸子磯,表明他早就知道岳炳生中毒身亡的來龍去脈。他不知道李鎮公對王伯爵當年操縱司空坊殺人滅門的事知道多少,但李鎮公至少在這一點上是同查阿鐮與王伯爵沆瀣一氣了的。
施朝安深深地吸了口氣,環視眾人,最後將目光落在李鎮公臉上,聲調放緩地說道:「我想我現在可能說什麼都會叫人生疑,所以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王四海抬抬厚重的佈滿皺摺的眼皮,終於發話了:「說實話。」

毫無疑問,王四海對司空坊殺人滅門的前因後果,心裡有一本賬。原本施朝安對王伯爵,對這位漁園不可或缺的總管多少心存畏懼之心,可這會兒,他對這一干懷着不可告人目的、干下如此慘絶人寰勾當的蠅營狗苟之輩充滿了不可遏制的厭惡。但他依舊冷靜地笑對王四海和李鎮公,不卑不亢地說道:「是的,說實話。」

於是,施朝安從他對冒闢塵的直覺開始說起,從縣局秘密請來的同事接二連三被甩,引起他的懷疑,直至收到老于捎來的信為止。他深信在冒闢塵身上可能會揭開一個大案的蓋子。如果他做到了這一點,就足以向世人證明他施朝安不是吃素的,他施朝安絶不是一個混吃等死之輩。他之所以一開始死活不承認他到過查阿鐮的染坊,只因他實在擔不起這樣一個天大的責任。時尚書屋
因為,原本他完全可以捉住冒闢塵,從而避免這樣一個驚天血案的發生。
施朝安邊說邊飛快地想著如何把最後這事圓回去。就他娘的說,後來跟冒闢塵到了染坊,你轉了個圈子又回去了,然後你真就拍拍屁股回去困覺了,又能咋的!就這樣說,現如今,你也只能這樣說!冒闢塵這會兒不是還沒被捉住嗎?即使被逮住,他不說,鬼才知道他是不是回過花山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