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56 頁


說道。 這會兒,他突然有點欣賞起這個小地方的小警長了。若換作其他人,即使是清白無辜的,一見這種陣勢,早就嚇得屁滾尿流了。但這人臨危不懼,而且不卑不亢,軟中帶剛,還算一條漢子。李鎮公看到王四海點頭,再掃視着眾人,然後才
作者:胡蜂 / 頁數:(156 / 0)

李鎮公咳嗽了一聲,打斷了施朝安的話。但他重新落座後,口氣驟然變得和緩了起來,他說:「你對冒闢塵的事秘而不宣,想一鳴驚人,我們可以理解。也就是說,我們不懷疑你想破大案的這種動機。但你現在只要把你跟到查阿鐮的染坊之後,怎樣了,說清楚就得!」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於是,施朝安便硬着頭皮回道:「冒闢塵到染坊,四處兜了一圈,就又回花山頭了。現在看來,他大約嗅出味道不對,就回去搬人了。當時我想快一更天了,今夜他可能不會再出來了。我也就四處轉了轉,回家洗洗睡了。」

施朝安的話一說完,全場鴉雀無聲。他意識到,所有人,包括李鎮公都不得不接受他的這一番解釋。
「聽起來,施警長的這種說法,滴水不漏。至少現在,我看不出有什麼問題。」
李鎮公轉臉看著王四海,這樣說道。
這會兒,他突然有點欣賞起這個小地方的小警長了。若換作其他人,即使是清白無辜的,一見這種陣勢,早就嚇得屁滾尿流了。但這人臨危不懼,而且不卑不亢,軟中帶剛,還算一條漢子。李鎮公看到王四海點頭,再掃視着眾人,然後才對施朝安說:「但只有等抓住冒闢塵,口供與你沒有什麼出入,才能徹底還施警長一個清白。時尚書屋
這會兒,還得委屈一下施警長,先請你暫時移駕,到望江樓休息休息。」

施朝安胳肢窩裡冷汗涔涔,他跟着李鎮公站起身來,暗中舒出一口長氣,然後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向李鎮公點了點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冒闢塵在走進一條一式處女牆的夾弄前,習慣性地回眸一掃。突然,只見三條黑影迅速從街口一戶亮着燈的窗前通過。他一眼就認出了走在兩人中間的就是那個該死的警長。在這之前,他完全忘記這個人的存在。時尚書屋
觸,竟然這會兒會撞見這個瘟生!
「一不做,二不休!」冒闢塵的嘴角浮起了一抹冷笑。他拔出短槍,反身追了過去。
冒闢塵起身躍上一道院牆,然後沿窄牆緊走幾步,跳上屋脊,一路飛奔,閃入一道高高的鑊耳牆後。施朝安他們後面的一條弄堂裡,誇誇有聲地走出來一隊列兵,他們橫過街路,向對面的那條小巷走去。
走在列兵前面的畢節生,猛地看見了被李鎮公手下押着的施朝安,這只老甲魚的眼圈不覺一紅。雖說施朝安年紀小他一大截,但他一向非常敬重這個年輕的上司。於是,他大咳了一聲。
這聽了十多年的耳朵裡都起繭了的咳嗽聲,令施朝安不由得回頭看了一眼。
畢節生一見施朝安回頭向他看來,便刷地轉身出列,啪地一個立正,向施朝安緩緩舉起手來,歪歪斜斜地行了一個英式軍禮,然後又轉身,隨隊走進了對面的巷子。
施朝安笑了,他沒想到這只老甲魚還會來這一套,但心裡卻多了一份感動。施朝安向站在一邊的那個漢子伸手要了一支菸。從不抽菸的施朝安,今夜不知抽了多少煙。他邊走邊抽,想著肯定在家暗暗垂淚的家主婆,他的心裡頭便不覺有幾分沉重。時尚書屋
桐鎮這段時間出了那麼多大事,閙得他心力交瘁,再加上天官居然回鄉省親,他覺得簡直他娘地叫人活不成!家主婆聽他一嘆苦經,就要他辭職,再別當這差了。他一聽就火:真是婦人之見。不幹這個,他能幹啥!但這會兒,他一直想著,等把眼下天官來桐鎮這事應付過去,他索性辭了這差事。
王興國昨天還對他說,天官和天官的人到了桐鎮地面上萬一有點啥事,這鎮上要挨槍子的人就是他和施朝安。他知道王興國這麼說,不是閙着玩的。是的,萬一有點啥事,他和王興國就得吃不了,兜着走。
哼,這個染坊屠殺案,真是拔出蘿蔔帶出泥,這麼多案子都可以結案了!
除了岳炳生不知被何人所害,王瞎子、阿耿伯的案子由查阿鐮背上外,曾經讓他焦頭爛額的王莊案和小連莊以及其他十來起殺人案,都算在冒闢塵賬上了。從染坊屠殺案現場看,連王記藥局的船案和兩個小孩的命案,也都跟那條與冒闢塵同進共退的大蛇有關。想著是牛郎中冒闢塵而不是蛇郎中陸子磯有這樣一條駭人聽聞的大蛇,施朝安就不由得嘖嘖稱奇。至于什麼高申案、三潭投毒案,他覺得都應當同這兩個牛郎中蛇郎中無關。時尚書屋
施朝安現在一想到這個冒闢塵,就忍不住要激動。他為沒有留在染坊親眼看看這個冒闢塵如何以一當十而深感遺憾,尤其是那蛇發威助攻的場面。那是怎樣驚心動魄的一幕呵!
嘿,以冒闢塵這樣的身手,還養下這樣一條「力拔山兮氣蓋世」的巨蛇,這十多年了,真要滅天官族人,殺掉伯爵,並不是一件特別難的事。但他卻始終不動聲色,居然還搭上了不共戴天的大仇人的女兒。他是不想打草驚蛇,想著一網打盡啊!這小子,他這是一直在等着天官呵!如果冒闢塵不被楊標他們活捉,那麼,這個國家的歷史,完全可能要被冒闢塵改寫。
雖則他不知道王天官、王伯爵三十多年前,為了什麼竟然一口氣滅了司空家一百幾十條人命,但僅就這一項,這兩人就罪不容赦,該殺!查阿鐮助紂為虐,慘遭滅門,這是因果報應。換作他,他也會這麼幹——殺!
施朝安現在初步認定這個冒闢塵,就是「寧馨兒」,冒闢塵是司空家族碩果僅存的後代。他想,只要順風順水地把眼前這事搪過去,他回頭一定要查的。王天官、王伯爵三十多年前為何犯下這樣的惡行,回頭他也一定要查的。他知道他要是就把這事那麼擱下,那他的後半輩子就算毀了。時尚書屋
接到老于的信,想想兒時的冒闢塵,母親外出,他抓着窗上的木柵欄往外看的情景,施朝安心裡便湧起一陣酸楚。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