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58 頁


「我叔……王天官,大約天一亮,就到桐鎮了。」 「你叔,天一亮,就回來了?!」冒闢塵像吃了一槍似地怔在了那兒。這麼說,他這會兒要是不來看這個小女人,那麼,他今晚就傻逼一個,奔到太平鎮,在薄一冰老爹老娘家做一個白天的客
作者:胡蜂 / 頁數:(158 / 222)

冒闢塵心裡咯噔一下,定睛看著這個令他靈魂出竅的小女人,這個嫵媚風騷、性慾旺盛的小女人,這個活潑可愛、溫柔體貼的小女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記得每次他周身血管大擴張,一瀉而下時,她都會拖過浴巾或薄被掩上他裸露在外的肩背。她第1次這麼做時,令他佈滿皺摺的心房感到一陣盈熱。她有許多動人之處,但她是王伯爵之女,是王天官親親的侄女,這使他極為惱怒。他曾不止一次地在心裡嘯叫:她為什麼不是張伯爵李伯爵的女兒!
「你知道,我從不接受任何人的財物!」冒闢塵接過匣子,轉手放在書桌上。突然,他看到了並排放在書桌下的兩口皮箱,還有一個包袱,便問道:「咋了,要搬回漁園去呀?」
「是的,今兒吃夜飯的時候,我爹來過了。明兒一早,我必須搬回去了!」王憶陽撒着嬌,強作歡顏地撲過來說,「我叔……王天官,大約天一亮,就到桐鎮了。」

「你叔,天一亮,就回來了?!」冒闢塵像吃了一槍似地怔在了那兒。這麼說,他這會兒要是不來看這個小女人,那麼,他今晚就傻逼一個,奔到太平鎮,在薄一冰老爹老娘家做一個白天的客人,然後明兒夜裡就到桑樹坪去看扳魚。
王憶陽看著冒闢塵眼中的神情,慢慢收斂起臉上的笑意,怯生生地坐起來,幽幽地盯着她的男人問道:「你該不會……在等我……等我叔吧!」
她有一個聰慧過人的小腦袋瓜,這一點他早就知道。但她為什麼要說出來,這個蠢貨!冒闢塵感到有一股冷氣直逼心尖,眼中掠過一綫殺氣。
王憶陽看到冒闢塵眼中的寒光閃爍,一下子花容失色。但她仍執拗地慢慢說道:「你再不會來了,你剛纔進門,我就知道。我也知道,這一日,遲點早點總要來的。你想殺誰,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但我知道你恨這桐鎮!有的時候,你觸我……觸我,就像觸王家十七廿八代祖宗,你恨我們王府的人……」

冒闢塵絶望地閉起了眼睛。
兩行清淚從王憶陽臉上,潸然而下。她啜泣道:「你走吧……親親我,再親親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冒闢塵體內那股冷冰冰的寒流迴旋往複,遲遲不肯離去。他突然打了個寒噤,一言不發地俯身輕輕吻了吻她的面頰。他遲疑了一下,又吻了吻那雙顫抖不已的眼睛,最後吻向她的嘴唇。
這些年來,這個怪異神秘的男人從未吻過她的嘴唇。王憶陽心口一熱,閉上眼睛,將那雙嘴唇吮入口內,狠狠地用利齒一嚼。
冒闢塵的雙唇立時滲出點點血珠。
她久久地吻着,然後將一嘴血水,咕嚕嚥下。
冒闢塵抬起手撈過薄被,緊緊地裹着那個赤裸的渾身顫慄着的身子,頭也不回地大步而出。
王憶陽睜開淚眼,淒迷地看著在書桌上撲撲跳動着的燈焰。突然,她猛地跳下床,從那本《牛津英漢雙解詞典》裡翻出一張照片,高高地舉起,向門口撲去。但她又倏然止步,那張照片忽忽悠悠地飄落在地板上了。
王憶陽跪倒在照片前,掩面而泣。
在那張飄落在地的照片上,王憶陽抱著一個襁褓中的嬰兒,背對著白金漢宮,向着一片陰霾的天空啟齒微笑。
冒闢塵下樓時,聽見樓上一聲壓抑着的如一匹母獸似的長長的號叫。他在那兒站了一會兒,才走進院子。他從草叢中摸出短槍彈匣和手雷紮在腰間,便無聲無息地躍上牆頭,飄向前面那如浪起伏綿延不盡的屋頂。
當冒闢塵習慣性地朝兩面的弄堂街口掃過一眼時,他的心呼地向下一沉。
一溜身影貼著巷壁,飛也似地向這兒疾奔而來,而不遠處的屋面上也突然冒出了幾個影影綽綽的人影,形成扇面朝這兒包抄過來。
冒闢塵冷笑一聲,意識到這些人絶對是衝他來的。逃入寶塔塔院,是他現在唯一的一條路了。於是,他當即拔出槍,反身幾步,翻向牆頭,重又落入院中,奔到面朝塔院的牆下,縱身上樹,再由樹及牆,縱身躍下。他人剛一落地,便聽見一個操着京腔的人在敲那小院的大門。時尚書屋
冒闢塵腳不沾地似地橫過半弄,一氣翻上塔院的牆頭。他在牆頭回望了一眼那樓的一排燈火昏暗的花窗,便跳進院裡,一哈腰閃進了樹叢。
這時,塔院的門突然轟轟隆隆地開了,那個一直住在禪房,人稱「野和尚」的老香客,剛想問點什麼,幾條人影已經一把將他推到一邊,衝進門來,一陣狂跑,然後繞過黑黢黢的塔基,緊奔幾步,一個個翻上了塔院的牆頭,隨即又啪噠啪噠地跳了下去。
冒闢塵矮着身子,在牆下的樹叢後邊,一陣急走,便轉向甬道。他貼著甬道的大樹,斜刺裡朝着塔院的後山狂奔而去。
那一眼黑亮黑亮的泉潭,忽然轟隆一聲,濺起一團高高的水花。巨大的水聲驚得那群繞塔繞橋環飛往複的黑蝙蝠,嘩的一聲四散開去,疾叫着飛入雲天。
冒闢塵剛聽到他身後的泉潭轟隆一聲巨響,緊接着便又聽見從塔院牆門那兒傳來了一陣虛張聲勢的叫喊聲。
一隊高大威猛的列兵,小跑着通過塔院大門,向鎮頭的古驛道開去。
冒闢塵頭也不回地幾個騰躍,就從幾塊大湖石上,一下蹦上了緊挨着古驛道的院牆,而後,飄然而下,飛入古驛道邊上那片如浪起伏的桑林,完全隱沒在茫茫的夜色之中。
一輪紅晃晃的圓月亮高懸中天,江邊的林子籠罩在一片輕紗般的薄霧中。陸子磯在一棵樹冠如蓋的紅楓下,解下背簍,取出長繩,三下兩下,就將長繩結成了一張繩網。他取出懷內的蛇魂散,蜻蜓點水似地撒在四周。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