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59 頁


他的渡船船頭已被拖到江堤下的淺灘上,船頭的濕漬此時也已經被風吹乾了。老艄公對他說,先找個地方困一覺再來,走麼別走遠,封航的禁令一解除,他就讓他的孫子來叫他陸子磯。但他說,弄不巧要到明早,才能開船擺渡。陸子磯疲倦極了,
作者:胡蜂 / 頁數:(159 / 0)

雖說終年漂泊江湖,露宿山野,但他從未受到過任何毒物的侵襲,經年浸淫藥草,使他身上每一個毛孔都散髮着拒毒物于千里之外的氣味。可現在他決定這麼做。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昨日下午,陸子磯沿山河出谷時,桐鎮已是遙遙在望了。但是山河出谷後,就一分為二,他舍下那條似乎是奔流入江,但其實卻是朝着桐鎮方向而去的大河,沿另一條大河前行,待他發現離桐鎮越來越遠時,已經太晚了。如果要折回去,那得花上一天的功夫,他只得遠足順流直至江邊。
問得一訊,十幾里外有一個叫江心洲的地方,附近有一渡口,但等陸子磯馬不停蹄趕至渡口,渡口已被一排年輕英武的士兵封鎖,江中來往船隻都被一艘小火輪帶進渡口強行檢查。在渡口擺渡的老艄公坐在那兒悶悶地抽着旱煙,他的渡船船頭已被拖到江堤下的淺灘上,船頭的濕漬此時也已經被風吹乾了。老艄公對他說,先找個地方困一覺再來,走麼別走遠,封航的禁令一解除,他就讓他的孫子來叫他陸子磯。但他說,弄不巧要到明早,才能開船擺渡。時尚書屋
陸子磯疲倦極了,於是決定在此睡一覺再說。
陸子磯像繭一樣地裹在繩網中,躺在樹上,他的身子和同樣高掛在樹上的背簍,灑滿了斑斑點點的月光。林外江水的轟鳴聲和渡口那兒的吵閙聲依然不絶于耳。他兩手墊着後腦勺,仰天而臥,凝視着搖曳多姿的枝影,陷入了沉思。
這世上還真有野史傳說中的靈蛇,然而這絶滅千年的靈蛇竟如曇花一現,頃刻之間便灰飛煙滅,令他心口鬱結。讓他鬱結的還有:他也是一介懦夫。
幾十年來,他對自己固有的一份自信與自豪已被靈蛇化作齏粉。他一直以為自己是一條頂天立地的漢子,而現在看來,自己也不過是一個貪生怕死之徒。思想至此,陸子磯沮喪極了。
漸漸地,陸子磯覺得自己有些迷糊。他渾身一鬆,決定就此睡去,但忽然間,樹冠邊有一道紅光一閃而過,他立即睡意全消,撐起身來,瞪大眼睛仔細檢視着樹上樹下,而後又看了看周圍。他覺得自己有點眼暈了。不過,他總感到這兩日似乎有什麼東西睜大着眼睛,在暗中窺視着他。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陸子磯又重新躺回吊床,無比懊喪地想起了那靈蛇,想起了他的白頭蟒。他祈望着白頭蟒沒有遭到不測,自己迴轉花山頭去了,同時他還祈望那個氣息奄奄的殺胚王大毛可千萬不要趁他不在,去了陰曹地府。那廝的小命全靠他開出的藥方那麼吊著。跟隨大毛的那些牛頭馬面,雖說也有點認可他不是施毒之人,但因為指望他能妙手回春,後來才與他相安無事。時尚書屋
他反覆想過,一旦那混子真走了,他還是會有大麻煩的。
這時,汝家娘子的女兒,又浮現在他的眼前。哼,不論她是人類,還是異物,各人頭上一片天,隨她去吧!
遠處,有一艘輪船拉響了汽笛,嗚——嗚嗚,一長兩短,好一陣餘音不絶。陸子磯從樹上縱眼望去,遠遠地看見下面的江面上行駛着一列呈「二一二」陣形的船隊,在前引航的是兩艘汽艇,居中的是一艘鐵甲游輪,殿後護衛的則是兩艘炮艇。
鐵甲游輪黑白雙色,三層船艙內燈火通明,船首劈波斬浪,在後面掀起兩道滾滾長龍。游輪如同一幢漂流的宮殿,在四艇的護衛下,流光溢彩然而又八面威風地順江而來。一會兒,陸子磯只見那兩條汽艇慢慢地拐入對面的河道,那艘鐵甲游輪也減速轉彎跟進,慢吞吞地隨汽艇而去,而殿後護衛的那兩艘炮艇,則掉頭西去。
想必這艘鐵甲游輪也是要去桐鎮的,今天封航也應當與這鐵甲游輪有關。如果是這樣,那艄公便可以開船擺渡了。陸子磯立即向渡口望去,果真如此,那些影影綽綽的人兒,開始忙亂了起來。他馬上起身開始收拾東西。時尚書屋
這時江風開始嗚嗚發威,堤上堤下一片片葦子茅草瑟瑟搖擺,伏地不起。陸子磯滿耳都是一江拍岸的濤聲和遠山傳來的隱隱雷聲,他眯起眼睛向一片片白光閃個不停的層層疊疊的峰巒望去。看樣子那兒已經是大雨滂沱了。
兩條汽艇呈平行綫犁開河面,勻速向前逆流而上。那艘大游輪,拖着一道長長的煙柱,如一匹巨牛似地咣哧咣哧隨後駛來。游輪輪首和輪尾各有一隻如同獨眼巨人的大燈,射出一道炫目的光柱,穿透河面上飄飄搖搖的水霧,將河面照耀得如同白晝。光柱忽左忽右地搜尋着河岸上每一處可疑的陰影,偶爾撞開夜空,似一柄青白利刃直插雲霄。時尚書屋
操縱首尾大燈的兩個壯漢左右分別站立着四個荷槍實彈神情威猛的大漢,他們的目光隨燈而移,警惕地注視着燈光下突顯而出的一草一木。
大游輪拖曳而起的兩道異常暴力的燕尾形水波,呼嘯着撲向河岸,激起串聯成片的濁浪,將大團泥石翻捲入河。有的河浪黑糊糊地蓋過河堤,直奔堤後的大田,連根拔起成片成片的蘿蔔白菜。
「船長先生,天官要你減速慢行。這樣會衝決河堤,毀壞莊稼的!」一個束着武裝帶的年輕軍官,手搭在槍套上走進駕駛艙對兩腮剃得鐵青的中年船長說。
船長點點頭,拉響減速鈴。一陣急促的鈴聲在機艙裡響起,火輪即刻慢了下來。游輪如牛哞似地低吼兩聲,汽笛聲在夜空中久久地迴蕩着,傳得很遠、很遠。前面的兩艘汽艇鳴笛回應,馬上也減速行駛。時尚書屋
遠處的村莊有幾隻狗的叫聲隱隱傳來,顯得尖利而又急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