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6 頁


細聽街上動靜。老山泉茶館店的書場一散,街上就像江潮由遠至近,先是三三兩兩的腳步聲和說話聲,然後是一街雜沓的腳步聲和嗡嗡的說話聲。大流之後,又是三三兩兩的腳步聲和說話聲。漸漸地,一切又歸於沉寂。 阿德迷迷糊糊聽到那
作者:胡蜂 / 頁數:(16 / 0)

阿德不到一歲的時候,外公被大湖強盜綁了票。娘賣光了外公所有的產業,才贖出外公,但外公不出三天就含恨撒手西歸。爹和娘便抱著阿德僱艘船,從千佛鎮搬到桐鎮來了。這幢兩樓兩底的舊宅是外公留給娘唯一的遺產,這本來是小外婆住的地方,外公沒有捨得賣掉。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大小外婆都死在了外公的前頭,她們只有娘這麼一個女兒。
娘說,老外公有錢那會兒,千佛鎮的靈山寺和三清觀一旦收了無名死屍,派人來說一聲,老外公總要捐一口棺材錢的。鎮上的鰥寡孤獨亡故,無人料理,他也捐。娘說這是積陰德,可以福及子孫的。
看著老外公與自己同在,阿德心裡好過些,但心跳脈搏仍如奔馬。他縮在外公頭像下,側耳細聽街上動靜。老山泉茶館店的書場一散,街上就像江潮由遠至近,先是三三兩兩的腳步聲和說話聲,然後是一街雜沓的腳步聲和嗡嗡的說話聲。大流之後,又是三三兩兩的腳步聲和說話聲。時尚書屋
漸漸地,一切又歸於沉寂。
阿德迷迷糊糊聽到那種熟悉的聲音隱約傳來,一個激靈,騰騰騰地奔下樓去。他打開前門的門縫等待爹娘歸來。
黑沉沉的大隊人馬轟然開來,他們手提燈籠或燃油的風燈,街面上滿是散散淡淡的光亮和長長短短的人影。聽書的人攜着一股熱浪呼嘯而過。阿德終於聽到爹咳嗽一聲問娘:「這小赤佬把燈都點着了幹啥?」然後是丁零噹啷的鑰匙聲。
阿德猛地拉開門,大叫一聲就哭開了。
「阿德阿德,咋了咋了?」黑糊糊的爹娘緊跑幾步奔過來。
「哭成這樣做啥?」一對老夫妻用一盞玻璃罩方燈在阿德面前晃一晃,相互詢問道。
「你們……怎麼……才回來呀?」阿德涕淚滂沱地哭道。
「咦,不是你自己要留在家裡的嗎,怪誰?」爹很掃興地說道。
「今兒個是怎麼啦?」娘在暗中塞包瓜子在兒子手裡。
「弄堂裡……弄堂裡……」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阿德泣不成聲。
「神經病!」娘戳戳阿德的額頭,然後打開後門,對爹說道,「出去看看,弄堂裡咋啦。」

「喔喲!」爹舉油燈一出門,就一聲驚叫。他騰出腳,用燈向下照一照。門口的青石板上赫然僵臥着一條碩大無朋的蜈蚣。
那條大蜈蚣渾身呈赤黑色,頭部色澤更為沉着,鋥光瓦亮。身上節環與門齒大張,兩根觸鬚仍威風凜凜地在晚風中擎着。但如大閘蟹似的一對凸眼卻陰陰地耷拉下來。
「死脫了!」娘護着身邊的阿德說。
阿德心一提,急急藏在娘身後,探出頭一看,確實如娘說的,那蜈蚣死了。
弄堂邊上有兩塊暗紅的石頭,石下的濕泥地上佈滿密密麻麻的小孔和一蓬蓬墨綠的小草。
「出世到現在也沒見過偌大的蜈蚣呵!」爹像平時對阿德光火那樣拎圓眼睛驚嘆道,「這條蜈蚣定是從這兩塊石頭裡爬出來的,觸,啥辰光搬脫!」爹罵了一聲,走過去奮力地踢了踢石頭,石頭來回一晃,翻倒在一側。
爹突然又「喔喲」了一聲,將燈向地下移近些。阿德壯膽向前一看,石與牆之間的草叢裡居然有一窩被粉碎的蛇蛋,湯湯水水地流了一地。
阿德倒抽一口冷氣,僵在那兒,他很久沒有留心過那兒了。他見過自家的弄堂裡有蛇,一條大赤鏈蛇,但那是去年的事了。
「快點弄走!」娘拖阿德回屋。
爹動了動石頭,拍拍手上的泥灰,進屋取了火筷子夾起了那條如蛇樣的蜈蚣,反身卻向屋裡走來。蜈蚣一顫一顫地蠕動着,像復活了似的,阿德見狀長聲驚叫起來。
「昏掉了,拎進來做啥,不趕緊甩到垃圾箱裡,還拎進來!」娘怒斥道。
「人家走前門不行呵,非得走弄堂!」爹呵呵地又折回去,慢步搖出弄堂,一路上還嘀咕,「這樣大的蜈蚣,這樣大!怎麼死這兒了?」
「啥呀?喔喲喲,大蜈蚣!咳咳,咬一口,毒煞人,嘖嘖嘖!」玲玲他爹聞聲開門出來一看,突出一對凹眼,一驚一乍地喊起來。
「剛死的,要不要殺殺,放在砂鍋燉燉,吃酒?」爹打着哈哈,向垃圾箱方向走去。
「吃你個頭!」娘一反常態,輕柔地用面巾給阿德洗臉。平時,娘總把阿德的臉擦得生疼生疼的。
娘判斷有人偷偷摸摸到弄堂來捉蟋蟀,鑽天打洞的。想翻開石頭,結果弄碎了蛇蛋,又殺死這條被驚動的大頭蜈蚣。至于阿德說的紅綢帶,那是扯淡!
「從今往後,再不能把阿德一人放在家了。」
娘睡下後低聲地對爹說。
蚊帳後的外公一臉正色地看著阿德吃瓜子。阿德連殻帶仁地將那包瓜子亂七八糟嚼嚼,全嚥下去了。
「哼,誰要再想把我一個人留下來看門,我就……就逃走!」阿德喉嚨毛哈哈地對自己說,然後清清嗓子睡了過去。
藕河街,街路邊,一條清凌凌的河中佈滿田田的荷葉。七八月間,只要人肯下水,便能從河泥踩出一段段白白胖胖的蓮藕來,所以叫藕河街;蚌殼弄兩頭窄,中間寬,弄堂彎彎呈蚌形;老山泉,有一潭泉,寶塔街,也沒啥說的,那街的盡頭臨河有塔。但桐鎮很多街巷的地名,有時令阿德頗費思量。同樣窄小的街,一碼色的石板路,曲裡拐彎的小巷,但這兒竟叫什麼他娘的花山頭。時尚書屋
阿德摳下巷壁一塊灰白的牆皮,砸在對過的牆腳下,然後又將彈到腳下這塊牆皮用腳碾得粉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