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61 頁


樣以老終生,絶對沒有解甲歸田的這一天。 甲板上的人多了起來,有好幾個張揚着嗓門說話的人向他這邊走來,慷慨激昂,指點河山。高夢軒厭惡地扭過身,慢慢走到一邊去。在這一船赳赳武夫、文人墨客和天官的幕僚中,他沒有一個交心之人
作者:胡蜂 / 頁數:(161 / 0)

「說這話的不是你高夢軒,這個人得死三回!」洪士牧後來這樣告訴過高夢軒。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高夢軒早就意識到他與天官的分歧根本不是用兵之道。日積月累,他和天官的積怨,非人力所能化解。兩年前的渡口之戰,圍城三月,全殲徐大帥五萬守城官兵,但卻有二十三萬平民就此殉葬。滿大街的殘垣斷壁間,老人婦孺的屍骨堆積如山,血流成河。時尚書屋
高夢軒在巡視依然硝煙瀰漫的戰場時,終於忍無可忍,衝天一怒。他對隨從說:「大多數戰爭,都是一種不義的戰爭。操縱這架戰爭機器的人,無不出自于『江山輪流坐』這樣的一己私利,不論他有多麼冠冕堂皇的理由。」

從那天起,高夢軒便被褫奪了兵權,永遠告別了他胯下的赤色坐騎。
賦閒之後,他愈來愈強烈地感到,他深深地眷戀着那片他少小離家的故土。但是他也極為清楚,他將會在天官身邊就這樣以老終生,絶對沒有解甲歸田的這一天。
甲板上的人多了起來,有好幾個張揚着嗓門說話的人向他這邊走來,慷慨激昂,指點河山。高夢軒厭惡地扭過身,慢慢走到一邊去。在這一船赳赳武夫、文人墨客和天官的幕僚中,他沒有一個交心之人。唯有洪士牧,他覺得還有些緣分,什麼都可以聊聊。時尚書屋
「高兄,還不歇息呵!」洪士牧穿著一襲青綢長衫,從舷梯上走下來,老遠就和高夢軒打招呼。
從他的聲音中一聽便知,這人是個長期伏案之人,聲氣輕弱瘖啞。洪士牧目前是天官的文字秘書,曾是《京都日報》的總編,京城一大才子。剛纔,高夢軒上去看過他,他正在奮筆疾書。船離漢口,洪士牧一直在為天官起草去桐鎮王家祠堂祭祖的一篇祭文。時尚書屋
「呵,終於弄完了?」高夢軒問道。
「將就吧,正看哪!」洪士牧道。
高夢軒知道為天官起草文稿,是一件極其煩難的事情,不雅不行,但雅了更不行。
「給你猜個 謎語。」
洪士牧見依然一身長衫馬褂的劉閣佬走過來就這樣說,「妓女罷工,打一名詞。」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哦,這個好猜!」肥頭大耳的劉閣佬湊過來說。
「那你說說看,說呀!」高夢軒一臉嚴肅地看著油汗滿面如灌腸的劉閣佬。他十分鄙視這個無知無畏的劉閣佬,料定這個只有一肚子油水,很快便會被天官任命為外交次長的肥人猜不出來。
劉閣佬果然一臉尷尬,吭哧半天也未說得上來。
「抗日,猜出來了嗎?」高夢軒不留情面地追問道,「你不是說,好猜得很嗎?」
「咳……噢,抗日!」劉閣佬一聽謎底,脖子一縮說,「嘿……你們聊,你們聊!」便趕快走開了。
「我怎麼都弄不明白,天官該說很有點識人用人的天分,譬如說你。可老爺子怎麼會在自己身邊放了這麼個人?」高夢軒問。
「甭說我,你老這麼抬舉我。洪士牧凡夫俗子一個,一萬大洋,他說不!三萬大洋,他還說不!但十萬大洋,就可以將他一次性買斷。就如現今,賄賂官員,幾千大洋就能拿下,但行賄者一出手就是幾萬十幾萬,殺鷄也用宰牛刀。結果是,刀山火海我也上,你犯了點什麼事,我也給頂着,因為大家成了一條線上的螞蚱了!而我和老爺子的關係,也是各取所需。時尚書屋
你看我,老婆孩子一大堆,老父老母兄弟姐妹,上上下下有這麼幾十口子。我又食不厭精,沒有可口的東西還吃不下飯,而且還愛喝兩口,我不能不上這船。」
洪士牧自嘲道。
「彼此彼此!」高夢軒立即想到自己當年為虛名所害,對天官所謂的知遇之恩感激涕零,故而為虎作倀。
「至于劉閣佬,你是有所不知。他有個兄弟,倒不是等閒之輩。早年留學東洋,與當今日本國幾位內閣大臣關係非同一般。如今咱們是東方西方一勺燴,奶子大了就是娘。時尚書屋
英國人,日本人,還有你的德國……」

「怎麼成了我的德國?」高夢軒道。
「看到你就想到德國,看到德國就想到你。」
洪士牧笑了。
夜幕下的河面河岸,顯得不可捉摸,神神秘秘的。幾架探照燈強烈的光柱中,有時會有幾隻驚惶失措的飛蛾上上下下,飛來舞去,然後又閃出光柱,不知所終。
鐵甲游輪的第3層艙房內有幾台收發報機,滴滴答答地響個不停。
「不管你是東亞、西歐,還是北美,凡能使咱們得益,咱們就一概示好。已經草簽的與列位友邦的那幾個條約,各方面的利益都關照到了。」
洪士牧說道。
高夢軒笑道:「哼,反正有的是順水人情,有的地盤本來就不在咱們手裡,什麼路權、採礦權、租借權,白送他們幾個又何妨?讓那些張大帥李大帥跳腳去吧!」
洪士牧繼續說道:「當然,咱們也得出血割肉,但那是捨車保帥。一個省,兩個省與天下相比,孰重孰輕那是不言而喻的。前清與洋人簽訂一系列不平等條約,世人慷慨陳詞、怒髮衝冠。什麼喪權辱國,國恥呀什麼的,但與整個大清江山相比,那個老佛爺不能不兩害相權取其輕。時尚書屋
你說她不氣惱,不心痛那是假的。但對紫禁城來說,統治權高於一切,雖然這種統治權有些縮水,可畢竟仍能號令天下。委曲方能保全,你說是不是這個理?目前,天官也只有靠洋大人的援手一助,才能四海一統、天下歸一。」

甲板上有一行人路過高夢軒身邊時紛紛與高夢軒和洪士牧寒暄了幾句,便都陸陸續續回艙房歇息去了。他們都是通電全國,逼迫國會通過任命天官為國務總理的一些督軍團成員,另有幾省的督軍,今明兩日也將趕到桐鎮。天官雖暫無總理之名,但已經在行使總理之職了,他將在桐鎮召開一個對西南用兵的秘密軍事會議。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