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63 頁


下舷梯向高夢軒走來。她黑髮黑眼,粗粗一看與華人並無太大區別。這位供職于美國人主辦的《華北明星報》的記者,同時也是美國國內一家大報的專欄作家。她雖然還不到三十歲,但已經在美國小有名氣。她到中國之前,就已經寫了好些在國際
作者:胡蜂 / 頁數:(163 / 0)

甲板上已是空無一人,一時間,除了轟轟隆隆的輪機聲,四周一片沉寂。高夢軒的馬弁來催了兩次,都被他打發走了,他毫無睡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幾隻紅蜻蜓刷拉刷拉地飛了過來,在甲板上飛來飛去,突然有一隻紅蜻蜓從暗中直直地飛過船欄,然後一個俯衝啪嗒一聲摔死在了甲板上。高夢軒心裡一凜,他蹲下身來仔細地察看這只死蜻蜓。蜻蜓兩對深紅色的復翼毫無缺損,蜓身也同樣完好無缺,它似乎是專門為了死在這兒才飛到這裡來的。就在這時,又有幾隻蜻蜓一頭紮下,直挺挺地死在他的面前。時尚書屋
這一地的死蜻蜓,回頭就會被一雙雙穿著軍靴的大腳碾作塵泥。高夢軒好像生怕弄痛了它們似的,小心翼翼地把他們捉將起來,一隻一隻扔進水中。這些死蜻蜓在浪中上下鼓蕩了幾下,便被一一吞噬了。
魯美倫款款步下舷梯向高夢軒走來。她黑髮黑眼,粗粗一看與華人並無太大區別。這位供職于美國人主辦的《華北明星報》的記者,同時也是美國國內一家大報的專欄作家。她雖然還不到三十歲,但已經在美國小有名氣。時尚書屋
她到中國之前,就已經寫了好些在國際上頗有影響的華人專訪。不久前,魯美倫通過與天官交好的美國公使結識了天官並有了第1次採訪,此後她徑直向天官提出了要為他撰寫傳記的要求。
能通過魯美倫將自己介紹到西方去,天官有些喜出望外,因而魯美倫與天官一拍即合。事實上,在此之前,天官已授權讓洪士牧組織一個寫作班子,為自己作傳。魯美倫很快與天官簽約,並軟泡硬磨跟隨天官還鄉。
高夢軒抬頭向天,只見一道紅光從游輪上空飄然而過。
「哦……」
那道消失了的紅光着實令高夢軒感到無比的詫異。
「嗨,高先生!」魯美倫長髮飄飄地過來與高夢軒打着招呼,她的華語雖然很流利,但外國口音很重。
「嗨,魯小姐!」高夢軒扭頭看一下,回應道。
「我沒猜錯的話,高先生在想伲的家鄉了!」魯美倫裙裾飛揚,美目顧盼生輝。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何以見得?」高夢軒一直覺得與這位美人說話很吃力,不過他能聽懂她的意思。
「昨天,伲看小草的樣子,泄漏了你的內心感秀。」
她說話的尾音一律上揚,然後又顫聲回落。
天官此次回鄉,秘而不宣,一路上並無地方大員迎來送往。昨日,游輪停靠在江邊一個碼頭時,高夢軒繞過岸上森然而立的警衛人員,信步走下江堤。
江堤下有一大片茸茸的草地,格外令人賞心悅目。一棵棵高高聳立的草,長長的鳳尾竹竹葉似的草葉上掛滿了一串串大大小小的露珠,露珠有圓的也有長圓的,隨着草葉微微搖曳着,顯得明麗空靈,使這些本來不怎麼起眼的野草,霎時變得好看起來。
高夢軒無意間伏下身去,聞聞那些棵小草。突然在草叢中,他聞到了他童年時在浙東一個小山村裡常常聞到過的那種草的氣息。突然,他竟像個孩子一樣地淚流滿面。高夢軒後來左右四顧,見並無人注意,才放下心來,但又因自己的失態而搖首嘆息。時尚書屋
她當時並不在附近呵,怎麼能說得出他「看小草的樣子」
「喏,我有這個!」魯美倫將雙手攏在眼前,作望遠鏡狀。
高夢軒臉色一變,有幾分慍怒,但馬上又因為這個女人的坦誠而釋然。
「對不起!」魯美倫深深地向他垂首致歉。
高夢軒微微一笑,以此表示他不在乎。他對這個滿身異國情調的女人有了一點好感。原本,他不想同這個女人囉嗦,天官也特別關照過他要謹行慎言。無論他對這個女人說什麼,都可能會被記錄在案。時尚書屋
「高先生笑和不笑都很好看!」魯美倫一本正經地對他說。
「魯小姐笑和不笑也都很好看!」高夢軒真心實意地笑了。
「謝謝伲!」她深深地看了高夢軒一眼說道。
前行汽艇那兩盞探照燈不時地將兩道光柱刷向河道兩岸,河岸上被照得雪亮的桑樹林抖抖顫顫地向後退去。兩道燕尾形的水波沖刷着河堤,一路蕩滌而去。
遠處的田畈裡有幾點隱隱約約的燈光在移動,燈光時走時停,遊走不定。冒闢塵知道那是捉鱔魚或者泥鰍的人。月亮鑽入了一片厚實的雲層中,再也沒有露臉,而半天的星斗此刻也變得黯然失色。天氣很悶,令人煩躁,而四周不絶于耳的蛙聲蟬聲益發使人感到氣悶心躁。時尚書屋
一隻牛背鷺無聲無息地穿行在這黑沉沉的夜空裡。
冒闢塵不抱任何希望地又向對岸發出三聲鴿叫,但對岸仍然是蛙聲一片。這情報怎麼能出現這樣大的誤差呢!
在河堤下的桑林裡向這兒奔來時,他已經預感到這幾經反覆籌劃並演練過的計劃可能要流產了。原本的計劃是,在天官的船到來之際,先在河里布下幾顆磁性水雷,再由薄一冰或者其他的兄弟埋伏在對岸,與他同時出手擲彈合擊,如此,方有幾分勝算。而如今他冒闢塵成了孤家寡人一個,這次伏擊的結果就可想而知了。
一開始,在策劃這次行動時,有些兄弟就明確地表示了拒絶。這使他感到非常的失望。他們在平日裡始終慷慨悲歌、壯懷激烈,一副隨時都將從容赴死的樣子,曾經給他留下極深的印象。
哼,中國有些自詡為「革命先行者」的人,與那些躲藏在戰壕工事中指揮着士兵赴湯蹈火的長官毫無二致,送死的是別人,而最後享有戰果的是自己。雖說薄一冰他們不是這等人,薄一冰與他沒有聯繫,肯定另有原因。不過,這會兒,是與不是就那麼回事了,結果都一樣。他也並不在乎,如娘所言,人抬轎子轎抬人,他只是失望和遺憾而已。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