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64 頁


糊地意識到,它不止一次遭遇到過這種體味。 多年來,它一直苦苦追索着那一縷殘存的幼蛇的氣息,可在這個帶著這氣息的人身上,一直有一種令它望而生畏的異味和使它心神俱安的異香。它躊躇再三,探首引頸向河堤,慢慢地蠕身而上。
作者:胡蜂 / 頁數:(164 / 0)

對他而言,不論是否有人組織,不論是兩個人抑或是二十個人來做這事,這事成功與否,他都會去做。他就是為這個活着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一奔到河道的第2灣這兒,立即解下腰間的手雷,擺在一邊,伏在河堤內的一個淺坑中,開始恭候天官大船的到來。不過,他還是希望這是王憶陽出錯了。但願是她出錯了!
極目望去,河面上沒有一艘夜航船,也聽不到絲毫的輪機聲。冒闢塵伏在堤後望着灰灰白白的河水。
但河道兩岸一直熱熱閙閙的蛙鳴忽然戛然而止,冒闢塵心裡咯噔一下。
靈蛇靜靜地伏在水中,它感覺到長久以來追蹤的那個人就在堤後,除了那兩味混淆在一處使它矛盾徬徨的異味,他身上的體味也非常濃烈。它模模糊糊地意識到,它不止一次遭遇到過這種體味。
多年來,它一直苦苦追索着那一縷殘存的幼蛇的氣息,可在這個帶著這氣息的人身上,一直有一種令它望而生畏的異味和使它心神俱安的異香。它躊躇再三,探首引頸向河堤,慢慢地蠕身而上。
一群青蛙忽然如瘋了一般地啪嗒啪嗒地跳上河堤,有幾隻直接蹦到了冒闢塵的身上,然後沒命地來回亂跳。
冒闢塵微微地從堤後露出頭來,從上往下看去。
一個巨大的血色蛇首從堤下徐徐抬起,形如蟮首的蛇頭上,縱橫交錯如龜甲的網紋凹凸分明,那分列蛇首兩側的高高突起的一雙巨眸,閃動着電青色的光芒。
一看到這樣的巨無霸,冒闢塵頓時有一種撞鬼的感覺,渾身上下每一個毛孔都往外直冒涼氣!他的心猛地往下一蕩,他知道是誰殺死了小連莊連老頭的其餘家人了!他也忽然明白了,他在轉身開槍時,查阿鐮向他投來的眼神,以及牆倒屋塌的原因。這麼說,這大傢伙,是從染坊一直跟他到這兒?這是為了什麼?
冒闢塵抖抖索索地摸起了坑邊上的一顆手雷,汗毛倒豎地立起身來。
巨蛇銼動着血盆大口中的尖牙利齒,然後,將水光閃爍的碩大蛇身一點一點地從水裡拖曳而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驀地,一領紅綢從河道的半空中朝着上游翻捲而去,巨蛇伸縮着粗大的血舌,呈Z形挺起身來,仰望着星辰閃爍的夜空,捕捉這時隱時現的一帶紅綢。紅綢過處,凌空飄灑下來一股它異常熟識的氣息。突然它轟的一聲,返回水中,貼著水面,風馳電掣般地向前追去。
冒闢塵瞠目結舌地看著一領分開的大水洶湧而去,河面上被激起的一個又一個的大浪兇猛地向河堤撲來。他趕緊抓起另外兩顆手雷,向後連連倒退,但還是被兜頭的大浪,澆了個透。
水從冒闢塵頭上身上不住地往下滴着,但他絲毫不以為意,他甚至忘記了他幹嗎站在這兒。過了很久,他才呼地吐出了口粗氣,才意識到自己渾身發軟。
冒闢塵慢慢地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他看到過的那條細如竹筷的赤色小蛇。
一縷夕陽的徹照下,它佈滿鱗紋的身子閃爍着紅瑪瑙般的晶光。它微微地蠕動着,低低地昂揚起吻如蛐蟮的小頭,顫顫地吐着細小的信子,斜瞪着黑幽幽的眼睛。
巨蛇和小蛇交替出現在他的半拉腦袋中,而另一半拉腦袋卻完全木掉了。
自那次在黑龍潭崖洞中遇到那條似蛇非蛇的怪異小蛇後,他曾問過幾個江湖蛇醫,但沒有一人識得此蛇。後來,他慢慢地忘記了這事。但這會兒他想起來這赤色巨蛇與那小蛇同屬於一種蛇類,儘管彼此體形身量相距十萬八千里。
突然,冒闢塵頭皮一麻。這麼說因他當年捕捉那條小蛇,十多年來這巨蛇一直在尋找他冒闢塵並在伺機幹掉他?
這世上有許多動物會憑氣味識別它們的親朋,它們同樣也會憑氣味識別它們的仇家。有些蛇類的此等記性遠在一般動物和人類之上,數十年後蛇類尋仇而來的例子,他都聽得耳中起繭了。
哦,終有一日它將乘隙給他致命的一擊。想想自己的餘生——如果一會兒還能死裡逃生,還有餘生的話——要與這樣一條龐然大蛇死命周旋,他不由得苦笑了。
「請稍候片刻!」冒闢塵只是希望那條蛇在待他了結他和王天官、王伯爵這三十年的仇怨之後,再來找他。他朝着巨蛇離去的方向道,「到時候,想拿走,就儘管拿走吧,這一副皮囊!」
可它又為什麼要那樣倉皇離去呢?它似乎在追逐什麼東西,但那又是什麼東西呢?這又讓冒闢塵感到十分困惑。
陶巡警在船頭突然看到前面的水面上有一道特立獨行的水波,那水波一浪接着一浪地向船頭湧來。那天津侉子顯然也看見了那條怪異的水波,便摀住腰間的手槍,問陶巡警:「嗎東西?」
陶巡警道:「也有可能是風,那種怪怪的風有時候會在水裡激起這種浪來。」

但那水波倏然消失在水面下,水面上立即形成了一團碩大的滾邊漩渦。
陶巡警喊叫着命船工讓道。帆船偏離河道,溜邊向左河堤靠去。
忽然,那道水波又出現在船的左舷,呈一綫筆直地向前衝去,而正向左岸靠去的帆船恰好與那道直衝而來的白花花的水波斜身遭遇。船咚的一聲,從水面上高高地抬起頭來,差點兒將陶巡警和天津侉子震落水中。
天津侉子一站穩腳跟便驚呼道:「這可是大魚呀!」
打心眼裡有點瞧不起北方佬的陶巡警在心裡罵道:「魚你娘個頭!」
水面上忽然緩緩地升起了一個形如蟮首的巨大的血色蛇頭,面孔煞白的天津侉子渾身哆嗦着拔出手槍對準那晶光閃耀的蛇首砰的就是一槍。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