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66 頁


高夢軒不由得感到一陣心悸,彷彿經歷着一場夢魘,他一咬牙再次扣動了扳機。 那後生再一次被高夢軒和狂掃着的機關槍撂翻在河堤上,他手中的手雷脫手落地,拖着白煙骨碌骨碌地滾下河堤。但高夢軒以為已經斃命的後生居然又翻了一
作者:胡蜂 / 頁數:(166 / 0)

早已拔槍在手的高夢軒向那個仍在堤後飛奔的黑影連開兩槍,河堤後的人當即中彈,他雙手一揚,一個物件脫手墜落在地。但那人迅速俯身撿起失物,躍上河堤長身挺立,手一揮,一槍擊碎了高夢軒旁邊的舷窗玻璃,而後揚臂準備投擲。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這個不要命的瘋子!」高夢軒一把挾着暈頭轉向的魯美倫閃身避入艙門。
這時艙頂上又一挺機關槍嘎嘎地大叫起來,一連串火光,射向揚手投擲的黑影,那黑影立即被壓入堤內的桑林。
輪腰輪尾的探照燈同時發出幾道強光,刷向河堤,河堤被照得如同白晝,但是那條黑影突然迎着彈雨,再一次哈腰躍上硝煙瀰漫的河堤。那是一個渾身是血,五官擰作一團的青年後生,他手中攥着一顆狀如菠蘿的大手雷。
高夢軒不由得感到一陣心悸,彷彿經歷着一場夢魘,他一咬牙再次扣動了扳機。
那後生再一次被高夢軒和狂掃着的機關槍撂翻在河堤上,他手中的手雷脫手落地,拖着白煙骨碌骨碌地滾下河堤。但高夢軒以為已經斃命的後生居然又翻了一個滾,奮力擲出一顆手雷,而後筆直地跌回了堤內的桑林中。
槍聲一時在河岸上空響成一片,原本漆黑一團的河堤桑林,被幾道光柱照得一片雪亮。那顆菠蘿狀的大手雷撲通一聲沿堤落入水中,與第2顆砸在船舷上的手雷几乎同時發出轟隆一聲巨響。鐵甲游輪在這瞬間,渾身一震,隨後變成墨團漆黑。
一片火光,一道衝天的水柱。泥石水點密密麻麻地覆蓋過來,同一些手雷的碎片一起砸落在船艙、甲板上。
高夢軒知道如果有人從右岸再向船上擲這樣一顆手雷,後果不堪設想。他奔出艙門向上艙的侍衛大聲喊道:「向右掃射!」
艙頂船尾的輕重火器,立時向右岸狂亂掃射過去,另有一道道火舌又如潑似瀉地繼續向左岸狂掃開去。與此同時,前甲板上被支起的兩門小鋼炮終於吼開了,幾發炮彈帶著刺耳的嘯聲,接二連三地落在左岸的桑樹林裡。一陣連綿的巨響後,斷枝殘葉和泥土如天女散花般在林中飛散開去。
這時,汽艇上落入水中的一些警衛已撲向岸邊,而湧到游輪前甲板上的那七八個彪形大漢,也飛身躍入水中,邊射擊邊向左河岸奮力游去。
高夢軒的馬弁一擁而上將他擁入了艙房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漆黑一團的游輪此刻如鬥牛般奮力一沖,撞開那兩艘浮在水面上逐浪起伏的汽艇和掙扎着的落水人,拐過河灣,鼓浪而去。
遠處傳來的一陣陣炒豆似的槍聲和如雷轟鳴般的炸彈爆炸的巨響,撕碎了這方圓幾十里地的寧靜。
陸子磯擺渡過來後,繞開河道,抄近路直奔桐鎮。走旱路差不多要比走水路省一大半的時間。聽到激烈的槍聲,陸子磯爬上一個高坡,向槍響的地方久久地眺望着,直到那兒完全歸於沉寂。陸子磯長長地嘆了一口氣,遠遠地繞開河道,插進了一條通往一片桑林的小路。時尚書屋
「這個世道是越來越不太平了!」陸子磯斷定襲擊游輪的是那些神出鬼沒的大湖強盜。行駛在江湖的貨船常常遭到這些強盜的搶掠,他們個個蒙面,殺人如麻。環湖各省各縣曾開出大隊船隻進入大湖剿殺過幾回,但大都無功而返。
連日奔波,使陸子磯有些乏力,但他仍發力向前疾走。夜風掀動着他一身破衣爛衫,背上一大塊被樹枝勾開的破布,像隻大鳥輕拍着他的脊背。他打算一回到桐鎮,先把自己浸在混堂子裡洗一洗。
驀地,前面草叢裡有一絲輕微的響動,他立即停步細看。
有一團黑糊糊的人影蜷縮在草叢中,一隻手吃力地在懷中摸索着什麼。陸子磯一提勁便撲了過去。
當陸子磯從那人手裡奪過一把短槍時,那人先是破口大罵,但又突然噤聲。
「陸子磯……」
那人呻吟道。
「你,」陸子磯定睛一看,驚呼道,「冒……咋了?」
這人竟是與他同租一屋的冒闢塵,他右肩胛上的幾處槍眼中仍有鮮血不住地往外直冒。那張長滿疹子,終日紅光滿面的臉,此刻一片死白,一雙黑亮的眼睛也已變得黯然無光,一條深色的對襟小褂被子彈打成了蜂窩狀,胸前完全被黏稠的血漿覆蓋。
冒闢塵的右胳臂几乎已被子彈撕裂,胸脯多處中彈,而且是處處貫通前胸後背。陸子磯撕開他的血布衫一看,便知冒闢塵已死到臨頭了。但陸子磯還是從冒闢塵身上翻出那包已被血泅濕了的金創藥,忙着從背簍裡翻出一件褂子,扯成條子,為他包紮傷口。
「同處一室,多有得罪,請包涵。不必了,謝謝你!」冒闢塵斷斷續續地對替他包紮傷口的陸子磯說道。
「還扯那個蛋!」陸子磯將冒闢塵捆紮停當,就抱起他,閃進一片密林中。
這時遠處傳來幾聲零星的槍聲和吆喝聲。陸子磯這才將冒闢塵和河道上那場槍戰聯繫在了一起,便氣沖沖地問道:「你以劁牲口為名,一直在干殺人越貨的勾當!」
「船上是誰,你知道?是那個……該死的天官!」冒闢塵出着長氣道。
「天官?你這是弒君呵,這罪可是大了去了!」陸子磯大驚。他在來桐鎮之前,就在一個地方的報欄裡,看到過有關天官行將出任內閣執政的消息。
「哼,弒君?殘賊之人,謂之一夫,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也!」冒闢塵掙扎着坐起來,聲音沉重似鐵,擲地有聲。陸子磯知道這是孟子的話,但不想從牛郎中的嘴裡說出來。
冒闢塵氣息漸弱,仍然奮力說道:「有奶便是娘。他與日本簽下亡國之約,他天官只要借得來錢,只要買得來槍炮,只要除掉溫大帥李大帥們……獨霸天下,其他,怎麼都成……」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