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67 頁


他爹仔細地傾聽了一會兒,搖搖頭。這長巷兩邊全是清一色的深宅大院的後牆,牆裡牆外爬滿了陰氣逼人的藤蔓,還有一些樹冠如傘的常綠喬木從高牆裡探出頭來。 前面有一個已經棄而不用的樓門,聲音便是從那兒發出來的。少年向裡探視過去
作者:胡蜂 / 頁數:(167 / 0)

「你怎麼管得了這些事情,你又幹嗎要管這些事情?」陸子磯對這個劁豬郎不由得肅然起敬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其他事我可以……不管,管不了……但天官還欠我司空家血債,必須償還!」這些話,似乎耗去了冒闢塵所剩下的精力,他喘着粗氣,無力地閉上了眼睛。他說,他要歇一歇。
第10五章 心 事(1)
一個女孩一陣陣嚶嚶的哭聲,從一條闃無人跡的深巷裡飄飄忽忽地傳來。
兩個一老一少的外鄉人,分別提着花花綠綠的兩個包袱,疑疑惑惑地走進這條滿是青苔味的長巷。這爺倆走進到處是小巷的桐鎮,宛如走進了一個迷魂陣,他們已經在這些七扭八歪的小巷中轉悠很久了。
「什麼聲音?」身板筆直的少年問他的爹。
他爹仔細地傾聽了一會兒,搖搖頭。這長巷兩邊全是清一色的深宅大院的後牆,牆裡牆外爬滿了陰氣逼人的藤蔓,還有一些樹冠如傘的常綠喬木從高牆裡探出頭來。
前面有一個已經棄而不用的樓門,聲音便是從那兒發出來的。少年向裡探視過去,只見有一團白亮的物事在暗中高高翹起,急劇起伏。少年走近探視,方看清那物事是一扇屁股蛋子。
「嗨嗨嗨,這是幹啥?」少年大喝一聲,照准了那高翹的溝子大踹一腳。
「活得不耐煩了,敢踢爺的屁股!」一張精瘦的馬臉別轉過來,眼睛鋥亮。這人十六七歲,他噴出一口酒氣,大吼一聲:「滾!」
長臉惡少吼畢,照舊自行其是,他的身下是一個被剝光了衣褲的女孩。女孩披頭散髮,啜泣不止。
「畜生啊!」少年一把拎起長臉惡少,攥拳準備將他悶翻在地。不料那惡少反肘一撞,將少年撞出去老遠。待少年舞拳捲土而來時,已提起褲子的惡少,一個旋風腿把少年掃翻在地。
老者攙起女孩,迅速替她穿好衣服,一看自己兒子根本不是這惡少的對手,便矮身猛進,一組連環重拳,將惡少的眼窩分別填平,而後又將他提溜起來,扔捆破布似地扔了出去。
那惡少自知根本不是老者對手,便慢吞吞地爬起來,拍拍身上的土,朝那爺倆喊一聲:「關你們屁事!你奶奶個腿,有種在這等你爺回來!」
惡少晃蕩着雙肩,若無其事地向深巷另一頭走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女孩不足十歲,眉清目秀。她雙手護襠,叉着雙腿一個勁地哀哀低哭。她的手腕上有一隻精緻的小銀鐲,正與她顫慄的身子抖作一處。
「哪有這麼便宜的事情,你這個狼日的!」少年拔腳追上惡少,一聲大喊,「我廢了你!」一個飛腿踹翻長臉惡少,並趁勢一腳直搗長臉惡少的下檔。那惡少慘叫一聲,倒地不起,在地上來回打滾。
「起來,裝你奶奶個熊!」老者又一手將號叫聲不絶的惡少,提將起來。
一縷縷鮮血從那女孩叉開的兩腿褲管中滴了出來。少年痛徹心扉地將目光從那女孩身上移開,而後向惡少撲過去,抽出腰帶將他紮成肉粽。
少年一臉哀憐淒楚地攙起女孩,牽着她戴着銀鐲的小手,同老者一起押着惡少向巷外走去。
一老一少尚未叩門,硃紅色的牆門大開,七八個人從門中湧出。為首的一個中年男人一看情形,一把摟着女孩失聲痛哭起來:「花妮呵,花妮噢……」

木僵僵的女孩不言不語,只是流淚不止。
老者將長臉惡少摜在女孩家中的堂屋,一五一十地說出巷內之事。一個年輕婦人呼天搶地奔進堂屋,撲到賴地不起的長臉惡少身上,如母獸似地用雙手撕扯着長臉惡少。一個精壯後生旋風般地衝出堂屋又旋風般地拎起一把菜刀刮進堂屋,提刀對準長臉惡少的頭頂就一刀砍下。眾人一把摟定後生,奪下刀來,但刀已砍開長臉惡少的頭皮,血濺一地。時尚書屋
長臉惡少擰過臉來怨毒地掃了後生和老者少年一眼,臉上毫無懼色,引頸待刀。
一個年長婦人領走了默然落淚的女孩。眾人七手八腳地將長臉惡少五花大綁,準備押這個人去見官。堂屋口有一個人在那兒逡巡再三,飛奔後院,攙出一位白髮老人來。白髮老人拄着龍頭拐,顫巍巍地走進堂屋,碎聲說道:「正是此人!」
「他是王大南的公子,經年在外習武,你們……」
白髮老人將眾人招到門屏後顫聲說道。眾人一聽,不由得大驚失色,面面相覷。他們都不作聲了。
「給我他媽地鬆開,怎麼綁的,怎麼給老子鬆開!」長臉惡少感覺到堂屋內氣氛突變,便神氣活現地大叫起來。
老者再一次高高舉起如鉢拳頭向長臉惡少擂去。
「不可,不可啊!」那中年男人一臉淚痕,驚慌地衝過來阻止老者。
剛纔憤怒欲絶的一干人,惶惶然地替長臉惡少鬆綁。那惡少一拐一瘸地抬腳向外走去。又一個高個後生聞訊衝進堂屋,向長臉惡少追去。
「這會兒讓他走!」白髮老人用拐在地上用力一頓,大聲對高個後生喊道,「明日一早你報官去!」
白髮老人的枴杖重重地敲擊着地面,白髮老人長聲悲呼着,被人攙出堂屋。
那一老一少滿面驚愕地看著這一屋人,一句話也說不上來。
「老子操你們十七廿八代祖宗!」長臉惡少再次掃向眾人,向那爺倆狠狠地瞪了一眼,扶着門框,抹一把血臉,搖搖晃晃地走出牆門。
眾人慢慢地垂下頭去。
「這群窩囊廢,走!」老者拖過少年,大踏步走出堂屋。
「你們爺倆,真不該管這事呀!這不閙出大亂子來了,那個殺千刀的,是這個鎮的鎮長的獨子啊……把人打成那樣,這可怎麼辦噢!」一個中年男人對那出門的一老一少哭道。
「世上怎麼有這樣窩囊的人!」少年在門口對老者憤憤地說道。
「唉!」老者仰天一嘆,無語,拖起少年,走出巷道,直奔鎮外。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