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68 頁


常去送錢送物。七公子是那個女孩的生父,也是我的生父,那個男嬰就是我……」冒闢塵說到這兒張大血紅的眼睛,開始沒完沒了地咳嗽,然後大口大口地吐血。 「再別說下去了!」陸子磯的牙齒咬得格格作響,他一次又一次地擦去冒闢
作者:胡蜂 / 頁數:(168 / 0)

「那一老一少橫屍野外的消息,一傳到司空府上,全府上下都預感到有一場沒頂之災將從天而降。那一夜,恐怕除了小孩,都在黑暗的恐懼中煎熬……」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冒闢塵喘着粗氣,想撐起逐漸下墜的身子。
陸子磯挾着他的胳肢窩往上一拖,讓他靠着自己。
冒闢塵用微弱的聲音繼續說道:「當夜,大湖強盜血洗了這座司空家大院,上上下下,一百一十四口人,連同那個受辱的女孩一併被殺害了,所有財物被強盜劫掠一空。唯有僕人冒大爹在事發的幾個時辰前,偷偷地離開桐鎮而倖免于難。司空家七公子養有外室,外室剛剛生下一個男嬰,尚在襁褓之中。這個冒大爹常常去送錢送物。時尚書屋
七公子是那個女孩的生父,也是我的生父,那個男嬰就是我……」
冒闢塵說到這兒張大血紅的眼睛,開始沒完沒了地咳嗽,然後大口大口地吐血。
「再別說下去了!」陸子磯的牙齒咬得格格作響,他一次又一次地擦去冒闢塵吐出來的鮮血。
冒闢塵拍着抽緊的胸脯,吞吞吐吐地說道:「現在不說以後就再不能說了。我憋了多少年哪,不談國仇,但家恨,我死不瞑目……」

冒闢塵歇了歇,然後將有關他的一切,從頭到尾一點一滴地告訴了陸子磯。
冒闢塵一說到小連莊,陸子磯驚問道:「你……去過黑龍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冒闢塵無力地點點頭。
「那麼……當年……小連莊的滅門案,就是你干的?」陸子磯用袖管擦去了冒闢塵的一頭冷汗。
冒闢塵依然無力地點點頭,聲氣微弱地說道:「可我……只殺了那個強盜頭子……他家裡其他人不是……我曾想過……要這麼幹的,可沒……有。看來那是……這條大蛇所為,我現在這麼想。」

體味,人的體味猶如人的指紋!看來這詭秘莫測、暴烈而又聰靈的靈蛇,這麼多年來,因為冒闢塵闖入黑龍潭,一直在斷斷續續地追殺他。陸子磯這才明白了靈蛇為什麼會闖到花山頭後院。
冒闢塵將有關他的一切,統統都告訴了陸子磯。他不肯將這一切帶到另一個世界。他講完了他的故事,慢慢地閉上了眼睛,聲氣愈來愈弱,愈來愈弱。
陸子磯抬頭看看那一方破碎得沒有一絲光亮的天空,黑沉沉如磐石。
一股股勁風嗚嗚咽咽,像一個個酷冷絶望的幽靈在林間曠野奔走呼號,令人肝膽皆裂。
陸子磯埋了冒闢塵的短槍和背簍中的雜物,再將裝着「一步倒」的藥袋揣在懷裡,然後用長繩綁成背兜兜起冒闢塵,再將他捆紮在自己的身後,一腳踢開空背簍,抖擻精神,大步離去。
這時從下游傳來了一陣陣吭哧吭哧輪機聲,幾艘小貨輪冒着幾縷黑煙,或前或後地向上駛去,船上密密麻麻地塞滿了如蝗蟲一樣的士兵。其中一艘小貨輪突然靠岸了,船上的士兵立即撲入堤內,開始四處搜尋。陸子磯知道他們在找什麼。冒闢塵在背上發出一陣低吟,微微地掙紮了一下,陸子磯連忙用雙手托護着他漸漸下墜的身子,疾步下坡,向更遠的桑林飛奔而去。時尚書屋
在這個世上,陸子磯第1次對一個人,生出了一種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惺惺相惜之感。冒闢塵的這種血性,這種慘烈悲壯,令他自覺弗如遠甚。他忽然對自己這種苟且偷生的生活方式充滿了鄙視。他一直認為陸家先人和他自己捉蛇不僅是為了謀生,其間自有一份懲惡揚善、為人除害的使命在,然而此刻,他覺得自己很虛偽。時尚書屋
面對那些與毒蛇一般無二的惡人,他從來就是裝瘋賣傻,佯作不知,與王大毛之類的市井潑皮惡鬥,常常也是被逼無奈,或者僅僅是一時的意氣用事,不肯將臉揣進褲襠,辱沒陸家先人而已。自己的所為所求,歸根結底只不過是為了爭得一席生存之地,苟延殘喘!
陸子磯這時才覺得,正因為自己有遠走他鄉、漂泊江湖的怯懦,才有湘西鎮守使的一份囂張。被人視如芻狗,那就足以證明你便是芻狗。正因為這天地之間有以血還血、冤冤相報之鐵律,才能使人多一分忌憚和收斂。惡狼撞見家豬添一分霸氣而遭遇野豬便減一分戾氣的道理就在於此。時尚書屋
當年的司空家忍氣吞聲俯首低眉並沒有因此免遭滅門之災,卻留給了仰天冷笑出門去的天官一個塗炭生靈、浸天下于血泊之中的機會。
想到那個天官,想到那個伯爵,想到背上奄奄一息的冒闢塵,陸子磯胸中燃起了一股衝天的怒火:這樣一個禍國殃民的渣滓也配自作民君,臨天下而至尊?
「北軍入湘,沿途到處亂燒亂搶,將攸縣醴陵一直到株洲易家灣一帶統統變成一片片火海。」
不久前,陸子磯曾經遇到過幾個從長沙逃出來的商人在說,「北軍常常藉口搜查亂黨,擅入民家,敲詐勒索,劫走財物,並在大街小巷公然侮辱強暴民婦,有些婦女為避逼姦而投水自盡。北軍出湘時,從長沙到岳州、從新化到寧鄉兩條退兵路線,被槍殺平民的屍骨堆積如山。兵災之後繼以大水,災民風餐露宿,水中浮屍漂流。時尚書屋
北軍第7師補充第3旅由新化退至藍田時,竟在藍田四面高地架設大炮,派兵扼守交通路線,而後搶劫了藍田一千八百多家的商店和兩千多家民宅。他們不僅搶劫財物,而且輪姦婦女,被姦婦女還被剖腹斬首,曝屍街頭。他們見啥搶啥,見人殺人。撤出藍田時,又是一把大火,將全城化作一片焦土。」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