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72 頁


一樣,還能掐會算呢,說出來嚇不死你!」阿德向阿鐘瞪眼道。他這既是回應阿鐘,也是回擊陸子磯。不論發生什麼事,他總是站在汝月芬這一邊,死幫汝月芬。 但在這期間,阿德自始至終,沒敢去看汝月芬的面孔。他告訴自己:汝月芬不說,
作者:胡蜂 / 頁數:(172 / 0)

汝月芬的臉紅了。可以糊弄阿德,也可以敷衍阿鐘,但陸子磯不行。她不知道說什麼才好了。一出弄堂,她抹了一把汗,撩開濕漉漉的鬢髮,硬着頭皮說道:「我……我也不知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說書呵!」阿鐘回臉對汝月芬不滿地嘀咕道,「你剛纔不是說有人在司空坊的那片廢墟裡看到了冒叔叔,一身槍傷,血糊拉拉地躺在那兒,快死了。現在怎麼又說不知道了呢!」
陸子磯鋭利地向顯得有些驚慌的汝月芬看了一眼,但這一眼使阿德頓生不快,他也迅速地轉臉剜了陸子磯一眼。
「咋,不可以呵?剛纔這樣說,現在又不想說了,你還想咋啦?用得着你這種樣子!汝月芬像王鐵嘴一樣,還能掐會算呢,說出來嚇不死你!」阿德向阿鐘瞪眼道。他這既是回應阿鐘,也是回擊陸子磯。不論發生什麼事,他總是站在汝月芬這一邊,死幫汝月芬。
但在這期間,阿德自始至終,沒敢去看汝月芬的面孔。他告訴自己:汝月芬不說,他就永遠不問。
陸子磯剛纔那一眼,令汝月芬心裡咯噔了一下,她特別不喜歡陸子磯這種目光。前些日子,在王大毛出事和她在學堂裡被蛇咬傷後,在花山頭就見過陸子磯這種眼光,使她畏懼而又惱怒。這會兒的陸子磯在她眼裡,又不太像是那個令娘牽腸掛肚,叫她也漸生好感的蛇郎中伯伯了。
一種帶有些微敵意的尷尬頃刻間在空氣中瀰漫開來。
陸子磯也馬上意識到自己過了,也許汝月芬真的像阿德說的那樣呢,她有能掐會算這種超自然的能力呢!在民間,有這種本事的人,他倒也偶有所聞。退一萬步說,這個郝妹的女兒即使真的有異於人類,那又怎麼樣!她又沒有害人,她不僅不害人,這不,還救人了呢!
「不想說,就不說,這又有什麼關係呢!」陸子磯騰出一隻手來,輕輕拍拍汝月芬的後腦勺,極其真誠而又友善地說道,「你們這個冒叔叔,真是吉人天相,人助天助!」
汝月芬心裡不禁一熱,她很快變得坦然起來了,也不覺得有什麼。她瞥了阿德一眼,在心裡對他說了聲對不起,但想到自己會一輩子跟着這個人,又頓覺釋然。這世上有些事兒,說不得也,哥哥。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阿德也立即轉怒為喜,那份異樣感因着陸子磯的真誠友善而即刻化解了。
「能掐會算?你大起來,不要變成那個曹婆婆了噢,想吃啥有啥!」阿鐘貼過來對汝月芬悄聲細語道。曹婆婆是能代言亡靈的師娘,在桐鎮中小有名氣。阿鐘對曹婆婆極其羡慕,有些請她作法的主,事畢之後並不帶走供祭亡人的豬頭鷄鴨,那些油漉漉的東西最後就歸她所有了。
「你只知道吃!」阿德扛了阿鐘一膀子,看看在陸子磯背上軟作一攤的冒闢塵,想起他在塘路上健步如飛的樣子,心裡一陣難過。他問陸子磯:「蛇郎中伯伯,冒叔叔的傷阿會好起來的呀?」
陸子磯躊躇了一下,搖頭嘆道:「很難講,這就看他的造化了。」

這時,汝月芬忽然覺得周圍氣氛有些異樣,慌忙示意大家停下步來,貼牆而立。但陸子磯側耳細聽之後,覺得並無問題,便對汝月芬一搖頭,正待起步,一條黑影提着槍從弄口悄然而過。陸子磯身上頓時出了些微汗。這時又有幾條黑影輕悄悄地走過了弄口。時尚書屋
陸子磯和阿德阿鐘一齊向汝月芬看來,目光中蓄着敬佩,弄得汝月芬害羞地垂下頭來。阿德正準備讓阿鐘先出弄口,到前頭探路時,冒闢塵在陸子磯背上忽然掙紮了一下,發出一聲低吟。
陸子磯胸口一緊,立即將冒闢塵放下來,他以為冒闢塵要醒過來了。
冒闢塵一臉紅疹此時完全褪去,這張五官端正而又清秀的面孔,那股一直罩在他臉上的陰暗戾氣,也已煙消雲散,顯得平平靜靜,猶如微波不興的印月潭水。但他並沒有醒來,仍然昏迷不醒。
「除非出現奇蹟,否則他這條命……」
陸子磯話沒有說完,向冒闢塵胸前看去,那些包紮在胸口的布帶,此時已結了一層厚厚的血痂。
汝月芬緊緊地握著這個本來要成為她乾爹的手,搖着。她多麼希望她的救命恩人能張開眼來。只要一張開眼,人就活了。阿德則垂着腦袋蹲在那兒,鼻翼微張。時尚書屋
那股令人頭暈目眩的異香又瀰漫在天地之間,似乎冒闢塵目光平和地翹出一根彎指頭端着一隻藥罐,小小心心地向他走來。
「蛇郎中伯伯,冒叔叔到底咋了,他們要用槍把他打成這樣子呀?」阿鐘終於逮住這個當口問陸子磯。
陸子磯眯縫着眼看了看這三個孩子心想,他們無意中已經捲進這場生死劫裡來了,他們有權瞭解他們想救的是個什麼樣的人。但不用說,誰知道司空家大院三十年前那段塵封土埋的秘密,就意味着誰有可能會踏上一條不歸路。可無論怎樣,他不想讓冒闢塵這麼不明不白地死去,他也想讓這些孩子為救了這樣的人而自豪。
陸子磯將他聽來的江湖上流傳的強盜的種種暴行,告訴了這仨孩子。他咬着牙說道,冒闢塵就是個替天行道的俠客,他專殺那些披着人皮的畜生!今兒冒闢塵遭到了那些聯起手來的畜生的伏擊,就傷成這樣了。冒闢塵是在負傷逃走的路上,撞上了他陸子磯的。
阿德想到了被大湖強盜綁票的外公,想到了當時家破人亡了的娘。他決心也要像冒叔叔一樣,練一身本事,也專殺那些爛骨頭強盜!他當即又想到了王莊的那起殺人案,那兄弟大佬也一定是殺人放火的魔頭,這倆魔頭也一定是他冒叔叔殺的。想不到,他還助了冒叔叔這麼一臂之力。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