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73 頁


黑沉沉密匝匝雨雲中則閃耀着一道道連天接地的枝狀閃電。 那些始終圍繞塔頂翻飛的蝙蝠,這會兒完全不知去向。不過,陸子磯此刻根本無暇想到這個問題。他們一行人從老山泉的洞中摸到寶塔寺,陸子磯沒讓阿德、汝月芬和阿鐘出洞,而是叫
作者:胡蜂 / 頁數:(173 / 0)

想到這裡,阿德立時興奮起來了。他一臉敬畏地看著這個在陸子磯背上一聳一聳的軟綿綿的冒闢塵,恨不得把身上的肉剜下來,燒給這個替天行道、飛檐走壁的冒叔叔吃,只要能救他,怎麼樣他都肯的。他問阿鐘,阿鐘也肯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最後,陸子磯說出了冒闢塵慘遭滅門的身世,只不過地點搬到了皖南,人數也大大地被縮了水。說到冒闢塵兒時,同母親跪在公堂喊冤,被大大的重重的皂靴踩劈手指時,阿德都快瘋了,他重重地捶擊着同樣抓狂的阿鐘。而汝月芬則深深地垂下頭去,眼睛裡噙滿了淚水。
那始終烏雲翻滾的天空此時張開了一個深陷其中的鐵色巨洞,一些碎如破絮的雲,清清白白地穿梭在這齜牙咧嘴的巨洞中。而籠罩着遠方的那些高低錯落起伏不定的山巒深處,黑沉沉密匝匝雨雲中則閃耀着一道道連天接地的枝狀閃電。
那些始終圍繞塔頂翻飛的蝙蝠,這會兒完全不知去向。不過,陸子磯此刻根本無暇想到這個問題。他們一行人從老山泉的洞中摸到寶塔寺,陸子磯沒讓阿德、汝月芬和阿鐘出洞,而是叫他們順原路返回。出洞後,陸子磯背着冒闢塵掩好洞口,迅速閃入一旁的那片古柏林裡,目光向寶塔周邊一掃,閃身橫過甬道,撲入禪房後牆的幾棵古樟的陰影中。時尚書屋
有兩個僧人步出燭火搖曳的大雄寶殿,走入爐火熊熊的齋堂。
陸子磯伏在牆下的草中一定神,便飛步繞道塔後。寶塔的北門緊鎖,後門兩側分別有兩扇梅花形的空窗,塔身四面都是這種梅花形的空窗。他扒着窗框略一探聽,一手反托着背上的冒闢塵縱身一躍,翻入塔內。
塔裡的光線非常幽暗,陰濕而又沉悶,空氣中帶著一種久無人氣的寂寥和霉味。除了那幾扇空窗透着些亮光,其他的地方都隱沒在一片濃黑之中。
塔壁四周繪有佛像並有一圈佛龕,佛龕中佈滿了蛛網而地板上則到處是積塵。陸子磯環牆而行,見塔中有一空門,門內有一架一級級螺旋而上的狹窄木梯,他便遁入空門,背着冒闢塵一步步地拾級而上。冒闢塵原來耷拉在他肩上的腦袋,此刻向後仰去,歪在了一邊。
那個阿鐘說,七層的內頂極低,實則只有半層,人得縮頭彎腰,因而氣喘如牛的陸子磯爬上六層,便解開繩索將冒闢塵放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寶塔的四個門洞勁風出入,塔廊那兒似乎有什麼東西被吹得呼呼作響,有如樹葉或破布爛衫在風中疾舞。從塔身四門中躥出躥進的風,竟使陸子磯感到有幾分涼意。他吃力地將冒闢塵靠中間一移,避開風頭,就背靠着塔心的巨柱坐了下來,那是根有兩人合抱的粗大的立柱,直上頂層。陸子磯一坐下來,心氣一泄,人一軟,就慢慢地滑倒在地板上。時尚書屋
他再看看那一片殷紅血跡的胸脯,軟軟地伸過手去搭他的脈。冒闢塵此刻脈息微弱,似有似無,如一絲游風。
方纔在老山泉的洞窟內,陸子磯在風燈下,剔出嵌入冒闢塵胸膛的兩顆彈頭,上了金創藥,重新將冒闢塵包紮過了。這時冒闢塵的幾處槍傷雖出血不多,但打那之後,他似乎陷入了更深的昏迷,完全失去了知覺。
陸子磯的目光移向了洞門之外,跳過了蒼黑色的塔檐和一枝枝衰草,投向在一片晨曦中漸次展開的一片連着一片的屋面。他的眼中充滿着無限倦意和悲涼,他不知道現在能再為冒闢塵做點什麼。
一盞盞塔檐的翹角銅鈴此刻在風中磕擊出一聲又一聲細碎而又悅耳的鈴聲。
蛇郎中伯伯背着冒叔叔早就消失在那片古柏林裡了,但阿德仍從重新堵上的那塊大石的罅隙中向外看了很久。他沒有想到那個冒叔叔會有這樣悲慘的身世,也沒有想到這個世間竟然會有如此多的血腥暴虐。
可這個蛇郎中伯伯臨分手時,竟不許他們再來望夫塔,救冒叔叔的事就到這兒結束了。他說,那些人都是和官府勾結的殺人不眨眼的強盜土匪,一旦被人發現他們仨也摻和這件事,那就必死無疑,而且恐怕還會害了他們全家。
阿德說他就不信,他們就這麼神,啥事都能弄得那麼清清楚楚?蛇郎中伯伯一聽就急眼了,他說如果他們再摻和進來,他立馬帶著冒叔叔離開這兒。於是阿德只好什麼也不說了。
在返回老山泉茶館的途中,阿鐘講,他是再也不想幹了,被他爹娘知道,他不死也得脫層皮。但阿鐘可以不夠意思,他阿德不能不夠意思。阿鍾不來就不來,他和汝月芬一定會來。汝月芬雖然沒吭聲,但他知道她會管到底的,他很定心。時尚書屋
他們仨一出洞,那後門竟被風吹得更開了。阿德去客堂放風燈,看到那一排在暗中光燦燦的沖茶的銅吊子都在,心裡一陣大喜。門開成這樣,居然沒有賊偷,他慶幸極了。
這會兒阿德又開始想那個一直令他不解的問題:他撞在廳堂的門檻上,阿咪怎麼偏偏在那個時候,傳來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還有望江樓裡那兩匹莫名其妙的大犬,這都是咋了?洞窟中的那些蛇,剛纔他們還專門去看了一下,也蹤跡全無。雖則蛇和貓呵狗呵的比,事兒沒有那麼凶險,但不論怎樣,一到節骨眼上,他阿德怎麼就有如神助,都能化險為夷?想到這裡,他一手提着在這之前擱在南禪寺洞口的兩盞風燈,一手提着這一回取的兩盞風燈,大搖大擺地走進了廳堂。
值夜看店的阿三伯在樓上鼾聲如雷。哼,這會兒,就是把他賣掉,他也不知道!
當阿德把風燈和自來火都放回原處時,他心裡感到從未有過的踏實。忽然,他看到
櫥櫃抽屜裡頭有幾支紙煙,心裡竟湧出一股子想抽支菸的渴望。
「瘋了!」阿德用力地關上了櫥櫃抽屜。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