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74 頁


住阿鐘,掄拳就打,被汝月芬兩手抱住,拖到一邊。 「你……這壞■,你這不是要人性命嗎!」阿德喘着大氣,餘怒未消地大罵阿鐘。 仍然笑得嘎嘎的阿鐘語不成聲地說道:「我就……看不得你那■樣……篤定 泰山,我氣不打一處來,
作者:胡蜂 / 頁數:(174 / 0)

汝月芬在後門口輕輕地將半扇銷死,向阿德猛猛地招招手,讓他快點。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站在門邊的阿鐘說:「管他了,門不關就不關,從牆上爬出爬進累殺人,就讓他們當自己忘關了好了!」
汝月芬覺得也行,那半扇不關就不關,碰上就行。
看著篤篤定定走在院裡的阿德,阿鐘臉上掠過一絲壞笑。
阿德邊走邊摸着兜裡的兩支菸,思謀着獃會兒要不要給阿鐘也來一支。這時,一個音質醇厚清亮,帶著閩南口音的聲音猛地從門口那一頭傳來:「洋傘修伐,阿有洋傘修伐!」
阿德一愣,而後跳起身來屁滾尿流地向門口飛奔而去。就是打死他,他也沒有料到阿鐘會來這一手。阿三伯的鼾聲戛然而止,然後是幾下聲如響雷的咳嗽聲。阿德和汝月芬一起魂飛魄散地逃離老山泉茶館,很快便追上了笑得渾身亂顫的阿鐘。時尚書屋
阿德一把揪住阿鐘,掄拳就打,被汝月芬兩手抱住,拖到一邊。
「你……這壞■,你這不是要人性命嗎!」阿德喘着大氣,餘怒未消地大罵阿鐘。
仍然笑得嘎嘎的阿鐘語不成聲地說道:「我就……看不得你那■樣……篤定 泰山,我氣不打一處來,就……就……」

汝月芬一想到假裝鎮定自若的阿德,突然形如脫兔的狼狽樣,不由得隱聲大笑起來。阿德想一想,也不好意思地笑開了。
汝月芬笑得剎不住閘了,她微俯輕仰,處處流露出清幽溫潤的身姿,如曉風柳行,透出一種驚世的清麗,而滿臉的笑靨既委婉俏美,又含蓄內斂。
阿德的心兒亂了。
阿鐘先走了,阿德因為阿鐘如此善解人意而心懷感激,此刻他就想單獨同汝月芬獃在一起。
「走吧,咱們。」
汝月芬柔順地對阿德說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咱們先去關門,成不!」阿德向汝月芬徵詢道。他突然記起來,方纔逃出來時,那扇門沒關。
「我就喜歡你這樣,不怕麻煩,做什麼都想弄得圓圓滿滿的。」
汝月芬想到自己剛纔聽了阿鐘的,也想偷懶,覺得很不好意思。她直直地向阿德伸出手來。
阿德有點不自然地握著汝月芬的手,一有人誇他,雖則心裡高興,但他渾身不自在,不知道該說點什麼。他敷衍道:「也不完全是這樣的!」
他們手牽手,很快地又回到老山泉茶館的後門。
阿德一推門,門已落栓,他知大事不好,一拉汝月芬,轉身就逃。
「誰家的小兔崽子,三番五次地跑來折騰人!你們要做什麼,你們?門沒關,知道你們這些短棺材要迴轉來,觸殺你娘!」阿三伯站在梯子上,探出牆頭邊罵邊將擱在牆上的一排磚頭瓦塊,落雨似地擲過來。
阿德護着汝月芬,背脊上紮紮實實地挨了幾下,緊接着,半塊板磚狠狠地砸在了他的後腦勺上。他哎呀一聲,眼冒金星地撲在了汝月芬的身上。
汝月芬猛地一回臉,嘴唇一下貼在了阿德的臉上。阿德和汝月芬似乎同時遭到了雷擊,張口結舌地愣在了那兒,完全傻了。
不知阿三伯是手頭的磚頭瓦塊用完了,還是打中了人,唯恐弄出點事來,他收手了。他顯然沒有認出阿德,仍舊吹鬍子瞪眼地從牆上探着頭,又罵開了:「哪兒不能香面孔、摸奶子,跑這兒來發騷,也不看看這是啥地方!」
阿德和汝月芬又同時閙了大紅臉,立即兩下分開,一個捂頭,一個捂嘴,撒腿就逃,一口氣逃到了蚌殼弄口。但阿德感到這次沒有像在河邊那次那樣難堪尷尬,只是羞得渾身都充了血。
阿德一直覺得手裡黏黏糊糊的,他知道肯定是血,但他不想讓汝月芬擔心思,始終不撤下手來。汝月芬見狀死活掰開阿德的手,一看手心裡一攤黑亮的血,就氣急敗壞地罵開了:「這只老猢猻,把人頭砸開,明早找他去算賬!」
阿德忍不住笑出了聲,他戳戳汝月芬的額頭道:「昏話,明早找他去算賬!」
「哼,氣殺我了!」汝月芬也撲哧一聲笑了。
阿德摸摸頭,一看已經不出血了,輕鬆地笑道:「沒事,比哈松他們那次輕多了。上次老方寶開的藥,還剩好些呢,回去上點,就沒事了。不過,下回得同這個阿三伯伯講好,別砸頭,人家本來算術就差。」

阿德和汝月芬一走進了弄堂,彼此尋着對方的手,然後握得更緊了。
越往裡進,阿德感到汝月芬的步子越慢了,臨到她家大門口,他覺得是在拖着她走。那些鑽在石級磚縫和隔牆的金蛉子都在長長短短唧唧嘰嘰地叫,阿德見過這些金蛉子,黃黃黑黑的,比米粒大不了多少,但他閙不明白它們何以發出如此嘹喨的且帶有鋼性的聲音來。
汝月芬突然看著阿德,輕聲地問道:「這幾天,你溫過算術嗎?」
阿德愣一愣,抱歉地搖搖頭。
「不是說好了的嗎,你全玩掉了啊,打咧!」汝月芬攥緊小拳頭,高高地揚了起來。
阿德裝作害怕的樣子又是閉眼睛,又是縮脖子。
汝月芬指指那扇黑漆牆門聲色俱厲道:「這樣吧,從明天起,吃過夜飯,在家做題,兩鐘頭,我看著!」
阿德注意到汝月芬說的是「在家」而不是「在我家」,不禁一陣甜蜜湧上心頭。但他突然想到了冒叔叔,忙問道:「那冒叔叔呢,冒叔叔就不管了嗎?我們再不去看他了嗎?」
汝月芬一手貼在門上,沉默了半晌,眼睛亮亮地看著阿德,慢慢地說道:「你不會忘了,我同你有過一個約定,這一生一世,我就跟着你。」

「你的意思?」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