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75 頁


中伯伯同冒叔叔在一起。那會去救冒叔叔,沒錯。冒叔叔現在有陸伯伯托着呢,我們小孩子家現在先把這事放一放,也沒錯!再講,去看或者不去看冒叔叔,能解決什麼問題?你要幫冒叔叔,具體又是怎麼個幫法?」 汝月芬這最後一句,把阿德
作者:胡蜂 / 頁數:(175 / 0)

「我的意思是:你不能害我!」汝月芬止住阿德道,「聽我把話說完,陸伯伯是對的,我們都還只是孩子,還有長長的一段路要走,不能陷進去,真的不能!我們這個年齡不足以應付這種刀口舔血的凶險,一旦有個什麼,小小年紀,路就要走到盡頭了。我剛纔也想過了,如果一個人學會了恨,對具體的人,對這個世間,只有滿腔刻骨銘心的恨,不管這種恨的理由是多麼充足,那他也就死了,他這一生便注定不得善終!」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是你自己想出來要去救冒叔叔的嗎?」阿德的聲音驟然高起來了,但馬上又一路低了下去。他不能相信眼前這個說話一套一套的人就是來敲他門、讓他跟她去司空坊的那個人,就是那個被蛇郎中伯伯問得滿頭大汗的人。阿德怒道:「這會兒半道上要撒手的也是你?!」
「我原本想著救人的時候,並不知道蛇郎中伯伯同冒叔叔在一起。那會去救冒叔叔,沒錯。冒叔叔現在有陸伯伯托着呢,我們小孩子家現在先把這事放一放,也沒錯!再講,去看或者不去看冒叔叔,能解決什麼問題?你要幫冒叔叔,具體又是怎麼個幫法?」
汝月芬這最後一句,把阿德給問住了,他一時語塞,不知如何對答。
「好了,就到這裡,就到這裡吧,我們回頭再聊這事吧!」汝月芬又是滿臉通紅地垂下頭去,她似乎是用足氣力地說道,「總之,一句話,你卞德青如果要有個什麼,我也就不要活了!」
阿德一陣顫慄,他突然想起,娘也對他說過同樣的話。這會兒,他雖然覺得在冒叔叔這件事上就此打住,讓他感覺極其彆扭極其異樣,但汝月芬如此把他當人,當做這世上最親的親人,又令他欣喜若狂。
汝月芬說完話,垂着眼皮向他一擺手,迅速隱入也是虛掩的牆門裡。在她關上門的一剎那,她給了他一個深深淺淺的笑,那盡顯文靜優雅的笑,有如在黑夜裡靜靜綻放的
海棠花。
阿德一人仰天獨自走在街上時,驀地覺得自己一下子長大了許多。在這個世界上你擁有一個屬於你的人,你便擁有了這個世界。但阿德從冒叔叔的眼睛裡看出,在這個世界上,冒叔叔沒有那樣一個人,那個他在警所見過的洋裝姑娘也不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看著這條通向黑暗的石板路,阿德忽然把自己想象成一個有着血海深仇而又身懷絶技的俠客,藏身于仇人必經之路的石板下。仇人的車馬轟轟隆隆地碾地而來時,一塊塊石板突然如天女散花般地向四處飛散開去,他騰空而起,手舉狼牙棒鋪天蓋地擊向仇人的門面。
血嘩地湧過了他的前胸後背,直達頭頂,他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
但一溜進弄堂,阿德一見自家屋裡這扇後門如同老山泉茶館的後門一樣,竟然也開得直挺挺的,他的一腔豪氣頓時化為烏有,直到他在屋裡既不見爹娘,也未見賊伯伯,心裡才一塊石頭落了地。
爹娘睡着呢,鼻息聲聲,而屋裡的一切家什在暗中顯得是那樣的柔和而又溫馨。當阿德溜到樓上,用毛巾胡亂地擦了擦頭臉,一不留心觸動了後腦勺上的傷,才想起來,他的腦袋又被人開了瓢。
他迅速地從五斗櫥的抽屜裡找出那包傷藥,給自己上藥,而後用毛巾圍上,兩邊一紮緊,趕忙躺下。
阿德一躺定,便看到了兩幅靜止然而卻又相互交替的畫,一幅是汝月芬,一幅是冒闢塵。他覺得滿腦子都是汝月芬,滿腦子都是冒闢塵。最後,阿德撩開帳子,看著老外公那張濕糟糟的臉,就那麼幹躺着,他知道自己是再怎麼都睡不着了。
不知過了多久,娘起床下樓,要去買小菜了。接着是爹,他弄出很大的響聲,洗漱一通,便與娘一起出門去吃早點了。弄堂裡的後門吱呀一聲響,娘和爹的腳步一輕一重地拖過弄堂的碎石地,又一路響過前門的石板街,漸漸遠去。
家裡只剩他一人了,阿德解下毛巾,摸摸後腦勺上那一塊乾結的頭髮,顺發捋下幾片干血碎屑,再小小心心地觸觸已經結了一層薄薄的血痂的傷口,便滿心歡喜地鬆開繃緊的四肢,把自己癱在床上,任憑時間靜靜地在他身邊流逝。
弄堂裡的後門又是吱呀一聲響,娘和爹居然一同迴轉來了。
聽到爹將一隻空盤重重地墩在飯桌上,阿德趕緊坐了起來,爹有時不說話,就用這種方式喊他起床。阿德儘可能地縮小身子,小心翼翼地走下樓。爹和娘面對面地坐在飯桌邊,看都不朝他看一眼,像什麼事都未發生過似的。阿德看到了桌上有一盤他最愛吃的油條裹豬油年糕,心裡不覺有些欣慰。時尚書屋
每回都這樣,娘打過他後總會通過其他方式來補償一下。他原以為今兒個早上,他們仍會跟他沒完,但他們好像沒有要繼續追究的意思,臉色凝重地在說著什麼,像是外面出什麼大事了。
阿德一直留心着不讓爹娘看到他的後腦勺,因此動作身姿顯得多少有些生硬。他輕悄悄地取出牙刷牙缸,準備到天井裡去洗涮,突然他看見爹娘的目光中有幾分擔心,他來勁了,心裡頓時有些發酸:一天到晚,打打打打,往死裡打!但爹娘迅速將目光轉到別處,再沒有看他。於是,他又覺得沒勁了。
牙刷已經上了牙粉,他草草地刷完牙,洗完臉,儘量不去看桌上那盤油條裹豬油年糕。娘將盤子順着桌子向他一推,阿德飛快地將盤子端上,到一邊吃去了。
阿德大嚼的間隙,偷偷地向娘看了一眼。他驚異地發現,這一眼,看得是如此的仔細,他頭一次覺得娘也是一個美麗的女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