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76 頁


女兒夜半夢遊驚醒過後,她折騰了很久才重新睡着。 女兒小的時候,郝妹夜半醒來,就會摸到女兒的房裡,看看她睡得咋樣。一見她的小芬眉頭緊皺,面色潮紅,呼吸急促,不住地動手動腳,就知道她在噩夢之中。郝妹這時就去推人,她不想讓
作者:胡蜂 / 頁數:(176 / 0)

娘是一張瓜子臉,明眸皓齒的,很耐看。正因為如此,爹就不讓娘出去做事。他再看爹,黑蒼蒼的臉,眼圈周圍永遠有兩道黑影,鬢角有些灰白,和娘並不般配。這又令他十分驚異。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阿德不明白何以今日要這樣仔細地打量爹和娘。他只知道自己是熱切地愛着眼前的一切,想要好好地活着——與屬於自己的那個女孩一起。
他突然從爹嘴裡聽到一個他熟透了的人名:天官。
阿德這才意識到他們排練節目時,說的那個所謂的省上大客人,原來就是天官。他們排練的節目就是為了天官,天官來了,那麼他的演出就要開始了,天老爺呵!
天大亮了,郝妹困極了,她比平時晚起了一個多時辰,這讓她有些沮喪。昨夜被女兒夜半夢遊驚醒過後,她折騰了很久才重新睡着。
女兒小的時候,郝妹夜半醒來,就會摸到女兒的房裡,看看她睡得咋樣。一見她的小芬眉頭緊皺,面色潮紅,呼吸急促,不住地動手動腳,就知道她在噩夢之中。郝妹這時就去推人,她不想讓女兒受這夢魘折磨。直到女兒的面色又恢復了常態,呼吸也平穩了下來,她才離開女兒的房間。時尚書屋
她的小芬曾對她說,有些夢,她會連着做,中間醒來,撒個尿,躺下去一睡着,就又接着往下做了;而有的夢,斷了很久很久,在某一天夜裡就又來了。但自從因為那個該死的潭子河裡伸出隻手的夢,遭到毒打,她的小芬就再也不講她的夢了。當她從小豹子陸子磯那兒聽來那些叫人發神經的話,再看到她的小芬背脊上那些黑氣和疹子,她便再不想走進女兒的房間了。她現在甚至害怕見到女兒,快到女兒放學的時間,她把燒好的菜端出來,擺在桌上,就去了男人的店裡。時尚書屋
待女兒睡下了,她才回家。從前,她恨不能每時每刻都待在家裡,東摸西摸,這兒走走,那兒看看。但現在,她害怕回家。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根發已經到店裡去了,郝妹準備起來煮早粥了。她路過女兒的房裡,知道她的小芬醒了,但她佯作不知,徑直下樓去了灶間。這時大門咣噹噹一聲開了,聽聲音是根發。怎麼又回來了呢?郝妹連忙從灶間出來,迎了出去。時尚書屋
汝月芬聽見娘下樓了,才把自己拖起來,靠在床頭上,又閉上了眼睛,她覺得眼皮澀澀的。
不知為什麼,從她溜進家門躺下後,她一直感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恐慌。這會兒,她比任何時候都渴望能與阿德在一起。很久以來,她不記得在她的日子裡,哪個日子是沒有阿德的日子。
那個常常向外公熱烈地祈禱着的阿德,那個常常流着淚睡去的阿德,時常令她心疼不已,而幾個時辰前遭到他爹娘毒打的阿德,則使她心碎。阿德被他爹娘拖進門去,看著他抽噎着睡去,她便黯然離開。
對她來說,很多很多的夢與生活沒有太多的差別,夢是她生活的一部分。幼時,她以為人人都如她一樣,夢裡夢外有時是沒有什麼界限的,它們的結合是如此的緊密,以至于她無法將它們嚴格地區別開來。
然而有一天,娘領着她乘一條烏篷船到外鎮去看娘的一個遠親,她立在船頭清清楚楚地看到自己蜷縮在娘的懷裡沉沉睡去,這才第1次意識到自己是一個獨立於人類的偷窺者,一個靈魂出殻的異人,是一個可以在天地之間自由行走的漫遊者。有時她因為自己能有異於人類的這種靈通而欣喜,但更多的時候,她為此感到沮喪而又痛苦。她曾渴望能過普通女孩一樣的生活,有時一夜無夢,她是多麼興奮而又快活,仿如一個彌留人間、腳踏陰陽兩界的人重獲生命。
她知道這世上沒有一個人能幫得上她的忙,她命中注定要過這種分裂的雙重生活。她也不明白,她的生活中何以會有如此之多的大大小小的蛇,她常常不得不同蛇為伴與蛇共舞,那些蛇完全充斥着她的生活,如夢相隨。
前些日子,那條令人望而卻步的赤紅巨蛇代替了從前常常入夢而來的金色大蛇,那條金色大蛇從她的夢中完全退了出去。高申和他的夥計在現實的生活中殺死了它!那條金色大蛇佔據了她生命中很多的時光,守候着、看護着她一點一點地長大。然而,它死了。這段時間她不知有多少回,為此在夢中哭醒過來。時尚書屋
有時夢醒時分,也就意味着那扇門吱呀一響,再砰的一聲給鎖死了;但有時那門卻是虛掩着的,一觸即開,而通向金色大蛇的那扇記憶之門就是這樣的。
如果說金色大蛇是一條溫靜的和善的大蛇,那麼這條赤紅巨蛇則是暴烈而又蠻橫的。雖然,她也知道它對她沒有惡意,可它那龐大的身軀和可憎的面目,有時使她深感恐懼,使她缺少一種安全感,總覺得它在處心積慮地把她從現在的生活中趕走。然而,它又是那樣的強大,她以為它是所向無敵的,這世上沒有一種力量能輕易地摧毀它,這世上也沒有任何一類蛇種可以與它一比高低,它沒有也不可能有什麼天敵,連那個自稱為蛇藥王的陸子磯也奈何不了它。因而她特別為此而感到憂心忡忡,她愛娘也愛爹,還有阿德。時尚書屋
但昨夜她尋到了令娘茶飯無思的陸伯伯之後,竟看到了有人向它的頭骨開槍,這時她才知道自己錯了。這個世界上唯一的霸主,就是利器在握的人類,也只能是人類。與人類為善或與人類為敵的一切東西,在人類面前,都將在劫難逃。
然而當她再次睡去後,已經舊夢難續。她東遊西逛,尋尋覓覓,但再也沒能找到它那蓋世無雙的龐大身軀和鬼怪精靈般的眼睛。最後,她又去了花山頭,想瞅瞅助她逃過生死劫的冒叔叔。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