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77 頁


門,阿德會咋樣呢?如果她對他說,她汝月芬曾經夜夜去小帶墳看那條金色大蛇在墓穴中含飴弄孫,聞鷄起舞……如果有朝一日,她汝月芬把她自己不曾忘記的形形色色的夢都告訴他阿德,阿德的眼色不會為之而一變嗎? 汝月芬知道,當阿德也
作者:胡蜂 / 頁數:(177 / 0)

可這冒叔叔竟不知去向,而且蹤影難覓。突然,一陣又一陣的不安向她襲來。於是她便一路去了司空坊。從前,她幾次看到那會兒看來極其古怪的冒叔叔,在夜深人靜之時,垂首佇立在那片廢墟前。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看到他滿身是血,獨自橫臥在這荒天野地的廢墟裡。
她豁出去了,但她拒絶回答阿鐘的問題,同時也是阿德想知道的問題。除了拒絶,她別無他法。想著陸伯伯、阿德、阿鐘會由此對她另眼相待,她心裡就亂極了。他們雖則當場接受了她的不說之說,但她清楚,有朝一日,這陸伯伯、阿鐘一旦知道她有這份怪力亂神式的異樣,會用另一種眼光來看她汝月芬的。時尚書屋
阿德當時不以此為怪,揮亂拳頭,但如果王瞎子被殺的第2日,她對他說她把殺人兇手的名字寫在紙條上,塞進了施警長的家門,阿德會咋樣呢?如果她對他說,她汝月芬曾經夜夜去小帶墳看那條金色大蛇在墓穴中含飴弄孫,聞鷄起舞……如果有朝一日,她汝月芬把她自己不曾忘記的形形色色的夢都告訴他阿德,阿德的眼色不會為之而一變嗎?
汝月芬知道,當阿德也用那種眼光來看她的時候,那天地將為之而失色。她的嘴角上下牽扯了一下,她想哭了。她清清楚楚,娘早就看出了她的異樣,她差不多已經失去她的娘了。一想到陸伯伯這兩日見到娘,不知會說到她什麼,她不禁心亂如麻。時尚書屋
爹似乎同娘吵了兩句,便一前一後出門了。聽見娘走了,汝月芬立即穿戴起來,想著趕緊下樓梳洗吃飯,然後搶在娘回來之前出門。
汝月芬走出房間,剛走到樓梯口,娘房間裡的窗戶被風搖出了一片吱呀聲。她靜靜地立在那兒,默默地凝視着那扇門,一陣無由訴說的傷痛又爬上了她的心頭。曾幾何時,那扇門什麼時候都向她敞開着的,而今,那扇門卻關上了。
汝月芬的眼裡噙滿了淚水,一顆淚珠奪眶而出,悄然地滑過了她的臉頰。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一座飛檐翼角的古樸小樓,在一片開闊的石板地上投下沉重的陰影。小樓檐下是清一色的花窗和一盞盞依然點燃着的宮燈。樓門上高懸着一塊烏木門匾,門匾上有「移春樓」三個大字,落款是宋元佑四年東坡居士。
那小樓的樓後及兩側另有幾處館舍與小樓呈賓主相應之態。樓前的石板地的邊緣是一道石欄,石欄下有一方水池,池中昂然聳立着一座瘦秀空靈的大湖石峰。石峰皴斫自生,青苔點點,盡顯蒼古之美。
周圍古木參天,鬱鬱蔥蔥。古林中不時可見一些游移人影,如魂飄浮。
王伯爵獨坐在蘭芝堂的廳堂內,平日一絲不苟的黑髮已經大亂,他端起一隻茶盅,但立即又放了回去。王伯爵抬臉向斜對面的移春樓看了一眼,起身在大方塊的青磚地上來回踱步。
那枚威力巨大的德國手雷毀掉了天官游輪的照明系統,但天官拒絶離開黑燈瞎火的游輪,拒絶登上從江防營趕來救援的炮艇。隨後天官游輪的輪機又出了故障,天官便勃然大怒了。據天官的侍衛長說,游輪遭到襲擊後,天官在甲板露了一會臉,然後再也沒有走出自己的艙房。在這期間,天官居然對任何人事都未置一言。時尚書屋
一到漁園,他又把自己關在這移春樓的樓上,大門不邁,二門不出。
但天官頭頂及額的那道蜈蚣疤,始終紅得發亮發紫。伯爵知道,每當天官勃然大怒時,那道疤痕總是這樣。有時那道蜈蚣疤竟會蠕然而動,猶如活物。
王伯爵踱到小茶几邊,呷一口茶,用茶水漱漱喉嚨,吐在盂內。他又捏着茶盅緩緩地走開了,儘管突然有種將手裡的茶盅摔個粉碎的衝動,但他又將手盅輕輕地放回茶几上。
自從那個採藥人在黑龍潭現身,小連莊出了那樁滅門案,查阿鐮來報後,王伯爵便一直有些坐立不安了,他一直希望那是事出偶然,不肯將二者聯繫在一起。但這十多年來几乎隔個一年半載便會發生這樣一起命案,尤其是不久前的王莊命案,使他如坐針氈。他一直不知道這些同樣來無影去無蹤的大湖強盜身在何處,他也不想知道。
那兄弟倆同查阿鐮講價錢,當時他曾有心殺人,這是送貨上門呵,但這樣滅口,一旦泄漏出去,他將得罪整個江湖。當年他兩次遭襲,查阿鐮替他查過了,竟是大湖強盜所為。他們有人以為被殺手所害的那一干人,都出自於他王伯爵之手,最後這事都被查阿鐮一一澄清而後擺平,但查阿鐮這次也是無法招架了。而這兄弟倆的點子也背,他們原本拿了他的錢,馬上就可以遠走高飛的,但不料當日便被宰殺。時尚書屋
緊接着這個形如惡煞的兇手竟在桐鎮掀起了一場腥風血雨。他知道那殺手一找到王莊這兄弟倆,那麼來找查阿鐮和他王伯爵是遲早的事情。是的,他知道。因而他深深渴望能與這個猶如神龍不見首尾的殺手講和,他把查阿鐮請到漁園時,說的是不惜任何代價,然而查阿鐮和他的人卻也如此不堪一擊!好了,這就意味着與司空坊殺人縱火焚屍有干係的人,除了他和天官,都被一網撈盡了!這段時間,將整個桐鎮攪得翻天覆地鷄犬不寧的那個人,不但沒有被抓住,他竟又直奔桑樹坪,襲擊天官的游輪。時尚書屋
其實活捉了,又怎樣?他早就不是一人單挑了。他有一撥與他生死與共的兄弟,他們可以千年等一回。對他王伯爵而言,這是另外一種意義上的「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着」。他王伯爵如今是終生不得安寧!
昨夜查阿鐮的染坊一出事後,他就讓王四海開始打點細軟。他想走了,要想一勞永逸地了斷這事,他就得離開桐鎮。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