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78 頁


艇是遭遇大力才被掀入水中的。 一時間有關神怪妖魔這個話題,引出紛紛議論,閙得大家毛骨悚然的。但參陸辦公處的一位副處長說,也可能是風,那種怪怪的風有時候會憑空在水中激起這種怪浪來。錢塘江入海口的鹽官江中常有這類怪異長浪
作者:胡蜂 / 頁數:(178 / 0)

李鎮公和他的手下勘查染坊現場後說,那人竟豢養着一條嗜血成性的巨蛇。這該是何等不可思議、何等荒唐的事呵!然而這種不可思議的荒唐事,竟然是發生了的。查阿鐮被切開了喉管,頃刻間便氣絶身亡,而他的兩個兒子也被當場擊斃,是那蛇將他們的屍骸拍扁絞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陶巡警一船人生生被撲殺不算,那船竟也會被大卸八塊,而後遭殃的是天官的兩艘汽艇。天官的衛士長說,天官南征北戰,侍衛隊從未遭到過如此慘重的損失,那些衛士個個百里挑一,有以一當十的神勇。
方纔大家在蘭芝堂議事時,衛士長說,他從死裡逃生的侍衛那兒得知,這河中必有一
水怪,護衛艇是遭遇大力才被掀入水中的。
一時間有關神怪妖魔這個話題,引出紛紛議論,閙得大家毛骨悚然的。但參陸辦公處的一位副處長說,也可能是風,那種怪怪的風有時候會憑空在水中激起這種怪浪來。錢塘江入海口的鹽官江中常有這類怪異長浪。這人是浙江鹽官籍人氏,他說他自小在江邊長大,此等怪浪司空見慣,尤其是月圓之際,浪起時,喇喇作響,白花花的一片,宛如蛟龍出水。時尚書屋
於是大家又不知說些什麼才好了。
起初水怪的說法,被督軍們叱責為神經錯亂痴人說夢,純粹是為了推卸自己護衛不力的罪責,但最後高夢軒也這樣說,他親見河中有一道極為怪異的水波時,督軍們才將信將疑。
但李鎮公一趕到,便一錘定音了,他有資格一錘定音。他說,掀翻護衛艇的不是單純的水怪,那是一頭龐大的水陸兩棲
怪獸。他們在染坊案中曾推測那是一條大蛇,不過,他現在看,它可能不是什麼大蛇。據他說,陶巡警的船和護衛艇上的碎屍殘屍,河裡的有些浮屍,都有被撕扯咬嚙的痕跡,或者乾脆是被兩排利齒切割下來的,上面的齒印尖利而又密集,如豺狼虎豹。大蛇或覓食或受驚,襲擊人畜總是交纏生吞或咬嚙毒殺,絶無撕扯先例。時尚書屋
王四海剛纔過來一講,他王伯爵完全傾向于李鎮公的怪物說。那怪物先拿藥局的貨船一試牛刀,繼而是查阿鐮的染坊。從殺人現場查阿鐮一干人那一臉魂飛魄散,極度驚恐的死相中,不難推測出他們臨斷氣之前看到了什麼。想到這兒,他突然起了一身鷄皮疙瘩,他不能想象那個尋仇而來的殺手將他放翻之後,一頭張開血盆大口的怪獸將一股股鼻息噴在臉上的情形。時尚書屋
一如李鎮公所言,那嗜血成性的怪物絶對為兇手所豢養,如同楊戩與哮天犬一般。不然,一頭怪物怎麼可能與那個殺手同時出現在同一的殺人現場?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同理可證,那殺手與刺客也同屬一人,但王伯爵自忖,這伏擊天官的刺客應與李鎮公所說的兄弟會亂黨無涉,他理應是司空坊司空家後人是也。可是查阿鐮聯絡的這些殺胚動手之前盤查過司空家的那些個男女老少,一個都不少。即使司空坊所有的屍體已被燒得面目全非,他也還暗暗地清點過人數,應當是萬無一失的。但這殺人魔頭若不是司空家後人,便無法解釋這人在桐鎮潛伏十多年殺盡血洗司宅的這一干人這件事了,而且他等得就是天官回鄉這一日!也許正因為如此,他才在最後一日向查阿鐮開刀,他才一直沒有對他王伯爵下手,他這是唯恐打草驚蛇啊!
但這個殺手有這樣所向無敵神出鬼沒的怪獸佑助,那麼還有什麼東西可以擋得住他到這兒來尋仇雪恨呢!想到這兒,王伯爵覺得自己渾身上下直冒寒氣。
三十年以前,司空坊大火,大伯王大南深感蹊蹺,追根究底,才知他王伯爵闖了這麼個大禍。他和天官被吊起來,打得皮開肉綻,然後又被關押在靈屋洞裡。後來,天官便被送到駐守天津衛的一名統制手下當一名小兵,那統制是王大南在天津衛結識多年的老友。在那位統治的嚴加管束下,天官竟然考入了北方武備學堂步兵科。時尚書屋
沒有多少年後,天官便成了那統制手下的協統,最後由協統至統制,再由統制至軍統。從此,天官便走上了一條光耀四海的陽光大道。
從天官粗識男女之事起,他就好那一口。當年在桐鎮,就有好幾個人事不知的小女孩被他開了苞,只不過都未像司空家的女孩那樣閙出亂子來。那些女孩的家人都非常忌諱將此事張揚出去,要麼收了王大南的銀子裝聾作啞,要麼乾脆遷出桐鎮,遠走高飛。但到底還是撞上了個要將天捅個窟窿的人來!
外面傳來一陣腳步聲,王伯爵抬頭向來人看看,雙手將頭髮攏攏,坐回太師椅中。
「睡了?」李鎮公向斜對面的小樓,努努嘴低聲問伯爵,他問的是天官。
「睡了。」
伯爵聲音瘖啞地說道,而後向站在廊柱邊的王興國看了一眼,他立即想起了上次王興國是同施朝安一起來的。他對施朝安一直心存好感,雖然這位自以為是的年輕警長,曾揪着那枚玉珮不放,讓他覺得這人多事。哼,一個大活人,說沒就沒了!不過,這也是他多事的報應。時尚書屋
王興國侷促不安地輕輕叫了聲:「伯爵。」

王伯爵抬頭時,見王興國用央求的目光向李鎮公看了一眼。便對王興國喝道:「說!」
李鎮公面無表情地接過話來,對王伯爵道:「這事,還事關令愛。……令愛與這人關係頗深,我與興國昨夜還見過令愛,她說有些年頭了。」

王伯爵忽然將茶几上的茶具一股腦地擼在地上,而後起身面壁而立。
一隻宋代細瓷茶盞盤在王興國腳下四分五裂,他大氣不出地盯着一地的碎瓷,一動不動。
王伯爵寬大的額頭上滋出來密密麻麻的冷汗。

第5部分

第10六章 寶 塔(1)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