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79 頁


!佘老闆連連拱手致歉,他紅着面孔退了出來。他知道再沒有辦法了,就只好回家去找郝妹。郝妹有一對金鐲,那是他娶她的時候給她的聘禮,她一直把這點東西藏在一個他都不知道的地方。但到家向郝妹一講,郝妹就光火了,她說這是給小芬留
作者:胡蜂 / 頁數:(179 / 0)

根發垂頭喪氣地坐在櫃檯後,臉上佈滿黑氣,兩個眼袋也出來了,他揉揉腫脹痠痛的眼睛,而後伏在了櫃檯上。昨夜鎮南那兒砰砰嘭嘭響了好一陣槍聲,後來前街后街到處有逃來逃去的腳步聲和叫喊聲,再後來女兒小芬又閙了一閙,他再也沒有睡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根發確實有點犯愁,從早上開始,他一直在問自己:到哪裡去借這一百塊大洋呀?這兩年,鎮上搞山貨生意的一下子冒出來好幾家,這買賣是越來越難做了。除了吃用開銷,每個月份,剩不了幾個子。天還沒亮,他就找鹽公堂的佘老闆去借銅鈿,但他一開口,佘老闆就苦笑了。他說,不是跟你開玩笑,我這兒還差一十五塊呢,我正琢磨着到你和王公那兒去開一次口呢,得罪,得罪!佘老闆連連拱手致歉,他紅着面孔退了出來。時尚書屋
他知道再沒有辦法了,就只好回家去找郝妹。郝妹有一對金鐲,那是他娶她的時候給她的聘禮,她一直把這點東西藏在一個他都不知道的地方。但到家向郝妹一講,郝妹就光火了,她說這是給小芬留着的,當一隻鐲也不行,讓他千萬別打這對金鐲的主意。
郝妹要他到那兩家館子店裡去結賬,她說他們賒下的香蕈
木耳那筆賬討回來也差不了多少。她那是毛估估,根發細算過,即使討得回來,也還差好幾塊大洋呢!這些都是老生意了,一年要到店裡來拿不少貨呢,但都得等到年關才會結賬的。又不是死當,到時候可以贖回來的呀!但郝妹根本就不肯商量。
根發憋了一肚皮氣,回到了店裡,忐忑不安地等着。他們前兩天就說好了,今兒上午來收。
今天鎮上似乎煮沸了,一撥人接一撥人,跟着腳板從上塘下塘湧過,到寶塔街去看大輪船,誰都想看個稀奇。聽說除了大輪船,還有兵艦呢。上塘的人被攔在東門,下塘的人被攔在通江橋橋堍,兩邊的駁岸立着密密麻麻的人。根發出世到現在,也沒有見過這街上有如此多的人。時尚書屋
這個最近被死人弄得愁雲慘霧、灰頭土臉的桐鎮,因為來了這大輪船和兵艦,便像個吃了鴉片的鴉片鬼,頓時有了幾分力氣,長了幾分精神。
哼,接二連三死人,居然死得連棺材鋪裡的棺材都會脫銷!剛纔他還看到外埠頭運棺材的船,從門前河裡開過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昨天,聽小芬說,學堂裡要派一批學生到漁園去,為那些大客人服務。學堂裡連課都停掉了,但店不許關門打烊,鎮公所派人挨門挨戶地關照過了。
但根發沒有一點心思去看聽說像宮殿一樣的大輪船。他對坐立不安的小伙計叱責道,不去看,又不會死掉的!於是那小伙計一直立在櫃檯裡,一副便秘的樣子。
「興許今兒他們就不來了!」他提心吊膽地探頭向店門外看去,他的頭一伸出去,立即就縮回來了,「真晦氣,不看不來,一看就來了!」
敞胸露懷的張阿二、阮老三和幾個一看就是客邊人的壯漢子,走過來了。
張阿二反手抹一把根根直立的頭髮,狠抽兩口煙,一手將煙頭彈到河裡。看到兩股濃煙從自家的鼻孔裡徐徐噴出,張阿二覺得自個兒像一張畫片上的龍。
他是到了街上,才知道天官已經到了桐鎮,嗨,這老娘舅!張阿二開始怨王興國,這麼大的事他居然是從外頭聽來的。天官回桐鎮這事,讓他興奮極了。這天下是天官的,而天官是伯爵的兄弟,因而這天下也是伯爵的,他是伯爵的人,所以他感到這天下似乎也是他自個兒的。張阿二這會兒比任何時候都要春風得意。時尚書屋
張阿二、阮老三領着李鎮公的人剛纔去了幾家診所,盤問下來,一切正常。這會兒要去看傷科的老方寶那兒走走,瞅瞅可有什麼情況沒有。一見縮頭縮腦的根發,阮老三扯開喉嚨喊了一嗓子:「汝老闆,銅鈿備齊了沒?今天你再不交,那就是為難兄弟了!」
經阮老三這麼一吆喝,張阿二記起了前兩天他們協助鎮上財稅所收費的事。本來,今天根本顧不上這事的,但與這個老根發約下了,今兒不交費,他們就來幫他關門。他不能說了不算,要不往後,還有誰會忌他?
張阿二一到這家汝記山貨店門口,臉就不由自主地陰了下來。他停下腳,站在店外,冷冷地掃視着這家看起來還算殷實的山貨店,但他瞥了一眼根發,就把眼睛移開了,他不要看見這個人。自從知道那個小丫頭就是這家山貨店老闆的女兒,一看到這個繫著竹布筒裙的汝根發,他立馬想到那天攔着陸子磯,被他的女兒羞辱的情形。他這口惡氣一直沒有機會出呢!
「走開,走開,這又有什麼可看的?怎麼啥事一到你們這兒,就跟蒼蠅見了血似的!」張阿二如同趕蒼蠅一樣,向慢慢地圍到門口的人,甩着手喝道。
人們向兩邊退了退,彷彿有幾分抱歉地朝張阿二笑笑,但就是不肯這樣撲空離去。
根發從來沒有欠過什麼人的賬,他縮在一邊,無地自容地對張阿二、阮老三他們一拱手,一臉堆笑道:「不湊巧得很,這兩日我一直在外頭想辦法,大家手頭上都有些緊,我也有點周轉不開,都是鄉裡鄉親的,看能不能再寬限兩日?回頭我再出去想想辦法,不好意思,各位幫幫忙,幫幫忙!」
在其他店裡收錢的財稅所老沈突然從人叢中冒出來,對根發撇撇嘴道:「鄉裡鄉親?這兒跟誰不是鄉裡鄉親的?都像你這樣,今朝推明朝,明朝推後日,這筆銅鈿恐怕到明年也不定能收上來呢!一收稅費你們就嚎,鎮上都是好說好商量,已經作過讓步,有些費能降的都已經降過一降的。都是講好的事情,今朝再不交不成吶,太陽落山前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