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83 頁


行刑逼供的酷吏想道:如果此人與受刑者的位置顛倒,也請君入甕一回,不知他能苦撐多久?天官有多少秘密都被他鎖在這張抿得鐵緊的闊嘴裡! 「高兄,我想你與魯女士這會兒要去鎮上恐怕有些個不便吧!」李鎮公抱歉地說。 「我知道
作者:胡蜂 / 頁數:(183 / 0)

處處透出險怪詭幻之美的望江樓,竟被派了這等用場!他一直沒有見識過李鎮公擁有的自中國古代相傳下來的一百零八種刑具,這兒的刑具雖然不可能一應俱全,但刑具肯定是有的。一想到那些刑具,高夢軒就對這個李鎮公更添一份厭惡。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們一到桐鎮,全都坐了轎子,而李鎮公則陪着天官乘一條烏篷船繞市河到的漁園。在李鎮公眼裡,這世界上除了天官和他自己,其餘人全都可能是殺手。這個李鎮公活得可真他媽的累!
「高先生,我能問一問兄弟會的事嗎?」魯美倫問道。
「當然。不過得待一會兒。」
高夢軒看到李鎮公從主樓後的一條迴廊的瓶形磚門裡出來,匆匆向他們走來。
李鎮公一夜未闔眼,他鐵青着臉與高夢軒和魯美倫握手寒暄。魯美倫握著那只青筋畢露的大手,又被那只大手的主人冷眼一掃,心裡一凜。
高夢軒則看著這個通嘵古今行刑逼供的酷吏想道:如果此人與受刑者的位置顛倒,也請君入甕一回,不知他能苦撐多久?天官有多少秘密都被他鎖在這張抿得鐵緊的闊嘴裡!
「高兄,我想你與魯女士這會兒要去鎮上恐怕有些個不便吧!」李鎮公抱歉地說。
「我知道。只不過在這一帶隨便轉轉看看。你自便吧!」高夢軒道。
李鎮公再三關照高夢軒,這小鎮最近是如此的不太平,為安全計,他們不可能獨自外出。高夢軒無可奈何地點點頭。李鎮公便與兩人握手道:「高兄與魯女士登樓一望,可將桐鎮盡收眼底。好,在下公務在身,恕不奉陪了!」
李鎮公告辭後又走進了迴廊的那道瓶形磚門。
「兄弟會是一個全國性組織,總部就在貴國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檀香山。前清末代在國內已有些個名氣,以圖在國內建立一個民選政府,成員大都是
留學美法俄日的留學生和僑居這幾個國家的僑民。他們彼此問候的方式也與那些個國家早年的歐式兄弟會一樣:『兄弟,你受苦了!』”高夢軒邊走邊說。
「那麼暗殺一個天官,就可以建立一個民選政府嗎?」
「不能,但他們是另外一種意義上的在野黨。」
高夢軒神情嚴肅地搖搖頭。
「咱們中國一直有這樣的傳統,從來不乏這種慷慨悲歌的壯士,從荊軻刺秦王開始。中國古代管這叫做『弒君』,是吧?」
「咱們中國!」高夢軒淡淡一笑,為魯美倫的那一句咱們中國,而後揚起兩道劍眉低沉地說道,「是的,弒君。但是他們從來未將被暗殺對像視作過仁君!」
遠處的大江在灰濛蒙的天幕下,氣勢磅礴地展現在他們眼前。高夢軒獨自踏上蹬石,揚首直視天際一片孤帆遠影。
魯美倫有點不相信眼前這個長髮衣袂飄浮起落的人,是一個統率千軍萬馬的職業軍人,他博學睿智,富有激情且多愁善感。她為自己贏得了這位她仰慕已久的中國將軍的友誼而興奮,她的內心湧動着一種巨大的幸福。
她輕輕躍上那塊巨大的石蹬,輓起他的胳臂,緩緩向望江樓走去。
冒闢塵已在桐鎮潛伏多年,而且竟和王憶陽發生關聯,實在使王伯爵深感震動。一個無時無刻都在想著要取他性命的恐怖殺手,居然與他的距離和關係是那樣的近,近到讓人感到荒誕的地步。他居然會與王憶陽同床共眠!
他有二子一女均遠在歐洲,唯有這王憶陽一直留在身邊。她生性放蕩,行事荒唐,對此他早有耳聞,但她竟會和一個李鎮公說的走村串鄉的劁豬亂黨、一個殺人如麻殘忍而又冷酷的殺手搞在一起,那便是在作死。天官回鄉的消息,是不是她泄露出去了的,李鎮公沒有對他說。但李鎮公不追究,並不等於沒人追究了。時尚書屋
如果天官知道這刺客和自己侄女的這種關係,認真起來,他伯爵也是脫不了干係的。即令天官在這件事上不怪罪他,可這樣一個天大的醜聞,肯定叫他震怒。伯爵想想這事,頭就如同要炸開來一般的痛。李鎮公剛纔居然還讓王四海去請她搬回漁園。時尚書屋
但他一怒之下,下令把她就地關在那兒,關死這只把人臉丟盡了!
剛纔有人來報,說是這個傻逼丫頭一聽說她的劁豬郎伏擊了天官,且生死不明,就一哭二閙三上吊。天官是誰,而這下作的劁豬郎又是誰!這只賤貨啊!
但他才知道,把王憶陽關在火燒弄,這正合李鎮公之意。李鎮公趁機讓人守在那兒,想守株待兔。把他王府的貴閣千金當誘餌,這讓他很傷自尊。可關人的話,是他自家放出去的,一時半會兒不好再改口了。時尚書屋
但他也委實放心不下,倘使那劁豬郎豬腦子真的上鈎,然後砰砰啪啪打起來,槍子又不長眼睛的!這讓他很傷腦筋。再說王憶陽是個能把一件事兒往死裡做的主。他知道這事根本沒完,再往下,還不知道要做出什麼事來!
這個人是王伯爵在這個世界上唯一擺不平的人,她十二三歲無心向學時,被他搧了一大嘴巴,她竟夾一小布包不吃不喝連續哭閙七天七夜,要死要活地離開了漁園。那次就把他王伯爵的干風收了,從此他再也沒有動過她半個指頭,就連她和他從滄州請來的
保鏢睡覺,他也沒有咋樣,只是私下宰了那個為了儉省,數九嚴寒也非要脫得一絲不掛睡覺的土鱉。但這回這個傻逼瘋丫頭太不像話了,天官如是怪罪下來這將如何了得呵!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