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84 頁


陽小姐帶回漁園吧,關……住在漁園,也叫人放心一點。」王興國端着一個茶盅站在一邊小聲地說。 前面,他拖着李鎮公一起來向伯爵說王憶陽和冒闢塵的事,就想讓他伯爵知道,這一回桐鎮天下大亂,他伯爵和他的寶貝女兒也有份,不能光
作者:胡蜂 / 頁數:(184 / 0)

李鎮公一到桐鎮,就對所有的外來人口和可疑之人都進行了摸底排查,還將有亂黨嫌疑的直接拘禁在望江樓的靈屋洞裡。同時,對一時很難料定的人員也列入監控範圍,包括兩個賊頭鬼腦的記者。這個曾是京城第1名捕的李鎮公對冒闢塵與王憶陽的苟合之事,瞭若指掌,但他娘的就是不同他王伯爵言語一聲。他相信李鎮公的解釋,為了顧及他的臉面而閉口不談。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李鎮公在這之前,非常自信冒闢塵只是有一點可疑而已,沒有想到這人會差一點在天上給捅個窟窿。可伯爵仍然有些怨恨這個李鎮公,為啥不早早地向他伯爵通氣呢!
「現在才是真正顏面盡失!」王伯爵嘆道。
「事情既然已經這樣了,還是把憶陽小姐帶回漁園吧,關……住在漁園,也叫人放心一點。」
王興國端着一個茶盅站在一邊小聲地說。
前面,他拖着李鎮公一起來向伯爵說王憶陽和冒闢塵的事,就想讓他伯爵知道,這一回桐鎮天下大亂,他伯爵和他的寶貝女兒也有份,不能光把他王興國一個人推出午門斬首。不過,他清楚,這次,這個鎮長他是當不成了。這天下能出的事,什麼蛇殺人,大蛇替主人復仇……啥稀奇百怪的事在桐鎮都出了。
王伯爵向王興國擺擺手,示意他免開尊口。伯爵繼續面目陰沉地在廳中央慢慢走動。
「老山泉茶館店裡那個茶房,大家叫他老振興的,被個撿垃圾的人發現死在石灰窯了。還有兩個捉蛇人也被勒殺在三潭,也是今早剛剛發現的。」
王興國小聲地嘀咕道。他想把他知道的事,都說說,免得到時候,伯爵怨他知情不報,或者是該知道的都不知道,而遷怒於他。時尚書屋
他還想說說老根發被張阿二逼得抹脖子的事,看伯爵根本不在聽,就打住了。
王伯爵決定去火燒弄走一趟,他想徹底落實一下,王憶陽是否同那個牛郎中說過天官到達桐鎮的具體時間,如果需要,她得洗清自己,免得留下什麼後患。王四海又像魂一樣從邊上的廂房裡蕩出來,他毫無表情地對伯爵低聲道:「興國已經讓學堂裡的先生把孩子都帶進來了。」

王四海的這句話王伯爵倒是聽清了,他哦了一聲,目光掃過王興國,落在王四海厚重的臉上,向這位大管家點點頭,揮揮手道:「你去安排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王四海不動聲色地走了。王興國覺得有些詫異,學堂的先生學生這麼個小事,伯爵還要請王四海這樣的人去安排。
王伯爵發現腦子一亂,竟把這事給忘了。他的目光轉向廳外的移春樓,看都不看王興國一眼,對他說:「你在這候着,我出去一趟,去去就回,有什麼事就問四海。」

王興國立即將手中的茶盅放在茶几上,如釋重負地看著王伯爵慢步離開客堂。他意外地發現伯爵走起路來,竟顯出了幾分老態。
天蒙蒙亮,阿鐘就一個激靈醒了過來。他的額頭臉頰上佈滿了篾席上橫豎交錯的竹條印,看起來像隻王老虎。他眨巴眨巴眼,在那發起愣來了。一想起幾個時辰前發生的事,他就激動得直打哆嗦。時尚書屋
同汝月芬、阿德分手,回到自家,一躺下,他竟然毫無睡意,就在那兒翻來覆地想那個牛郎中叔叔。繼而,他又開始想洞窟裡的那條傳說中的入海通道。昨夜,當他跟在阿德、汝月芬身後,陪那個馱着牛郎中叔叔的陸伯伯再次踏進水簾洞時,他就想過,即使沒有夜明珠之類的寶物,但能找出那條入海通道,那也太值了。他們就能成為桐鎮人永遠的話題,風頭出足。時尚書屋
阿鐘想待會兒叫阿德一起到學堂時,就同他說說這事,看這兩天夜裡,能不能再去一趟老山泉的後園。
「阿鐘,阿鐘呵,這兩天學堂放假了,啥時候到學堂再通知。」
隔壁一個比他低兩級的小男生對著他的窗大聲高氣地喊道。這個小男生從來以全班第1個到學堂為最大的榮耀,顯然是剛去過學堂了。
「真的,騙人不?」阿鐘興奮地問道,一骨碌便翻身下床。
「騙你?高興點了,我吃飽了我!」那小男生嘟嘟囔囔地走開了。
爹還沒從鄉下回來,娘到大橋頭買小菜去了。阿鐘立即躥到灶間抓了兩塊糕,臉都沒洗,就逃出了家門。阿鐘邊吃糕,邊向阿德家走去。但他一走到阿德家的前門口,剛想喊一嗓子,就只聽見後面傳來一聲呵斥。時尚書屋
「做啥,又想做啥?」阿德娘提着滿滿噹噹的小菜籃,壓低噪音喊道,「又來勾魂來了,是吧?半夜裡已經害得他被夾頭夾腦地敲了一頓,又想來害他!」
阿鐘支支吾吾地申辯着,頭一勾,立即灰溜溜地逃走了。他也不明白,自己為啥一見阿德爹娘,心裡就發虛。往回走時,金山挺胸凹肚地過來了。金山他們學堂也放假了。時尚書屋
阿鐘連嚥了幾口唾沫,才沒把昨夜的歷險告訴金山。但他一對金山說,再去一趟老山泉的後園,再進洞去摸摸另外一條洞道的情況時,立即遭到了金山駁斥:「茶館店裡的人全是吃素的,大天白亮的,除非你帶包石灰去!」
「進不去,大不了就在外面轉轉,又不蝕掉點啥的。一包五香豆,咋樣!」阿鐘發狠地拍拍胸脯。
金山有點心動了。但他還是提議叫上阿德,就他們倆,沒勁。
於是阿鐘、金山來到阿德家門口,靠在玲玲家的屋牆上,商量誰喊阿德。
「你叫!」阿鐘推推金山。
「還是你喊,阿德他娘對你的聲音不熟!」金山推推阿鐘。
他們推讓半天,還是由金山來喊。
「阿有舊的皮鞋修呵!」金山硬着頭皮喊起來了。但未待他喊出第2聲,他們身後的門咣噹一聲便開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