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86 頁


們好幾個到現在連屍首都還沒撈上來呢,估計已經都被衝到江裡去了。畢節生知道這種所謂的失蹤,那就是死定了。其他的人都已被撈到船上運到鎮上,停在南禪寺裡,能尋到的死屍全在寺裡的大雄寶殿和幾間禪房裡停着。那些人的家裡人到現在
作者:胡蜂 / 頁數:(186 / 0)

林立生突然從這倆人背後冒了出來,而後又死命軋過來對阿德說:「哈松要下毒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啊?」阿德雙眼迸出火來了。他雖然料定這狗日的哈松也只是這麼一說,但他光火極了!他老早就算了,但哈松居然還「韜光養晦」,在捕捉時機,要與他結總賬。他冷冷地向哈松、泉福看過去。
「走,吃中飯,回去!」哈松看到阿德虎視眈眈的樣子,臉色一變,愣一愣,而後裝作視而不見的樣子,拖腔拖調地大聲說道。他拖着泉福,夾緊尾巴走出人叢。
服帖就行,他今兒沒有時間理會這個。阿德又抬頭去看那道攔在東門外的警戒綫。畢節生佩着王興國給他的一把短槍,腳穿一雙佈滿塵土的方口布鞋,拖拖拉拉向這兒走來。他一臉的沉痛和疲憊,人完全萎掉了。時尚書屋
他知道現在加上從番芋島上撤下來的三個人,整個警所只剩下他們四個活口。陶巡警他們好幾個到現在連屍首都還沒撈上來呢,估計已經都被衝到江裡去了。畢節生知道這種所謂的失蹤,那就是死定了。其他的人都已被撈到船上運到鎮上,停在南禪寺裡,能尋到的死屍全在寺裡的大雄寶殿和幾間禪房裡停着。時尚書屋
那些人的家裡人到現在還不知道他們已經連命都沒了,要不還不得哭翻天!
他不知道這一段時間,這桐鎮是怎麼啦,這死人的事是一茬接着一茬!他頭一次想到「天怒」這兩個字來。染坊的殺人現場,讓他嘔了一場,直到現在仍然喝口水進去也得吐上半天。
哈松一看見畢節生,兩眼一亮,他捅了捅泉福,幾步奔過去,對畢節生大叫一聲:姑夫!哈松有一個遠房表姑嫁給畢節生做了老婆,兩家都有來去。哈松一知道這個姑夫就去南禪寺,便恨不得跟畢節生磕頭,央求他把他們帶過去看船看艇。
「阿好了,姑夫,謝謝你了呀,帶我們進去阿好啦!」哈松拖着畢節生的皮帶,連跑帶顛地追隨着他一遍遍地請求道。泉福則兩眼發直地緊盯着畢節生的嘴,彷彿他吐出來的話,事關生死。
畢節生什麼也沒說,無力地向這個死纏爛打的小外甥朝前擺擺頭。
「好也!」哈松和泉福一聲歡呼,就隨着排開眾人的畢節生走到東門。
畢節生向李鎮公的人說了幾句,滿頭是汗的哈松、泉福便屁顛屁顛地和畢節生一起通過了警戒綫。哈松回過頭來向仍舊在那盤桓不去的阿德看了一眼,滿臉的驕傲和自豪。
阿德和林立生又嫉妒又羡慕地看著哈松、泉福走到門裡時,巴不得此刻有人在這兒放一把大火,誰都他娘的別看!他不想看到哈松那個得意勁,好像這個桐鎮就是他家的。
「■樣!」阿德對哈松的背影罵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跟屁蟲,吃蛔蟲!」林立生朝着泉福的背影罵道。
「走,都被他們看去了,還看個屁!」阿德拖着林立生憤憤地鑽出人叢。
到了家門口,阿德再沒叫林立生一塊兒進去吃飯,林立生如釋重負地舒口氣,忽然他發現阿德那個被頭髮遮住了的傷。他驚問道:「咋了,阿德?」
「哦,碰在牆角角上了。」
阿德不以為然地看一眼林立生,向弄堂裡走去。
阿德一進門,一看爹居然回來了,爹中午很少回來的。他很失望也很擔心,不要一吃過中飯,爹又不讓他出去了。但爹和娘居然看都不看他一眼,阿德就噔噔噔地上樓了,他想用床下鞋盒裡的銅錢,夜半去塔裡時好給陸伯伯、冒叔叔帶點吃食。
阿德鑽進床下,拖出那只鞋盒,一開蓋,首先看到了那只玉盒。
冒叔叔說過,「你應當先去孝敬你爹你娘。這生你養你的爹娘,你應當先去孝敬他們。有朝一日,當你再想盡孝,但他們都不在了,心會痛的。人生在世,第1要緊的是,待好自家的爹娘。時尚書屋
這世界上最疼你的人,就是你的爹娘,不摻一點假。即使這個世界上的人都不要你了,但他們要的。」

「讓你們難為情死吧,整天價這麼打我!」阿德想到這裡,眼圈一紅,立即拖過一本本子,撕下一頁,抓起鉛筆,把怎麼得到這玉盒的事一寫。然後將玉盒壓在把紙上,再三五三十一地從鞋盒裡點出銅錢,包緊包好,塞進內衫袋裏,便嗵嗵嗵地下樓了。
但爹看都不看他,黑着臉對娘嘆道:「唉,這人是個老實頭,一向沒有多餘的話,但泥人還有個土性子呢!後來,話趕話,愈說愈僵。他就舉起刀來,抹了脖子。聽講,他倒下去,不一會兒就斷氣了!」
阿德並不知道爹說的是誰,拿着空飯碗在一邊發愣。
「啊呀呀,這個人也真是毒頭伯伯,幹嗎要這樣啊!那個張家阿二將來也不得好死,這樣把人往死裡頭逼!」娘擂着桌子說,「有這麼俊的一個女兒,那麼聰明伶俐,功課又好,老婆也年紀輕輕的,真是犯不着呵!」
「你們說誰呢?」阿德一陣犯暈,大聲問道。
「喏,就是汝月芬的爹呀,自殺了!」娘傷心地轉過臉來對阿德說。
阿德瞪大眼睛,張張嘴巴,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草頭百姓,從生到死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向這個國家不停地交錢!」爹大嘆一聲,立起身來。
阿德的臉早漲得通紅,放下飯碗,拔腳衝進弄堂。
「幹什麼去?」爹喝一聲,追出門來。
「讓他去吧,那個小姑娘待我們阿德真個好!」娘端着一盤點心追出門來喊,「帶在路上吃,阿德呵!」
聽到這聲喊,阿德心裡突然異樣。
他迴首一瞥,今天早上對爹娘的印象再次掠過腦際。娘的確是一個美麗的女人,頭上高高的輓了髻,兩眼如墨,瘦長纖弱,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