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87 頁


真是作孽呀!」 阿德又轉身就跑,在這個時候他要和汝月芬在一起。他決定和林立生先去學堂,看萬先生和汝月芬她們會不會已經回到了學堂。 「快點去同阿芬講一聲,家裡出大事了,還上什麼斷命的學堂!」蒲包老太扣着大襟上的搭扣
作者:胡蜂 / 頁數:(187 / 0)

櫥櫃裡那只獅子缸圖案上的古代仕女,手執淨瓶,肅然靜立。再看也走到門口與娘並肩而立的爹,忽然覺得這面孔常常鐵板一塊的爹爹,一襲玄衣,與黑蒼蒼的臉色非常般配,眼圈周圍的陰影,使他的眼睛變得深不可測,自有一種不怒而威的凜然。阿德對這會兒的爹平添了幾分敬意,因汝月芬自絶的爹,他的心裡突然對自己的爹湧起一股熱流。他平生頭一次,高高地舉起手臂,向着爹向着娘短短一揮,便出了弄堂。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阿德拖着林立生,放開步子,直奔蚌殼弄。
「阿芬一早就被先生叫去了,還不知道這事呢!」阿德在弄口碰見蒲包老太,她衣衫不整,眼圈發紅地向他說道,「阿芬她娘也是剛剛被人叫走。好人一個呵,會走這條路,真是作孽呀!」
阿德又轉身就跑,在這個時候他要和汝月芬在一起。他決定和林立生先去學堂,看萬先生和汝月芬她們會不會已經回到了學堂。
「快點去同阿芬講一聲,家裡出大事了,還上什麼斷命的學堂!」蒲包老太扣着大襟上的搭扣,對阿德的身影喊道,然後顛顛地向山塘街跑去。
哈松、泉福突然看到那扇常常是鐵將軍把門的寶塔門是開着的,心裡一樂,天呀,他們可以爬到寶塔上去看大輪船了!
他們假裝出溜溜躂達的樣子,向寶塔走過去。
剛纔他們想走近河灣時又被攔住了,那些士兵不許人貼近游輪和炮艇。於是他們又走回來,折進南禪寺的大門,門口的哨兵剛纔見他們是和畢節生一塊兒過來的,看了他們一眼就放他們進門了。
畢節生滿眼的悲傷,從一間禪房出來,看到他倆,一言不發地走進了另一間禪房。哈松一看沒人注意他倆,拽一把泉福的袖子,倆人嗖地溜進了半開的塔門。
陸子磯清清楚楚地聽見人聲,聽到有人登塔,他想掙扎着醒來,但怎麼也醒不過來,他知道自己是魘住了。突然有一隻手死命地拽住了他的衣袖,他一個激靈猛地醒了過來。
冒闢塵大睜着一對赤紅的眼睛,直勾勾地看著他。
「你醒了,好呵好呵!」陸子磯趕緊坐起身來,一看冒闢塵嘴皮全裂開了,佈滿了血口子。他想著得設法去弄點水來,但他一動,冒闢塵就一把摁住了他的手。
冒闢塵抖抖索索地在解他橫別在腰帶上的牛皮錢袋,他抖着嘴皮,一字一句地對陸子磯說道:「錢袋中的……銀鐲和玉珮……勞你大駕,替我送給阿德。司空坊廢墟的那根朝東的門柱,煙火燎焦的那面,底下埋着一鐵盒大洋。有朝一日……你方便時拜……托送給我養父……說我不能盡孝,他白疼我……一場,對……不住……他,不能給他老人家養老送終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風從塔門裡嗚嚥著掠過地板,吹起一地的塵土。
冒闢塵將解下的錢袋顫顫地塞進陸子磯的手中,斷斷續續地報了個地址。
陸子磯的兩指搭在着冒闢塵的手腕上,感到他的脈息已亂,知道他的大限已到,便一一點頭答應了下來。
「裡頭還有一株藥草,原本一枝雙花,在那個汝家娘子的女兒身上用掉一朵,那女孩中毒甚深,性命交關,不知陸兄知道金龍草不,送……陸兄……」

「金龍草?你有金龍草!你用金龍草給那女孩解毒?」陸子磯捧着那錢袋大驚道,轉而他又急忙問冒闢塵,「那女孩一身黑氣,一背脊的疹子!」
冒闢塵微微點了點頭。
陸子磯渾身一震,滿臉迷茫地去看塔門外的天。他將那錢袋揣進懷中,過了半晌他才喃喃道:「這個女孩還真是蛇人!」
冒闢塵一驚,緩緩地仰起頭來,目光灼灼地看著陸子磯。他仔細看著陸子磯的眼睛面孔,確信這個蛇郎中是認真的。那個本來有可能成為他乾女兒的女孩,居然是個蛇人!他顫聲問道:「蛇人?」
陸子磯目光入定,仍然喃喃自言:「而且是個靈蛇人。」

陸子磯將這個汝家女兒如何咬傷王大毛以及她在學堂如何被毒蛇所傷,包括那靈蛇弄塌了汝家屋面,被他跟蹤追擊,而後浪擊靈蛇,包括汝家女兒不知從何得知他受傷,躺在他爺爺家那片廢墟中和如何夥同她的同學阿德、阿鐘對他施救的前前後後都告訴了冒闢塵。
「嚯,真是難為她了!」冒闢塵長長地吐出一口氣來,那個沉靜憂鬱的汝月芬和那個倔強穩重的圓臉阿德的兩張鮮活的面孔,在他的眼前慢慢地交替而出。突然他仿如被雷電擊中了似地一陣大抖。
陸子磯一把將冒闢塵緊緊地抱在懷裡。
「冷……真冷……」
冒闢塵哆嗦道,「喔……如果……我也是靈蛇人……就好了。」

冒闢塵拚命地抑制着如寒熱般地抖顫,又斷斷續續地講了在桑樹坪與靈蛇的遭遇。
「你的金龍草,在黑龍潭那兒采的?」陸子磯看著錢袋中的筆盒問道。
冒闢塵慢慢地止住了顫抖,無力地點點頭道:「那個崖壁上有一個……岩洞,那便是你所說的靈蛇的老巢。呵!我當……當年去小連莊……就從那兒下……下來的。」
冒闢塵口中喘着大氣道,「我在那兒還逮住過你說的……小的靈蛇,頭像蛐蟮……當時就覺得特怪,結果半道上給逃了……逃了。」

陸子磯恍然大悟,這靈蛇追殺冒闢塵,不是因為他闖入黑龍潭,而是因為他逮過小靈蛇。冒闢塵說崖壁上有岩洞在他預料之中,但他居然逮住過小的靈蛇,這實在讓陸子磯太吃驚了。
「我們這是……這是……在哪兒?」冒闢塵看著顯得越來越模糊的四周,衰弱地問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