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89 頁


之遙的那個粗壯的孩子以驚人的速度躥出那道半敞的塔門,絶望地閉上了眼睛。 這時塔外一陣囉唣,陸子磯聽到一陣雜沓的腳步聲中夾帶著一片金屬碰撞的聲響,衝入了塔門。他看看扶梯空門,猶豫了一下,但還是飛身撲向塔南的那扇空窗,一
作者:胡蜂 / 頁數:(189 / 0)

滾球子滾!哈松身子一犟,大力掙脫泉福,但他用力過猛,一下就將泉福甩了下去,泉福下去時,一手捎帶著哈松轟轟烈烈地滾下扶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轟響聲在塔內引起一陣巨大而空洞的回音。
陸子磯渾身一顫,他向通往頂層的木梯和冒闢塵瞥了一眼,反身撲過去,順梯飛身而下。
滾下扶梯的哈松、泉福一聽見上面咚咚的地板聲,知道有人追下來了。他兩人不顧渾身火燒火燎的痛疼,從地板上跳起身來,沒命地衝下一層又一層塔梯。落在後面的泉福帶著哭聲,死命地喊叫着哈松,而哈松連蹦帶跳地躍下扶梯的最後幾級,狂呼亂叫地奔向塔門。
陸子磯看著離他有幾步之遙的那個粗壯的孩子以驚人的速度躥出那道半敞的塔門,絶望地閉上了眼睛。
這時塔外一陣囉唣,陸子磯聽到一陣雜沓的腳步聲中夾帶著一片金屬碰撞的聲響,衝入了塔門。他看看扶梯空門,猶豫了一下,但還是飛身撲向塔南的那扇空窗,一躍而出,而後滾過甬道,鑽入了牆下密匝匝的樹叢。
冒闢塵被下面塔梯上傳來的一陣陣沉重而又雜亂的腳步聲驚醒了。他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張目四顧,尋找着陸子磯。
下面那陣踏破塔梯的腳步,嗵嗵嗵地越來越響,那絶對不會是陸子磯的腳步。冒闢塵立即明白了自己的處境。
一陣風呼呼地吹進塔內,冒闢塵突然感到腦子一片清亮。他的手下意識地向腰間移去,但馬上又停下了。冒闢塵眼中掠過一絲失望,再次環視塔內,彷彿在尋求救援,他的眼睛突然呼地一亮。
地板上几乎並排地躺着兩具屍體,那兩具屍體腰間的武裝帶的彈袋中分別插着的三顆德式手雷。
冒闢塵扶住立柱,死力地撐起身子,抖動着臂膊,向第1具屍體一點一點挪去。最後,他一把抓着武裝帶,大喘氣後攢足了力氣,解下了武裝帶將其系在自己的腰間。他歇了一歇,又將另外一具屍體上彆著手雷的武裝帶交叉地套在了身上。
冒闢塵微微地閉起了雙眼,又坐靠在立柱下面哮喘,這時胸前有兩眼已經不流血的彈孔,又淌出一小股一小股的鮮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扶梯上那陣腳步聲越來越近,他猛然睜開雙目,擰開了手雷的鐵蓋,勾出了拉環。
忽然,他的目光透過塔門,穿過塔欄看見了那頂如臥波飛虹的大橋,又看見了河灣裡泊着的那艘不可一世的游輪和炮艇。這時,他才意識到他在哪裡!
一般鮮血猛然從冒闢塵嘴裡呈放射狀噴將出來,他捂胸弓腰,死命地撐起身子,微微地偏轉腦袋,向南而望。
一個他熟悉的院落——幾進方正的舊宅和一棵棵玉蘭樹,還有那一叢叢木樨草,幾株繁英纍纍的月季,躍入了他的眼帘。冒闢塵的心猛烈地開始上躥下跳起來,驀地,那些個令人銷魂的日日夜夜立即清清楚楚地展示在了他的眼前。
一個粗蠻的壯漢從屋檐下冒出來,通過院中林蔭道,打開了那扇曾經為他日夜敞開的大門。門一開,從門外走進了一個舉止斯文,穿著綢布長衫的體形瘦長的老男人,跟在這個老男人後面進門的是他的四個
保鏢。那個粗蠻的壯漢又閂死了大門,站在院中開始向那瘦長男人比比畫畫地在說著什麼。
「王伯爵!」冒闢塵微微地翕動着嘴唇,但他的眼睛卻大放光明。他扶着塔柱,又跌向塔牆,然後扶壁搖搖擺擺地走出塔門。
一出塔門,一股股突如其來的勁風狂亂地掀起了他的頭髮和衣褲,他一身膨脹的血衣血褲,如枯葉般地被拽向了木欄。
被一隊隊士兵阻攔在上塘和下塘兩岸的人群,突然都看見了一個長髮飄飄的年輕人腳步踉蹌地移向塔欄,便發出一陣驚呼。那些莫名其妙的士兵也抬臉去看這個塔中人。
一口氣奔上五層塔樓的畢節生,揮動着短槍朝上面的扶梯口嘎着嗓子喊話,另一個士官模樣的人與幾個兵士則七嘴八舌地喊着那兩個哨兵的名字。
冒闢塵兩耳風聲,他什麼也聽不見了,他感到胸腔中的五臟六腑正在液化,化作一縷寒氣,沿著他緊握著的欄杆一點一滴地在走失。他臉上掛着一絲微笑,似乎因為上蒼在他生命正在流失殆盡之際,給了他最後的這樣一個機會而心懷感激。
「哦,王憶陽,對不……住了!」冒闢塵慢慢地向欄杆抬起了那條重如千鈞的大腿。
塔下那些士兵,那些一直在警戒綫外嘖嘖稱奇叫喊的桐鎮人,看見塔上那人顫顫巍巍地跨過欄杆,從塔檐上一躍而起,立即爆發出一陣炸雷般的尖叫聲。
那人在空中划出一道美麗的弧線,拖帶著一陣藍煙,向下面那幢老宅飛去。
王伯爵被四周猛然響起的一陣炸雷般的尖叫聲驚得跳了起來,他站在當院驚慌失措地看了一眼那些拔槍在手的保鏢後,迅速地抬頭向天。
一個巨大的黑影渾身噴發着淡藍色的煙霧,發出高亢的長聲嘯叫,猶如張開雙翅的大鷹,從天而降。那些保鏢在朝天開槍的同時,紛紛抱頭鼠竄,向四下里逃散開去。
畢節生在一聲聲巨大的爆炸聲中,幾步躍上了第6層塔梯。他身後的人也手腳並用地爬了上來。畢節生從塔門中看到塔下院牆外有一個院落一片濃煙滾滾向天,到處都是斷枝敗葉和殘磚瓦礫,那地下還有一大片的碎胳膊斷腿。
塔上,靈蛇的雙眸在那聲驚天動地的爆炸聲中驀然一亮,它略一遲疑,便呼的一聲,順梯而下。
畢節生和軍士們聽到動靜,猛抬頭,一個個便都噤聲而立,獃若木鷄。
陸子磯目擊四處噴煙的冒闢塵,從塔上飛身而下,緊接着牆外的老宅裡傳來幾聲巨大的爆炸聲。他的心在這一剎那也被炸得粉碎,淚水奪眶而出。
南禪寺裡的那些軍士如流水般地湧出了寺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