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90 頁


變成長身吞吐的火蛇,火蛇隨着一股股煙霧從樓下的屋子裡呼呼地冒了出來。 王伯爵歪斜着被削去半拉頭皮的腦袋靠着牆,半坐在如一汪積水似的血泊中。他吃力地撐開被血粘連的眼皮,看了看自己已完全撕開的胸腹和牽扯在外的腸腸肚肚。他
作者:胡蜂 / 頁數:(190 / 0)

陸子磯拭去眼淚,走出樹叢,大步退後,再飛身一躍,一腳蹬上南牆,兩手一抓,便上了塔院牆頭。他在牆頭發足狂奔,避過那幢已經起火的老宅,正要縱身跳下,猛然聽見遠處傳來一聲斷喝,在他頭也不回縱身向下跳去時,突然兩聲槍聲響起。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陸子磯只覺肩頭一麻,一個失手,墜落在地。他迅速從地上爬起,向兩牆形成的夾弄盡頭狂奔。
靈蛇鎮定自若地游出扶梯空門,從口中吐出一對相連的大腿,那包裹着白亮亮的黏液的腿腳上穿著一隻方口布鞋。
靈蛇仍然將粗大的分叉舌伸向空中探詢着,而後抬身鑽出南面塔牆的空窗,浩浩蕩蕩地游過甬道,再直立上牆,弓身滑行而下。
樓下那幾扇花窗上有幾小股上躥下跳的火舌,但不一會兒,那些火舌便蛻變成長身吞吐的火蛇,火蛇隨着一股股煙霧從樓下的屋子裡呼呼地冒了出來。
王伯爵歪斜着被削去半拉頭皮的腦袋靠着牆,半坐在如一汪積水似的血泊中。他吃力地撐開被血粘連的眼皮,看了看自己已完全撕開的胸腹和牽扯在外的腸腸肚肚。他不以為他的內臟是被炸開來的,而是被彈到牆上控出來的。他覺得自己的脊背真痛呵,似乎每一節脊骨每一根神經都統統斷裂了。時尚書屋
他知道他要死了。在這之前,他一直以為死亡是離他非常遙遠的一件事,有時他甚至覺得自己不會死,死從來都是別人的事。
這會兒,他覺得自己很傻,幹嗎呢,大半輩子都在殺來殺去的,提心吊膽,心驚肉跳地過了這大半輩子。他瞅了瞅那幾個身首異處的
保鏢,覺得他們也傻透了,他們為了一個三百大洋,就把命留在這兒了。哦,這世界上只有一樣東西是屬於他自己的,那就是他的生命,這世上最重要的一樣東西,那就是活着。
王憶陽披頭散髮地在那一排破損的樓窗後,來回奔跑。她看著從鎖死的房門和樓窗下漫延過來的火舌,號哭着叫道:「爹爹……爹爹呀,救救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抬着沉重的眼皮又去看那一棵玉蘭樹上掛着的一顆目眥盡裂的頭顱。他一眼就看出了他是誰,雖然他從未見過這張嘴臉,但知道他是誰。他彷彿聽見那頭顱嘴裡的牙齒被咬得格格作響。他從來沒見過什麼叫做面目猙獰,而這張面孔就是。時尚書屋
他不明白他的女兒怎麼會和這樣一個惡煞通好。
他看看如皮影一般在火中跳動的女兒,忽然覺得裸露在外的心臟一陣大痛。
大門被一陣槍托砸得山響,砸門聲中伴隨着許多人的叫喊聲。看著紋絲不動的大門,王伯爵的臉上露出了一抹莫名其妙的微笑,但那一抹笑容漸漸地變得僵硬起來並很快地凝固了。
一條皮開肉綻但雙眸卻是精光四射的赤色巨蛇,弓身從牆頭上滑行而下。它齜出一排帶著寒氣的利齒,向他直直蜿蜒而來。當那個帶著盔甲質感的龜紋密佈的蟮首,吐出Y字形的血舌,目光炯炯地凝視着他的眼睛並將一陣陣帶著濃腥的口氣絲絲拉拉地噴在他臉上時,他擰過臉去,嘶啞地叫一聲:姆媽……而後便一頭垂下。
那兩樓兩底的屋子發出轟的一聲巨響,大團大團的濃煙裹挾着深紅色的火餡高高地躥出了屋面,猶如一條條金紅的龍蛇向其他屋面遊行而去。
第10七章 流 言(1)
施亞平和施艷林在商會辦的食堂裡用過中飯後,如同一對情侶似地並肩向寶塔街走來。自徐先生開始跟小文女先生勾勾搭搭後,施艷林就堅決不肯同徐先生一起用餐了,徐先生為了避免這一份尷尬,就換了另外一家食堂去搭伙了。現如今,施艷林有事沒事就往施亞平那兒跑。不過,施亞平始終牢牢地守住自己的底線,不越雷池一步。時尚書屋
打小,他就發現自己有所謂的處女情結,如若哪個女生同哪個男生要好過,後來不管出於什麼原因分手了,那種女生要找他,他是斷斷不肯接受的。當初他就覺得自己不能吃虧,被人用過的東西,終究會帶著用過的那個人的痕跡,有些烙印。所以施亞平知道自己不會有事,因而他也不怕同施艷林來往,至于有人要嚼舌頭,他是完全無所謂的。
他們也想過去看看那艘被桐鎮人傳紅了的游輪。施亞平一聽說桐鎮開來了這樣一艘豪華遊輪和護衛的炮艇,就對施艷林說,這樣大的排場,來人非天官莫屬。什麼省上的客人!
施艷林點點頭,對施亞平說:「哎,要我說,如果還要演出,你排的那個什麼《狼和貓》的節目,我看就算了,不要尋事。」

施艷林又說起,前兩年湖南邵陽中學一個叫李洞天的國文先生,出了一個提倡民權的作文題,就被指為亂黨而遭槍擊;南京有個婦人在菜市場說了一句「早晚時價不同」的話,就遭逮捕。施亞平有時寫了些在她看來有點出格的文字,她就揀這些來勸他。
施亞平堅決地搖搖頭。
走在路上,就聽見南禪寺方向傳來一聲聲猶如悶雷的巨響,不知從哪兒冒出來的人群突然像漲潮一樣地從他們身後往那兒湧去,而從南禪寺方向冒出來的人群則像落潮一樣,一波一波地朝這兒湧來。
施亞平和施艷林就緊貼在人家的屋檐下讓人通過。不斷地有關於寶塔那兒發生爆炸的各種原因傳來,但施亞平還是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個桐鎮,這一段時間肯定是出怪了!」施亞平對施艷林說。
哈松、泉福從塔梯上摔下來,摔得七葷八素,再被湧來湧去的人流連踩帶撞,已經完全暈頭轉向了。他倆一臉痴痴傻傻的神情,有氣無力地逆着人流,東倒西歪地擠了過來。
施艷林「咦」了一聲,放開喉嚨喊一聲:「哈松!」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