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91 頁


一點頭,就輓着袖子趕上去推車。施艷林扶着哈鬆肩胛,悵然若失地看著施亞平的背影消失在人流中。 施艷林還沒開口,哈松就站在當街結結巴巴地將汝月芬是人蛇的話,從頭至尾地對她說了一遍。 「汝月芬不是個人!」施艷林的眼鏡從
作者:胡蜂 / 頁數:(191 / 0)

哈松和泉福轉過臉一看見女施先生和男施先生站在路邊,兩側鼻翼迅速地擴張開來。施亞平儘管平時特別討厭這兩個學生,但一見他們咧個大嘴快要哭出的樣子,不由得心頭一熱。他和施艷林擋開七碰八碰的人,伸着手向哈松、泉福走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一陣陣淒厲的帶著簧音的哨笛一路響將開來,人流紛紛閃開,讓出路來。兩部載着被桐鎮人叫作「洋龍」的抽水機的推車一前一後,橫衝直撞地沿街推來。
張屠戶的皮圍裙外,毛毛糙糙地罩了件印有「洋龍會」標誌的馬甲,他駕着後邊的「洋龍車」雙把,一膀子撞開一個擋道的人,張口就罵。他突然看到施亞平了,便扭頭大喊一聲:「施先生,上!」
施亞平雖然不是張屠戶一組,但也在一起操練過多次,聽他一叫,便放開哈松,向施艷林一點頭,就輓着袖子趕上去推車。施艷林扶着哈鬆肩胛,悵然若失地看著施亞平的背影消失在人流中。
施艷林還沒開口,哈松就站在當街結結巴巴地將汝月芬是人蛇的話,從頭至尾地對她說了一遍。
「汝月芬不是個人!」施艷林的眼鏡從鼻樑上滑下來了,她難以置信地又問一遍,「你是說汝月芬是條蛇?」
哈松、泉福肯定地點了點頭,哈松說雖則蛇郎中他們說話聲音又低,塔裡的風又大,好些話都沒聽清,但汝月芬的事,他們可是聽得真真切切。
施艷林的目光越過那些爭先恐後蜂擁而去的人流,朝天看去,她覺得要麼是這兩個土頭灰臉的孩子,要麼是那個她在學堂門口見過的蛇郎中,要麼是她自己,或者乾脆是這個世界瘋了。
「他們藏在寶塔裡幹什麼,你們說的那兩個什麼郎中?」施艷林覺得自己的腦子不大好使了,她本來想再問點有關汝月芬的事。哈松和泉福大力搖頭,他們始終沒有搞明白那個蛇郎中為什麼要在塔裡,他們只聽見汝月芬是人蛇這個話,就這個。
哈松和泉福還未完全從汝月芬是人蛇的驚駭和那巨大的爆炸聲的驚嚇中醒來,他們後面追加的有關那兩個郎中的談話,便顯得支離破碎,混亂不堪。施艷林一聽,就知道這倆頭本來就缺點活的蠢驢,腦子完全亂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哈松同學,還有顏泉福同學,你們兩個聽好了!」施艷林嚴肅地把兩手分別搭在哈松泉福肩上,推一推他們,盯着他們的眼睛說,「汝月芬是人是蛇的事,絶不能再這麼對人瞎講了,那是要弄出人性命來的!汝月芬回頭一有點啥事,我就送你倆去吃官司坐監牢,你們可聽見!」
哈松泉福脖梗一縮,不住地點頭,一臉的誠惶誠恐。
「那就趕緊回家吧,再不要到處亂跑了!」施艷林輕輕地推了哈松泉福一把。
哈松泉福戰戰兢兢地走了。
施艷林立在原地發了會兒獃,她記起卞德青同她說過這事,王大毛他們怎麼霸着路不讓過,汝月芬不依,然後王大毛卡人喉嚨,蛇郎中怎麼救人。但汝月芬咬傷王大毛,那些殺胚怎麼可能會沒有一點點反應呢?這王大毛是何許人,桐鎮人都知道。至于汝月芬在學堂被毒蛇所傷,包括那什麼靈蛇弄塌了汝家屋面,汝月芬用藥,又如何反應,她想不能說明什麼人呵蛇呵的。施艷林這就想到王大毛家去一趟,看是不是汝月芬咬了人,被咬的人就會中毒。時尚書屋
她回頭向南禪寺方向看了一眼,那兒有一股股猙獰的濃煙扶搖直上雲天。要是施亞平在就好了,她想。
施艷林找了個人問了問王大毛家的住址,一路尋過去。
王大毛的家是一幢石庫門房子,門前有一條碎石路,牆門兩邊曬滿了各種布片。施艷林走近屋門口,聽見一個老頭在喊:「死了也好,活着也只是作孽,被街坊戳脊樑骨……」

施艷林一驚,尋思要不要進去看個究竟,屋裡又傳出一個老婦淒厲的哭聲,邊哭邊罵:「做人也得摸摸良心,不是你兒子,你也配天天魚翅海參的往裡脹?現在看他死了,連句好話也沒有……大毛啊,你走了,娘就快來陪你了……」

後屋傳出幾個人慌亂的腳步聲。施艷林趁亂走出大門,頭昏腦漲地向漁園走去。
她起初對蛇郎中的說法嗤之以鼻,覺得荒唐之極,但王大毛竟然真的死了,照哈松說的,僅僅是被汝月芬咬過一口……施艷林感到心裡不僅亂成一團,而且很是有些驚恐。
在去漁園的路上,她一直在關照自己不要慌,即令汝月芬真像那個不吃飯的神經病蛇郎中所說的那樣是條毒蛇,或者是個像白素貞那樣的蛇精,最後要了王大毛的命,但只要汝月芬不下嘴咬人,那就不會釀成禍端。要緊的是,得馬上先把汝月芬叫出漁園,天官和他那麼些要員在那兒,不要沒事弄出點事出來。
施艷林這會兒開始細細地咂摸那個蛇郎中說的每一句話,越咂摸就越覺得有點像那麼回事。蛇郎中絶無誣人清白的動機,他吃這碗飯,一吃幾十年,與蛇打交道,比和人打交道的時間還長,應該說絶少有看走眼的時候。
家有大蛇做伴,此其一;其二,咬傷王大毛,要了人性命;其三,學堂裡的那些蛇,不用說都是奔她來的,她自己被毒蛇咬傷,竟能不治而愈,就是蛇郎中那話:以毒攻毒;其四,一個人如何能為蛇藥所傷,且全身呈現出蛇的中毒癥狀?
原先那些因算術捲子而牽扯出來的疑惑,因為汝月芬的合理解釋,就一筆帶過了,她也再沒有細究,可這會兒她又不禁再生疑竇。汝月芬有時似乎有一種未卜先知的神通,她的那一對眼睛彷彿什麼都知道,有時她看見那對眼睛心裡就發虛。尤其是那次下午課前睡中覺,汝月芬竟會直奔徐先生那兒,這太讓她生疑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