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92 頁


滿愧疚地又朝望夫塔方向看去,只見一條條巨龍般的濃煙從塔下冉冉升起。他默默地向冒闢塵道聲「得罪」,不論如何,他舍冒闢塵而去,是不爭的事實。 「奶奶的!」陸子磯跳下牆頭,落地時肩頭一陣震痛,他撫着被子彈擦傷的肩胛,齜牙罵
作者:胡蜂 / 頁數:(192 / 0)

且不說汝月芬的所謂神通,就那個蛇郎中說的這些個事,一樁樁一件件都能顯出她的可疑之處。但施艷林絞盡腦汁也想不出,如何才能當堂驗證那個蛇郎中的說法,讓汝月芬顯出原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一陣陣越來越勁的風,把一股股刺鼻的焦味撒向四方。街上的人也個個行色匆匆,且驚又懼,滿眼焦慮。施艷林心裡有幾分着急,不由得加快了腳步。
陸子磯又攀上一道院牆,他向遠處那一大片一大片的桑林回望了一眼。他非常後悔把冒闢塵背回桐鎮,要不然冒闢塵一死,他便能就地將他平葬在那兒,那兒有許多剛剛被地主翻過的桑林地。但如今他卻是粉身碎骨,死無葬身之地!
陸子磯充滿愧疚地又朝望夫塔方向看去,只見一條條巨龍般的濃煙從塔下冉冉升起。他默默地向冒闢塵道聲「得罪」,不論如何,他舍冒闢塵而去,是不爭的事實。
「奶奶的!」陸子磯跳下牆頭,落地時肩頭一陣震痛,他撫着被子彈擦傷的肩胛,齜牙罵道。
這時由四個士兵組成的隊列,邁着整齊劃一的步伐,拐進小巷,向這兒踏步而來。
陸子磯一哈腰迅速鑽入了另一條小巷。
陸子磯覺得自己完全被這幾日內所發生的一切搞得有點神智迷亂了。汝家娘子的女兒,如今可以確定是一個亙古未有的靈蛇人了。他又將這女孩之事前前後後地過了一下篩,再告訴自己:還是那句話,大路朝天,各走半邊。再說,那女孩又非喪心病狂之人,逮誰咬誰!
陸子磯甩甩手,從一條條小巷中鑽進鑽出,一下來到了南潘浜。再過一條半弄,那便是花山頭了。
陸子磯此刻再不想管王大毛那筆賬了,殺胚王大毛咎由自取,死有餘辜。他現在只是想著他的那條白頭蟒,萬一它要自己回了花山頭了呢?但不論白頭蟒在否,他仍決定馬上收拾收拾家什,立即離開桐鎮。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陸子磯一咬牙,大踏步向花山頭疾奔而去。
大街上許多店舖已紛紛打烊關門,有的店家則坐在燃着燈盞的黑櫃後,一臉愁慘地隔着半遮半掩的店門看天。對有些人而言,別說天官到桐鎮,就是神仙下凡,同他們有什麼關係,他們該怎麼生活,還得怎麼生活。
一團團烏雲緩慢而又堅決地從四面八方向桐鎮湧來,有幾團四周鑲着一道青亮銀邊的雲團,如同張開一張張大口,充滿煞氣地堆積在桐鎮的上空。
「天要吃人嘍!」有一個小孩驚惶地看著這獰厲的天色,噠噠噠地穿過空蕩蕩的馬路跑回家去。馬路邊的幾棵大柳樹上,有千萬隻鳥在齊聲驚叫,叫聲喧天。
那些喪家的屋裡,仍傳來一陣陣哀哀嚶嚶的哭聲。他們始終感受着這黑色的死亡張開一雙碩大的翅膀在鎮子的上空,鼓蕩來去。
阿德和林立生穿過那些淒淒慘慘的街巷,風風火火地趕到學堂,想找萬先生她們,但學堂裡除了校工伯伯,空無一人。林立生說,會不會汝月芬她們已從漁園出來了,各自回了各自的家?於是他倆心急火繚地再奔蚌殼弄,可是汝月芬家依然門戶緊閉,而且連蒲包老太也不知了去向。他們接着又去了山塘街的山貨店,然而店門也同樣是鐵將軍把門。阿德心急如焚地拉著林立生又馬不停蹄地直奔漁園。時尚書屋
處處閃爍着星星點點燈光的漁園在望,阿德一路上為能不能放他們進去而心急如焚。林立生只說了一句:「唉,汝月芬這個人咋這麼倒霉呀?」但見阿德沒有回音,就再也沒有開腔。
漁園的廊橋橋頭這會還有人三五成群地聚在那,不時地向對岸的漁園牆門探頭探腦,間或再聊上那麼幾句。廊橋橋頭和漁園的牆門以及那一圈外牆,也是三步一崗,五步一哨。那些崗哨一律滿臉霜雪,目露凶光。
「卞德青、林立生!」
阿德和林立生正拿不定主意,聽到身後一聲喊,回頭看竟是女施先生,便雙雙立定,等着她急火火地走過來。
萬先生剛和衣躺在汝月芬身邊,又掙扎着起身脫下對襟外套和旗袍,她讓汝月芬也脫下她的紅衣裙,說那樣會弄得爛皺。汝月芬感覺頭悶悶的,異常沉重。她胡亂脫下裙子,穿著短衫短褲,面壁而臥,眼皮不住地打架。她感到從未有過的睏倦,萬先生也是,再沒有一句話,歪倒在床邊,一挨枕頭似乎就睡了過去。時尚書屋
文先生帶著范小嫻和另外兩個女生就睡在隔壁,其他的女生則被傭人帶著,睡在隔壁的房間。
她們十幾個人剛纔端端正正、規規矩矩地坐在大廳的一排太師椅上時,范小嫻一直以手掩口,呵欠連連。萬先生也是,只不過萬先生有點虛張聲勢的矜持,強打精神罷了。
兩個漁園的老傭人給她們端水沏茶後,悄無聲息地退出了樓門。
飯後,那個垂着眼皮的老人給汝月芬也端上一盅香片時,她覺得滑稽極了。萬先生和文先生一直臉色彤紅,一副醺醺然的樣子。當萬先生和文先生走入這幢樓,踩着一水兒的猩紅地毯時,汝月芬見她們相視一看,臉上一副震驚卻又故作平常的神情。
「賽過皇宮哎!」剛纔一個秀秀氣氣的長得活脫脫像個女生的男生,對坐在身邊的范小嫻聲氣壓得低低地說。他是今朝到漁園來服務的人中唯一的一位男生。他是萬先生在學堂裡最最寵愛的人,說是不帶男生,但萬先生還是把他給叫上了。
范小嫻臉上的雀斑完全被一臉紅暈遮掩了,顯得比原來好看些。自走進漁園,范小嫻再未放開嗓音說過話。儘管四周沒有旁人,萬先生還是甩甩頭髮,用食指壓住嘴唇,噓了一聲。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