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93 頁


自走進漁園,自始至終,一種極為陰冷的感覺就如潛流似地隱約衝動她的心房。她們早晨到那個大人物天官的房間裡去獻花,一身睡衣的天官和在門外等着的王伯爵,包括那個慇勤備至的王興國,還有幾個佩着槍在樓外踱步的大漢看著她的眼神,都讓
作者:胡蜂 / 頁數:(193 / 0)

要是那個男生換作阿德,該有多好呵!汝月芬看看那個臉綳得緊緊的,大氣不敢出的男生這樣想。他比她們低一級,剛剛邁進五年級的門檻。汝月芬斷定阿德同樣會正襟危坐,一臉嚴肅,但他絶對會抽個冷子向她擠眉弄眼扮鬼臉,做手勢的。阿德也在,就好了,那樣她就不會感到這麼壓抑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女施先生如今又像從前那樣和她很要好,不時地摟着她的肩膀,弄得范小嫻酸酸的,一個勁地往女施先生跟前蹭。不過汝月芬覺着與女施先生之間總是隔着點什麼,如果沒有發生那事,此刻要是與女施先生而不是萬先生這樣同榻共眠,她會很幸福的。
這些京城裡來的人,都很喜歡她,她看得出來的。聽說回頭還要在鎮上的禮堂演出,這些客人都要到場的,她為這行將獲得的預期成功,感到些快意。不過,自走進漁園,自始至終,一種極為陰冷的感覺就如潛流似地隱約衝動她的心房。她們早晨到那個大人物天官的房間裡去獻花,一身睡衣的天官和在門外等着的王伯爵,包括那個慇勤備至的王興國,還有幾個佩着槍在樓外踱步的大漢看著她的眼神,都讓她有幾分不安,似乎總有什麼不對頭,她好像從他們的身上聞到了一種使人心悸的味兒。時尚書屋
古色古香的房間裡,處處可見各姿各式精巧而又典雅的古玩、擺設。那些古玩、擺設,向左移一移,又向右移一移,然後激烈地旋轉起來,然後咣啷一聲,化作一片白光。
風帶著哨聲在廊橋前的林中遊蕩着,甬道邊的一棵大槐樹上不時有些落葉旋轉飄下,有一隻碩大的空鳥窠,如風中草帽隨着樹冠一起一伏。
施艷林站在樹下,頭髮被風吹得亂亂的。她一個勁地抬頭向對岸的漁園大門張望,那個替她帶條子給萬先生的老聽差已進去半天了。她要讓汝月芬回家,家裡有急事。阿德靠樹而立,眼巴巴地看著大門,拳頭一下一下地輕擂樹幹,林立生則貼著阿德站在一邊。時尚書屋
一道影影綽綽的紅綢帶輕飄飄地掠過廊橋上空,突然那綢帶猶疑了一下,慢慢地落在那棵大槐樹的一隻鳥窠裡,盤作一團。
施艷林明知問不出來個啥,但她還是扭過頭來問阿德:「卞德青,你同汝月芬最要好了,這麼多年來,你就不覺得她有那麼一點點和常人不同的地方嗎?能給先生說說嗎?」
這他娘的已經是第2遍了,類似這樣的問話!剛纔她追過來後,在路上已經問過一次了。阿德不覺一陣逆反,他擰着脖子問道:「施先生,汝月芬到底咋了,你今朝一老要這樣問?」
「啥也沒啥,隨便問問。」
施艷林一愣,她有些不自在地一笑,搖搖頭,又轉過身去看大門了。
甬道那兒過來一大群孩子,阿德、林立生一見之下,大吃一驚。那些人都是學堂裡的,而且多半都是他們班的。老米頭他們一撥,看到女施先生馬上散開,隱沒在一個個大人的身後,或者躲到了樹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一個黃毛女生向林立生招招手,林立生一到跟前,她就悄悄地向她的這位鄉親問道:「阿知道你們班上有一個人,不是個人,是條蛇,而且是條大毒蛇!」
這幾句話,清清楚楚地鑽入阿德耳中,他倒抽一口冷氣,他一下子就知道「她」指的是誰。看到林立生搖頭,黃毛笑了,她說:「你猜呢,猜猜看!女的!學堂裡最漂亮,平日裡最做作的那一個。」

阿德反身向黃毛一步一步走去。
黃毛見林立生搖頭,就大聲喊道:「汝月芬呀,現在全學堂的人都知道了呀,我們就是專門等她出來,在這看好戲的,你還……」

林立生滿臉漲紅,一把推開黃毛,轉身離去。他不能由着這個鄉親這樣肆意侮辱他朋友的朋友。
阿德與林立生擦身而過,林立生一看阿德雙目噴火,立即去攔阿德。
阿德推開林立生,一展臂,一手當胸一把揪住黃毛,在黃毛雙腳離地的同時,阿德奮力給了她兩個大耳刮子。
黃毛拚命地擰持尖叫:「又不是我瞎講,是顏泉福講的,關我啥事?放開我!」
黃毛一嚎,周邊的大人小孩都圍上來了。施艷林幾步趕過來,拖開阿德。阿德又伸腳踢在黃毛的腿骨上,踢得黃毛髮出了一聲又一聲的慘叫。
黃毛班上幾個身高馬大的男生閃過施艷林,一把一把地推搡着阿德,嘴裡不乾不淨地亂罵。林立生拖了這個拽那個,忙得不可開交。
阿德面孔煞白地對這幾個男生道:「你們幾個一起上,算什麼本事!有種就一個一個來!」
一個唇紅齒白有點奶油的男生甩甩頭髮,朝兩邊的同學一看,便挺身而出。
憋了一肚子氣的阿德,不待對方出手,頭一甩便砸在對方的門面上。奶油男生慘叫一聲,雙手掩面,立在原地就不動了。當他攤開手來一看,兩手鹹鹹淡淡的都是鼻血。另外幾個男生便呼嘯一聲,一齊撲向阿德,阿德一個仰八叉,被撲翻在地。時尚書屋
於是,那幾個男生便齊齊兒壓在阿德身上。
手足無措的施艷林面對這失控的場面,頭一回感到她是如此的無用,她根本鎮不住這些學生。於是她對自己班上的學生大喊道:「還看!給我拖開!」
林立生和班上的男女生一擁而上,拎胳膊扯腿地把人給拽開了。
已經是滿臉開花的阿德以最快的速度爬起身來,一抬腿,一招膝頂襠,把那個用肘擊打他鼻臉的高個男生放翻。
黃毛突然筆直地向阿德衝過來,她彷彿已將生死置之度外,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對阿德狂嚎。她把泉福同她們講的話,原原本本地在這兒抖了袋底,未了,還添上一句:「她同一條大蛇困覺的事,我還沒說呢,羞死你先人,你還這麼幫她!」
阿德猶如五雷轟頂,他滿面血污,抬頭看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