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94 頁


嘴裡翻來覆去就這兩句:「全是屁話,你們說的全是屁話!」 「就算我求求你了,再別打了,你現在這會兒,就算把她的臉拍平,又能咋樣呀!」林立生回過臉來,再對阿德央求道,「求求你了!咱們還是找汝月芬要緊!」 施艷林命兩個
作者:胡蜂 / 頁數:(194 / 0)

更多的落葉從阿德頭上飄過,落葉飛揚旋轉而後心不甘願地掙扎墜地,那只空鳥窠搖擺得愈加激烈了,幾根乾枝突然從鳥窠裡掉出來,像箭矢一般地隨着樹葉下墜落地。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顏泉福還有你們班上的哈松,都這麼說的,他說他們是在寶塔裡聽來的。說她是蛇,你叫我編,我還編不出來呢!」黃毛的同班女生對拉扯着黃毛的施艷林說。
阿德渾身哆嗦地看著地上的乾柴禾枝,對拚命搖他的林立生啞啞地說道:「全是屁話,她們全是屁話!」
「不要臉的東西,你還打我!我吃你家的,還是喝你家的了,要你打我?」頭髮上沾着幾片枯葉的黃毛仍然跳腳哭叫道,「你用手打,爛手;用腳踢,爛腳。」

林立生大步跑向黃毛,對她央求道:「就算我求求你了,再別罵了,求求你了,幫幫忙吧!」
阿德在地上撈了塊卵石,向被拖開的黃毛走去。一路上,他嘴裡翻來覆去就這兩句:「全是屁話,你們說的全是屁話!」
「就算我求求你了,再別打了,你現在這會兒,就算把她的臉拍平,又能咋樣呀!」林立生回過臉來,再對阿德央求道,「求求你了!咱們還是找汝月芬要緊!」
施艷林命兩個女生兩個男生,把黃毛送走。見阿德捏塊卵石過來,已露怯意的黃毛便半推半就地順坡下驢,但她被人拽走時,仍威武不屈,罵聲不絶。
「尋不着人,你們說的女先生和女學生,我一個也沒尋着。」
老聽差走過來拍拍阿德道,然後又對向阿德跑過來的施艷林說,「回去吧,人總歸要迴轉去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塊卵石從阿德手裡落到地上,他轉身直直地向廊橋走去。
「站住!」立在橋頭的一名士官向阿德一聲斷喝,他的兩邊各有六個掮長槍的士兵。阿德彷彿什麼也聽不見似地照直向前走去,林立生又大叫着向阿德追去,老米頭他們也隨後向阿德奔去。
阿德的肩上遭到槍托狠狠的一擊,他一個踉蹌跌翻在地。
一個毫無表情的士兵,仍舉着槍托,不動聲色地對著阿德。
阿德從地上爬起來,再次向橋頭走去。那士兵又是一槍托,阿德再一次跌翻過去。未等林立生老米頭跑到跟前,阿德爬起身來,只見他頭髮一抖,聳起雙肩,拼足全身的力氣,聲嘶力竭地對著漁園長叫:「汝月芬,快回家——」
施艷林覺得一股熱流遍佈四肢,她知道她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被什麼東西感動過了。她快步走到前胸後背都是灰土的阿德跟前,向他伸出雙手,但阿德戒備地往後一退,怒視着施艷林。
黃毛她們一開口,他才明白這個女施先生在這之前,為什麼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問他汝月芬有沒有跟平常人不一樣的地方。
「施先生,你們說汝月芬是條蛇,是條毒蛇,可以驗的!」阿德指着自己伸出的手臂,咬牙切齒道,「她一出來就叫她咬給你們看,使勁咬!這總該夠了吧!我可以用性命擔保,汝月芬和你和我,和大家一樣是個人,不是蛇。哈松這種東西,才不算個人,可是你們卻把他當球個人,他說啥你們就聽啥!」
「愚昧!」那士官伸長耳朵一聽,竟極鄙夷地向施艷林丟了一眼,轉身向廊橋的那一頭誇誇走去。
施艷林忽然覺得這一切像是一部荒誕劇,一場閙劇。她滿臉慚愧地對阿德說:「這回不怪哈松,是那個在學堂門口找你講過話的蛇郎中說的。不過,你說的那種驗法,可以讓這種謡言不攻自破!」
「蛇郎中,陸伯伯?」阿德吼叫一聲。編排汝月芬是蛇的人是誰都行,唯獨是這個蛇郎中陸伯伯,打死他,他也不信。他低低地咆哮道,「哈松瞎編亂說!」
阿德滿懷敵意地盯着施艷林看一眼,然後憤憤地往回走,到大槐樹下突然又回過頭來,抹了一把血臉,對施艷林和所有在場的人宣佈道:「我喜歡汝月芬,不管她是人是蛇,是人是鬼,我——都——喜——歡,一生一世!」
阿德說完,大踏步地向林中走去。林立生猶疑了一下,拔腳向阿德追去。
樹冠上的那個鳥窠,忽然嘩的一聲向四處散開,那些乾枯的樹枝如蛇作舞,凌空墜下。驚得眾人尖叫着向四面八方逃竄開去。
那個走在廊橋上的老聽差大驚失色地對那個士官講:「鳥窠自拆,不吉利的呀!」
施艷林高高地揚起眉毛,睜大眼睛看著那個滿身是灰的小小背影消失在林中,她覺得自己是白活了。
老米頭突然發了憨勁,跳出來對著黃毛離去的方向拖長聲大叫道:「你的家裡該遭天火燒,人家剛剛死掉爹,還想要在這兒來惹事!你的一家人才是蛇,你爹是眼鏡蛇,你娘是竹葉青,你自家是火赤鏈,你阿姐是金環蛇,你妹子是銀環蛇!」
士兵們罵罵咧咧地走下橋來,開始驅趕聚集在甬道及兩邊林子裡的人,施艷林這時才一心一意地想著要去找施亞平。她緊緊地抓住老米頭的手,領着她的學生踩着乾枯的樹枝,離開那棵大槐樹向遠處走去。
那領紅綢與一方破紙,忽東忽西地在空中打着旋。紅綢突然向下墜去,而後歪歪斜斜地向着鎮子抖抖索索地飄蕩而去。
一身泥水的阿鐘和金山精疲力竭地走過藕河街的街口,他倆商量了一下,等路過阿德家門口時,喊喊看,看看人在不在。他倆這會兒特別渴望想同阿德說說這次洞中探路的事。
他倆一上午在老山泉的洞中七轉八彎,竟然找着了一條通到望江園的通道。像南禪寺一樣,洞口被大湖石堵着,但從罅隙裡能看到那座雍容華貴的望江樓。這一回,他們已經沒有第1次從洞中看到望夫塔那麼興奮刺激了。再說,他們都喜歡爬塔。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