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95 頁


鎮地底下還有其他的什麼暗洞秘道也說不定。想到這裡,他們又不覺長了些精神,走路的速度也快了許多。 阿德娘坐在堂屋等阿德。她想那個小姑娘汝月芬家裡出了這樣的事,恐怕不大可能再參加什麼演出了,這樣一來,阿德的戲也得泡湯了。
作者:胡蜂 / 頁數:(195 / 0)

望江園,誰他娘的稀罕來!想想那夜,那兩匹大犬齜牙咧嘴要撕人的樣子,他們就牙齒發涼。即使是有人貼給他們多少銅鈿叫他們,他們也不會再來的了。今天是碰見了個大頭鬼,撞到這麼個倒霉的地方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於是,他們立即掉頭而去。不過,當他們估摸着自個兒是走在繞行漁園的河底下的時候,阿鐘和金山還是快活得不行。
剛纔出老山泉洞時,他們聽到了阿三伯響亮的呼嚕聲,他還正在睡中覺。
神不知鬼不覺地進去,再神不知鬼不覺地出來,既無驚也無險,連阿鐘帶的蛇藥也未能派上用場,一點兒也不刺激、不好玩,肚子到是餓得嘰裡咕嚕地亂叫一氣。
但不論咋樣,桐鎮地底下有這麼兩條暗道,還是挺攢勁的一件事情,沒準,這桐鎮地底下還有其他的什麼暗洞秘道也說不定。想到這裡,他們又不覺長了些精神,走路的速度也快了許多。
阿德娘坐在堂屋等阿德。她想那個小姑娘汝月芬家裡出了這樣的事,恐怕不大可能再參加什麼演出了,這樣一來,阿德的戲也得泡湯了。但讓她特別揪心的還是汝月芬母女的將來。
阿德娘一會兒想想汝月芬,一會兒又想想她的阿德。但等不來兒子,她有點心焦了。她每坐一陣,便會走到門口去張望一陣,走回來再坐一陣,再出門張望一陣。幾回一來,她有點來氣了。時尚書屋
哼,一出去又連魂都沒了!
這時大門口又傳來了阿鐘和金山叫阿德的聲音。他們高一聲低一聲地叫着,叫得人心煩意亂,阿德娘再也無法忍受,正想衝出去罵人時,只聽見對過的大門,嘭的一聲開了。於是,街路上便傳來一陣慌不擇路的腳步聲。阿德娘開開大門一看,玲玲叉着腰,神氣活現地對著一身泥水,滿頭滿臉青苔,已經逃開去的阿鐘和金山牙齒切緊地喊道:「有種就別逃啊!」
玲玲的爹則從女兒身後探出頭,朝那兩個已經逃得無蹤無影的人說:「有人養,沒人教的東西,還敢上門罵人,下次不要給我看見,頭擰下來!」
阿德娘這時突然後悔了,應該早點出去,讓他們幫她找找阿德的。於是,她又坐了回去,但她一坐下,又不由自主地站了起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阿德娘不明白自己這會兒,怎麼那樣閙心。
楊標帶著他的手下,從一家傷科診所一出來,就聽見從鎮東頭傳來的一陣爆炸聲,他們便緊趕慢趕地向花山頭這邊走來。現在他對桐鎮的猶如迷魂陣似的街巷一清二楚,這是奔東門最短的路徑。
那個在傷科郎中老方寶那兒買過傷藥的女孩,他也派人四下去打探了一下,但到現在也沒有結果。不過,他覺得即便能從茫茫人海中撈到這個女孩子,那又怎麼樣呢!也許她的家裡,確實有人跌打損傷,要用傷藥呢?所以,他並不認為這是一條特別有價值的線索。
前面就是那兩個該死的郎中的屋子。昨夜他和他的手下已經搜查過這東西兩間屋子和後院了。冒闢塵臨走前,還順手牽羊,幹掉了他的絡腮鬍,這讓他有些氣急。
昨晚走的時候,那屋子裡桌翻椅倒的,一片混亂,因為有兩個人被毒蛇咬傷了,所以他們見蛇就開槍射殺。一大堆頭被子彈打得稀爛的蛇,亂繩似地堆在門口。那些爛臟死蛇,讓他極為厭惡。
到那個傷科診所去之前,他去了施朝安的靈堂,燒香化紙,叩頭,那孤兒寡母一聲不吭地跪在那兒,始終沒有一句話。這讓他的心有些隱隱作痛。
施朝安的死,使楊標多了一塊心病。施朝安死前,毫無疑問,對他多少也會有些厭惡和憤慨。殊不知,他不這麼幹,有人也會這麼幹,到頭來,他還落了個徇私枉法。他必須得公事公辦。時尚書屋
但現在施朝安死了,楊標連向他這麼解釋一下的機會都沒有了。
突然,前面有一個壯漢迎面而來,楊標覺得此人有些似曾相識,但他吃不準在哪兒見過這人。那漢子頭髮蓬亂,滿目悲愴,旁若無人地與他擦身而過。人一過去,楊標的眼睛驀地一亮。他拔出槍來,大喊一聲「陸子磯」,便反身撲了上去。時尚書屋
陸子磯一聽到喊他,還沒回過身,就感到後面一陣風來,連忙側身讓過。但他一回臉,楊標的槍已經頂在了他的腰間。
楊標的手下,也立即上來抄陸子磯的身。
聽到喊聲,張阿二從那間對面的屋門裡探出頭一看,向身後一揮手,獨自先向這兒走來。
汝根發出事後,張阿二連忙叫人將他掮進最近的那家診所去了,那郎中說這個人已經死挺了。他這才打發阮老三奔漁園去向王興國報信,再讓人將汝根發的屍體直接運回了鎮公所。他料到老根發的女人會來尋事,就藏到了隔壁警所,但不一會兒,楊標的人就找來了,讓他隨他們一同到花山頭。
張阿二領着兩個黑衣人,大搖大擺地走到陸子磯面前,毫不掩飾他的驚奇。剛纔他們在說陸子磯是亂黨,他特別不以為然:陸子磯也配!但不管陸子磯是不是亂黨,抓他,他張阿二總歸高興的,那口醃臢之氣一直沒地兒出呢!
陸子磯不做任何反抗便束手就擒了,他認定大約這是因為王大毛已經死了的緣故。
就這樣不費吹灰之力活捉了陸子磯,楊標不由得喜出望外,本來他對這事根本不抱一點希望。現在桐鎮所有知情者都清楚,最危險的人莫過于牛郎中冒闢塵了,李鎮公也已派出大批的人四處去捉拿這個冷血殺手。但李鎮公方纔突然再次宣佈陸子磯是一號通緝的嫌疑犯,並再次命人守候在花山頭,這讓他很是吃驚。陸子磯如果真是亂黨,又不缺心眼,幹嗎還要回桐鎮!這樣抓陸子磯,在他看來,純粹是死馬當作活馬醫。時尚書屋
但這下好了,陸子磯居然自投羅網!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