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96 頁


鐧才是。想想染坊,他的心裡就發怵。楊標仔細地翻看著那只黑牛皮錢袋。這顯然是一隻女式錢袋,袋外有銀絲綴成一隻翩然翻飛的鳳蝶,做工很是考究。楊標問陸子磯:「你的?」 「不,一個朋友的。」陸子磯搖搖頭。 楊標打開
作者:胡蜂 / 頁數:(196 / 0)

張阿二忽然一聲不響地拉開戴着指環的大拳,對準被綁定的陸子磯臉頰擊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陸子磯的臉上立即翻出一串血肉,他朝張阿二一聲悶吼,向前一撲,但馬上被兩個黑衣人制服。張阿二也被那兩黑衣人一人一膀子,扛到一邊。
楊標的臉色青了,厲聲警告張阿二道:「你識相點!」
李鎮公的人普遍對王伯爵手下的這批打手極其厭惡,但李鎮公在京時約法三章,不准與桐鎮地方發生任何摩擦,所以一般情況下,他們對張阿二之流的還算客氣。但他如此囂張,沒有顧忌,他們很有幾分不快。
張阿二臉色也很難看,空掄幾下拳頭後,退到一邊。
楊標的那個手下,單獨奔東門去了。
楊標開始一件一件檢視從陸子磯身上搜出來的東西。得知那兩隻皮袋裏是殺蛇藥,他便將那兩隻藥袋揣入自己的懷裡。陸子磯玩了一輩子的蛇,這藥應當是他的殺手鐧才是。想想染坊,他的心裡就發怵。時尚書屋
楊標仔細地翻看著那只黑牛皮錢袋。這顯然是一隻女式錢袋,袋外有銀絲綴成一隻翩然翻飛的鳳蝶,做工很是考究。楊標問陸子磯:「你的?」
「不,一個朋友的。」
陸子磯搖搖頭。
楊標打開袋子,掏出一隻精緻的銀鐲和一枚陰陽玉珮,仔細端詳了一會,又從袋中取出一隻筆盒。一打開蓋,他的手下便輕呼一聲:「蛇草!」
一股異香直直地鑽入了楊標的腦脊,弄得他有點暈暈乎乎的。他沒見過所謂的「龍涎香」,但他以為龍涎香大約就是這種味道。
楊標合上筆盒,問陸子磯:「嗎東西?」
陸子磯臉頰上的血都流到了嘴上,他用手一抹,然後對楊標道:「藥草。」

「嚯,你還受傷了!」楊標將銀鐲筆盒裝進錢袋,一起揣入懷裡。他又指指陸子磯被子彈蹭破了皮的肩胛,輕輕地推了他一把說道,「走吧!」
楊標覺得李鎮公確實有兩下,陸子磯的肩傷,還是可以說明很多問題的。
陸子磯微微一驚,操,啥事都能說清楚,唯有這肩胛槍傷有點說不清楚。
「快走!」張阿二也一步上前,趁機朝陸子磯的後背心猛推一掌道,「哼,有你好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玩不大!」陸子磯輕蔑地瞥了一眼張阿二,一聲冷笑。
「待會兒,我把你的卵子給擠了,你信不!」張阿二獰笑道。
楊標的手下排開張阿二,押着陸子磯,朝望江樓而去。
走在後面的楊標忽然看到他那個在司空坊蹲坑值守的手下和鎮公所的人向他走來。
郝妹跣足散髮地在鎮上到處奔走,仍然未見到男人的屍首。有人說,她男人好像一開始被掮到朱醫師開的診所那兒去的,她一聽立即衝到了那家診所。但朱醫師對她說,人抬到這兒已死去多時,當場就被鎮公所的人抬走了。她又立即奔到鎮公所,可鎮公所的人卻又一推三不知。時尚書屋
於是,郝妹逢人就打問張阿二的下落,但沒有一個人知道張阿二的去向。看到郝妹哭得昏天黑地,有人讓郝妹去漁園的望江園看看,他們經常看到他在這一帶來來往往。
郝妹便哭天抹淚地向望江園而來。
她跌跌撞撞地爬上一個小坡,看見陸子磯反剪着雙臂被人押着,一步步登上上山的石階。
「豹子,豹……哥……」
心神昏亂的郝妹脫口大喊一聲,她的眼淚嘩地下來了。
陸子磯聞聲心頭一震,自爹爹死後,這世上再也無人喚過他的乳名。他猛然回頭,只見郝妹披頭散髮地向這邊奔來。
「站住!」山道邊的竹林裡飛出一人攔腰抱住郝妹。
「我就是那個小連莊的山妹子……」
郝妹在那人的懷裡掙扎着哭喊道。
陸子磯困惑的臉上掠過一絲追憶往事的神情,一個羞澀的微笑在那張生滿雜草般的臉上蕩漾開來。
「呸,還山妹妹呢!」張阿二覺得滑稽極了,這個蛇郎中死到臨頭,天上還掉下來個林妹妹。
「這個畜生殺了我的男人!」郝妹伸手指着張阿二,對陸子磯大喊。
陸子磯環眼一睜,死死地盯着跟沒事兒似的張阿二。突然,他大吼一聲撞開身邊的黑衣人,飛出一腳將張阿二踢下坡去。
楊標飛身撲過去,制服了陸子磯。
「放開我,放開我!」郝妹在那人鋼箍般的臂彎裡掙扎狂喊。
山腳下的樹林裡走出兩個拖着一條狼犬的大漢,他們冷冷地看著滿臉開花的張阿二從地上爬起來。
張阿二二話不說,拔腳躍上石階,向已經被楊標他們提起來的陸子磯衝來。
楊標高高在上,將槍口對準張阿二正色警告道:「你再亂來,就崩了你!人還沒審,你這樣,我們怎麼向上峰交代?」
張阿二這才抹一把臉,裝模作樣地看著自己手上的一攤血。
這時山門大開,從中走出一個氣宇軒昂的中年男子和一個長身玉立的女人,他們遠望着那一蓬蓬曲折向天欲與寶塔試比高的的濃煙,步下石階。
「怎麼回事?」中年男子站在上面的一級石階上威喝道。
楊標和他的同伴立即啪地一個立正敬禮。
沒見過這陣勢的張阿二大張着嘴喘粗氣,連忙閃到一邊。
「報告將軍!」楊標大聲地將眼下的事,向中年男子簡短地報告了一遍。
張阿二一聽那人是個將軍,立馬屏住了呼吸,這輩子,他頭一次見到一個將軍。郝妹趁抱著她的人一愣神的功夫,便掙脫出來,奔上坡來。她雙目噴火地看著張阿二,跳起身來,喊一聲「還我男人」,便撲了過去。
張阿二閃身讓過,一把拎着郝妹的頭髮,一腳將她踹翻在地。
「放肆,給我綁了!」高夢軒指着張阿二,向身後的馬弁命令道。
那倆馬弁抽出腰間的武裝帶走下石階。
陸子磯奮力一掙,準備再次撲向張阿二。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