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蛇怨 第 198 頁


進不去的。他之所以要到這兒來,完全是因為那夜他和阿鐘金山在這兒沒費什麼大勁就能到達園牆。 阿德和林立生走到東轉到西,黑燈瞎火地在林子裡悄然而行。但他們沿上遊走了很久,還是能看到對岸林中有影影綽綽的人影,期間居然還有一
作者:胡蜂 / 頁數:(198 / 0)

「正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王興國向前趕一步,對準備跨出門去的王四海道。
「回見!」王四海向王興國一擺手,領着那個老家人快步離去。
「你趕緊帶人過去看看,那兒又是爆炸,又是火燒的!」王興國對張阿二吩咐道。他心中有種不祥的預感,但也有種債多了不愁的鎮定。該來的都來吧!
張阿二應一聲,連忙躥出堂屋。
一個老僕人悄聲地點燃了堂屋內的宮燈,便退下了。
堂屋裡到處是一片片躍動着的紅光。
通往望江園的石板橋和那條磴石大道上,清清楚楚地可以看見有人有犬在游動,人數雖則沒有漁園多,但阿德知道這兒也一樣是進不去的。他之所以要到這兒來,完全是因為那夜他和阿鐘金山在這兒沒費什麼大勁就能到達園牆。
阿德和林立生走到東轉到西,黑燈瞎火地在林子裡悄然而行。但他們沿上遊走了很久,還是能看到對岸林中有影影綽綽的人影,期間居然還有一條東洋大狗拖拉著主人衝出林子,朝他倆一陣狂嗥。
他倆又重新回到了石板橋下的林中。
阿德慢慢地坐在了地上,手裡有一把沒一把地抓着地上的泥石草皮扔進水中。
林立生挨着阿德坐下身來,他隔水向石蹬道兩邊密密匝匝一路上揚的樹林看去,阿德告訴他,他們那一夜就是從那兒上去的。
天空這時如同扣了口鍋似的,漆黑一團。但一群群一隊隊的紅蜻蜓卻在街路河面樹林中飛行自如,以令人眼暈的速度在人們眼前穿插飛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怎麼這天會和夜裡一樣?」林立生問。在他的記憶中,這種事情,只在一年的落雪天發生過。
阿德沒有吱聲,他的臉色一如天空,黑裡透紫。他又轉向燈火通明的漁園,那一雙暗淡無光的眼睛中充滿着悲傷。林立生突然看到阿德的眼睛一點一點地晶亮起來。
一顆眼淚緩緩地溢出了阿德的眼眶,然後又有幾顆眼淚迅速地奪眶而出。阿德抖動着雙肩,默默地哭了起來。從來沒有見到阿德哭過的林立生,面孔通紅,手足無措地看著淚如雨下的阿德。

像有一隻躁動的巨型

怪獸在天際處發出陣陣低沉的悶吼。驀地,一聲炸雷如疾風般地掠過大地,桐鎮的四面八方即刻響起了經久不息的隆隆回聲。
阿德和林立生加快了腳步,向石板橋走來。
林立生說,這會兒汝月芬的家裡,恐怕更需要有人去相幫。另外,說不定萬先生已經接到施先生給她的條子,讓汝月芬回家了也沒準,他們還不如直接去汝月芬家的好。阿德想想也是,便用袖管來回擦了擦眼睛,同林立生走出了林子。
阿德與林立生一上橋,恰好與那兩人拍面相遇。阿德看到對方一愣,也不由得一愣,悶葫蘆!他一看悶葫蘆臉上的神情,立刻知道壞菜了。
阿德拉起林立生撒腿就跑。
悶葫蘆大喊一聲,拔腳追來。橋對過的山道上立即人叫狗吠,山道另一側的林子裡即刻冒出幾條黑影帶著兩頭大犬橫過山道,應聲向橋頭撲來。那兩頭大犬從悶葫蘆身後躥出來時,已是項上無圈。
一聽到身後犬吠,阿德和林立生跑得身子已几乎騰空起來了,但當阿德剛巧扭頭往回一看時,只見兩條黑影一躍而起,向他和林立生撲了上來。林立生還沒有明白咋回事,後背就被重重一擊,一個合仆倒地。阿德也几乎在這同時,應聲倒下。
山門轟轟隆隆地打開了,有人舉着風燈走出來,把押着阿德和林立生的悶葫蘆他們讓進門去。
李鎮公精神萎靡地走在一條筆直的長巷中,他身邊的人也嗒然若喪地跟在後頭,腳步雜亂而又拖沓,全無平日的精神氣了。
王伯爵被冒闢塵炸死在火燒弄,女兒王憶陽被活活燒死在屋裡,這使李鎮公深感絶望。他對自己說:你完了,你李鎮公算栽了!
在這樣一個地方翻船,李鎮公是無論如何嚥不下這口氣去,但他知道,他是大勢已去,再也沒有回天之力了!
他摸出懷錶看了看,天官這會還沒睡,下午三點,一直到五點,是天官午睡的時間。天官一起床,第1個要召見的可能就是他了。也就是說,他李鎮公只能在這段時間裡,讓這些事有個眉目。如果說,當他面見天官時,這些事仍像這會兒一樣,八字沒有一撇,那麼他就玩蛋了。時尚書屋
老巡警畢節生被腰斬了,其他人的死法,也與桑樹坪水裡的殘屍一式一樣,渾身墨黑。看來,染坊案中的那條大蛇,同桑樹坪水域裡的那一頭水陸兩棲
怪獸,是一回事了。冒闢塵是染坊兇殺案的主犯,也是襲擊天官游輪的那個刺客,而那條大蛇,或者說那一頭水陸兩棲怪獸,如影相隨,都同他在一起。但他死了,所有的線索可以說到這兒就斷了。
不過,想象一下冒闢塵從天而降的那種撼人心魄的氣勢,李鎮公心頭還是不由自主地為之而一凜。
冒闢塵完全被炸碎了,屍骸散落在院中各處,他的頭顱掛在院裡唯一一株沒有過火的白玉蘭樹上,夾在一片七零八落的或萎黃或焦黑的白玉蘭花中,仍像活着那樣在獰笑。而王伯爵和他
保鏢的屍身已經完全模糊不清了。伯爵的女兒,那個王憶陽更是無從辨認,已化成了一堆純粹的炭骨。沒想到啊,沒想到,這施朝安還是火眼金睛呵!
他李鎮公也不是沒有想過這個冷面殺手的事,可最終還是放棄了這種想法。
這冒闢塵同王憶陽這麼幾年下來,看上去,也並不純粹是那種男歡女愛,一點點情意還是有的,但這人卻如此絶情絶意!看著那一棵棵粗大的掙扎向上的枯樹和滿地焦黑的殘骸,自稱殺人不眨眼的李鎮公也不免心懷驚懼。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